360doc文章提取器 12352
文章列表
请规范网址
馬王堆漢墓帛書·五星占

                                         木星占

東方木,其帝大昊,其丞句芒,其神上為歲星。歲處一國,是司歲。歲星以正月與營室晨〔出東方,其名為攝提格。其明歲以二月與東壁晨出東方,其名〕為單閼。其明歲以三月與胃晨出東方,其名為執徐。其明歲以四月與畢晨〔出〕東方,其名為大荒〔落。其明歲以五月與東井晨出東方,其名為敦牂。其明歲以六月與柳〕晨出東方,其名為協洽。其明歲以七月與張晨出東方,其名為涒灘。其明歲〔以〕八月與軫晨出東方,其〔名為作鄂〕。〔其明歲以九月與亢晨出東方,其名為閹茂〕。其明歲以十月與心晨出〔東方〕,其名為大淵獻。其明歲以十一月與斗晨出東方,其名為困敦。其明歲以十二月與虛〔晨出東方,其名為赤奮若。其明歲以正月與營室晨出東方〕,復為攝提〔格,十二歲〕而周。皆出三百六十五日而夕入西方,伏卅日而晨出東方,凡三百九十五日百五分〔日而復出東方〕。□□□□□□□□□□□□□□□視下民公□□□祥,廿五年報昌。進退左右之經度。日行念分,十二日而行一度。歲視其色以致其□□□□□□□□□□□□□□□□□□□□□□為相星□□列星監正,九州以次,歲十二者,天榦也。營室攝提格始昌,歲興所久處者有慶。〔以正月與營室晨出東方,名曰益隱。其狀蒼蒼若有光,其國有〕德,黍稷之匿;其國無德,兵甲嗇嗇。其失次以下一舍二舍三舍,是謂天縮,紐,其下之〔國有憂、將亡,國傾敗;其失次以上一舍二舍三舍,是謂天〕贏,於是歲天下大水,不乃天裂,不乃地動;紐亦同占。視其左右以占其夭壽,□□□□□□□□□□□□□□□□□□□□□□□□□□用兵,所往之野有卿,受歲之國不可起兵,是謂伐皇,天光其不從,其陰大凶。歲星出〔不當其次,必又天祆見其所當之野,進而東北乃生慧星,進而〕東南乃生天棓,退而西北乃生天槍,退而西南乃生天欃;皆不出三月,見其所當之野,其〔國凶不可舉事用兵,出而易所,當之國受〕殃,其國必亡。

              天部在東南,其本類星,其末銳長可四尺,是司雷大動,使□毋動,司反□□□□□□□□□□□□□□□□□□□□。

              慧星在東北,其本有星,末類慧,是司失正逆時,土□□者加之殃,其咎大□□□□□□□□□□□□□□□□。

              天 在西北,長可數丈,左〔右〕銳,是司殺不周者駕之央,其咎亡主。

              天 在西南,其本類星,末庸,銳長數丈,是司□□□□□□□□□□□□□□□□□□□□□□□□□□□□□□□□□□□□□□其出易位,□□□□駕之央,其咎失位。
                                                    金星占
西方金,其帝少昊,其丞蓐收,其神上為太白。是司日行、彗星、天夭、甲兵、水旱、死喪、□□□□道,以治□□□候王正卿之吉凶。將出發□□□。〔其紀上元、攝〕提格以正月與營室晨出東方,二百廿四日晨入東方;浸行百二十日;〔夕〕出〔西方,二百廿四日夕〕入西方;伏十六日九十六分日,晨出東方。五出,為日八歲,而復與營室晨出東方。太白先其時出為月食,後其時出為天夭及彗星。末〔當出而出,當入而不入,是謂失舍,天〕下興兵,所當之國亡。宜出而不出,命曰須謀。宜入而不入,天下偃兵,野有兵講,所當之國大凶。其出東方為德,舉事,左之迎之,吉;左之背之,凶。〔出〕于〔西方為刑〕,舉事,右之背之,吉;左之迎之,凶。凡是星不敢經天;經天,天下大亂,革王。其出上遝午有王國,過未及午有霸國。從西方來,陰國有之;從東方來,陽國有之。□□毋張軍。有小星見太白之陰四寸以入,諸侯有陰親者;見其陽三寸以入,有小兵。兩而俱見,四寸〔以入〕,諸候遇。在其南,在其北,四寸以入,諸候縱。在其東,〔在其〕西,四寸以入,諸候衡。太白晨入東方,浸行百二十日,其六十日為陽,其六十日為陰。出陰,陰伐利,戰勝。其入西方伏廿日,其旬為陰,其旬為陽。出陽,陽伐利,戰勝。□□未出兵,靜者吉,急者凶。先興兵者殘,〔後興兵〕者有殃。得地復歸之。將軍在野,必視明星之所在,明星前,與之前;後,與之後。兵有大□,明星左,與之左;〔右與之右〕。□□將軍必斗,苟在西,西軍勝;在東,東軍勝;苟在北,北軍勝;在南,南軍勝。垢一閈,夾如銚,其下被甲而朝。垢二閈,夾如 ,其下流血。〔垢三〕閈,夾如參,當者□□□□□□□□奮其側,勝而受福;不能者正當其前,被將血食。
太白始出,以其國,日觀其色,色美者勝。當其國日,獨不見,其兵弱。三有此,其國〔可擊,必得其將〕。不滿其數而入,入而〔復出〕,□□其入日者國兵死:入一日,其兵死十日,入十日,其兵死百日。當其日而大。以其大日利;當其日而小,以小之〔日不利〕。當其日而陽,以其陽之利。當其日而陰,以陰日不利。上旬為陽國,中旬為中國,下旬為陰國。審陰陽,占其國兵:太白出辰,陽國傷;〔出巳,亡扁地;出東南維,在日月〕之陽,陽國之將傷,在其陰〔利。〕大白〔出戌入未〕,是謂犯地刑,絕天維;行過,為圍小,有暴兵將多。大白出于未,陽國傷;〔出申,亡扁地;出西〕南維,在日月之陽,陽國之將傷,在其陰〔利。大白〕出于戌,陰國傷;出亥,亡扁地;出西北維,在日月之陰,陰國之將傷,在其陽利。〔出辰入丑〕□□□;大白出于丑,亡扁地;出東北維,在日月之陰,陰國之將傷,在其陽利;出寅,陰國傷。大白出于酉入卯,而兵□□□□在從之〔南,陽國勝;在從〕之北,陰國傷。日冬至,〔大白〕在日北,至日春分,陽國勝;春分在日南,陽國勝;夏至在日南,至日秋分,陰國勝;秋分在日〔北〕,陰國勝。越、齊〔韓、趙、魏者〕,荊、秦之腸也;齊者,燕、趙、魏之陽也;魏者,韓、趙之陽也;韓者,秦、趙之陽也;秦者,翟之陽也,以南北進退占之。大白,出恒以〔辰戌,入以丑未〕,候之不失。其時秋,其日庚辛,月立〔位〕失,西方國有之。司天獻不教之國駕之殃,其咎亡師。
                                       火星占
南方火,其帝炎帝,其丞朱明,其神上為〔熒惑〕。□□無恒不可為□,所見之□□兵革出二鄉反復一舍,□□□年。其出西方,是謂反明,天下革王。其出東方,反行一舍,所去者吉,所居之國受兵□□。熒惑絕道,其國分,當其野,〔受秧。居〕之〔久,秧〕益大。亟發者,殃小;既已去之,復環居之,殃;其周環繞之,入,殃甚。其赤而角動,殃甚。熒惑所留久者,三年而發。其與心星遇,〔則縞素麻衣,在〕其南、在其北,皆為死亡。赤芒,南方之國利之;白芒,西方之國利之;黑芒,北方之國利之;青芒,東方之國利之;黃芒,中國利之。

              □□營惑于營室、角、畢、箕。營惑主,司天樂,淫于正音者□駕之央□□。

              〔其時〕夏,其日丙丁,月位隅中,南方國有之。 土星占
中央〔土〕,其帝黃帝,其丞后土,其神上為填星。賓填州星,歲〔填一宿。其所居國吉,得地〕。既已處之,有〔西〕、東去之,其國凶,土地 ,不可興事用兵,戰鬥不勝;所往之野吉,得之。填之所久處,其國有德,土地吉。填星司天〔禮〕□□□□□□隨?丘?不可大起土功。若用兵者,攻德變伐填之野者,其疚短命亡,孫子毋處。中央分土,其日戊巳,月立〔位﹞正中,中國有之。

                                      水星占

北方水,其帝顓頊,其丞玄冥,〔其〕神上為辰星。主正四時,春分效〔婁〕,夏至〔效井,秋分〕效亢,冬至效牽牛。一時不出,其時不利;四時不出,天下大饑。其出早于時為月食,其出晚于時為天矢〔及彗〕星。其出不當其效,其時當旱反雨,當雨反旱;〔當溫反寒,當〕寒反溫。其出房、心之間,地盼動。其出四仲,以正四時,經也;其上出四孟,王者出;其下出四季,大耗敗。凡是星出廿日而入,經也。□□廿日不入□□,〔與它〕星〔遇而〕鬥,天下大亂。其入大白之中,若摩近繞環之,為大戰,躁勝靜也。辰星側而逆之,利;側而背之,不利;日大鎣,是一陰一陽,與□□□□□□□□□□□□□候王正卿必見血兵,唯過章章。其行必不至巳,而反入于東方。其見而速入,亦不為祥,其所至,候王用昌。其陰而出于西方,唯□□□□□□□□□□唯過彭彭,其行不至未,而反入西方,其見而速入,亦不為年,其所至候王用昌。曰失匿之行,壹進退,無有畛極,唯其所在之〔國〕□□□□□□□□甲其長。其時冬,其日壬癸,月立〔位〕西方,北方國有之。主司失德,不順者……
                                   五星凌犯

凡五星五歲而一合,三歲而遇。其遇也美,則白衣之遇也;其遇惡,則下□□□□□□□□□□□□□□毋兵不吉。視其相犯也:相者木也,殷者金,金與木相正,故相與殷相犯,天下必遇兵。殷者金也,故殷〔與〕□〔星遇,興兵舉〕事大敗,□〔春〕必甲戌,夏必丙戌,秋必庚戌,冬必壬戌。大白與熒惑遇,金、火也,命曰鑠,不可用兵。營惑與辰星遇,水、火〔也,命曰焠,不可用兵〕舉事大敗。〔歲〕與小白鬥,殺大將,用之搏之,貫之,殺偏將。熒惑從大白,軍憂;離之,軍〔卻〕;出其陰,有分軍;出其陽,有〔偏將之戰〕。〔當其〕行,大白逮之,〔破軍殺〕將。凡大興趨相犯也,必戰。
大白小而動,兵起。小白從其下,上抵之,不入大白,軍急。小白〔在〕大白前後左右,□干□□□□□,□□□□□大白未至,去之甚亟,則軍相去也。小白出大白〔之左〕,或出其右,去三尺,軍小戰。小白摩大白,有數萬人之戰,主人吏死。小白入大白〔中,五日乃出,及〕其入大白,上出,破軍殺將,客勝;其下出,亡地三〔百里〕。〔小白來〕抵,大白,不去,將軍死;大白旗出,破軍殺將,視旗所向,以命破軍。小白□〔大〕白,兵是□□〔其〕趮而能去就者,客也;其靜而不能去就者,〔主也〕。凡小白、大白兩星偕出,用兵者象小白,若大白獨出,用兵者象效大白。大白□□亢動兵□□□〔色〕黃而圓,兵不用。□□□□□□凡戰必擊期所指,乃有功。御〔之左之〕者敗。已張軍所以智客,主人勝者,客星白澤;黃澤,客勝。青黑萃,客所謂□□□□□□□□曰耕(?)星□□□。歲星、填星,其色如客星□□也,主人勝。太白、熒惑、耕星赤而角,利以伐人。客勝,客不〔勝〕,以為主人,主人勝。大白稿□□□□□□或當其□□□□將歸,益主益尊。大白贏,數弗去,其兵強。星 趯,一上一下,其下也糴貴星如孛,□□□軍死其下,孛十萬□□□□□□□□□□□其下千里條。凡觀五色,其黃而圓則贏;青而圓則憂凶,殃至迫;赤而圓則中不平;白而圓則福祿是聽;□黑〔而圓則〕□□□□□□□□□□。〔黃〕而角則地之爭;青而角則國家懼;赤而角貝犯我城;白而角則得其眾,四角有功,五角取國,七角伐〔王〕;黑而〔角則〕□□□□□□□。〔大白其出東方〕為折陰,卑、高以平明度;其出西方為折陽,卑、高以昏度。其始出:行南,兵南;北,兵北;其反亦然。其方上□□□□□□□□□□□□□〔星高用〕兵入人地深;星卑,用兵淺;其反為主人,以起兵不能入人地。其方上,利起兵。其逆留,留所不利,以陽□□□□□□□□□□□□□□□□者在一方,所在當利,少者空者不利。月與星相遇也,月出大白南,陽國受兵;月出其北,陰國受兵。□□□□□□□□□□□□□□□扶有張軍,三指有憂城,二指有……而角客勝。大〔白與歲星遇,大白在南,歲星在〕北方,命曰牝牡,年谷〔大熟;大白在北,歲星在南方,年或有或無〕。月食歲星,不出十三年,〔國飢亡;食填星,不出〕□年,其國伐而亡;食大白,不出九年,國有亡城,強國戰不勝;〔食熒惑,其國以亂亡;食辰星,不出〕三年,國有內兵;食大角,不三年,天子〔憂,牢獄空〕。凡占五色:其黑唯水之年,其青乃大飢之年,□□□□□□□□□□□□□□□□□□□□□□□□。歲星與大陰〔相〕應也,大陰居維辰一,歲星民維宿星二;大陰居仲辰一,歲星居仲宿星三;□□□□□□□□□□□□□□□□□□□□□□星居尾箕,大陰左徙,會于陰陽之界,皆十二歲而周于天。地。大陰居十二辰從(?)子□□□□其國□可斂入其□□其白□□□□□□□□□□□□獄,斬刑無極。不會者駕之央,其咎短命。
  □□莙扁,將戰並光。方戰,月啗大白,有〔亡〕國;營惑〔以亂〕,陰國可伐也。月□□□□□□弱,其行也,主人疾急。合□惡不明,□敗其色,□而□□用,大白猶是也。殷為客,相為主人,將相遇,未至四、五尺,其色美,孰能怒,怒者勝。□□□□殷出□相□殷□□□左,□定者勝。殷出相之北,客利;相出殷之北,主人利。兼出東方,利以西伐。殷與相遇,未至一舍,殷從之卻,客疾,守人急。□□□□□高□必□□□□□□□□主人急,客窘急。
            木星行度

            相与营室晨出东方  ·秦始皇帝元   三   五    七     九   [二]
            与东辟晨出东方        二   四   六   [八]   [十]  [三]
            与娄晨出东方         三   五   七   [九]    一   [四]
            与毕晨出东方         四   六   八   [卅]    二   [五]
            与东井晨出东方        五   七   九  ·汉元 ·孝惠[元]  [六]
            与柳晨出东方         六   八   卅    二     二   [七]
            与张晨出东方         七   九   一   [三]   [三]  [八]
            与轸晨出东方         八   廿   二   [四]    四   [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