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12476
文章列表
请规范网址
【原】梅西——追不了风的天才少年
 

世界杯结束了,法国队时隔20年第二次举起了大力神杯,法兰西少年组合也成了媒体聚焦的中心。然而在央视的球星排行榜上,里奥梅西依然以100多万的选票高居第一位,不管阿根廷队的战绩如何,梅西依然是大家心目中的那个天才少年,对他有着特殊的期待就像当年期待马拉多纳一样。

   然而不得不说的事实是梅西永远也成不了老马那样的球王,甚至和同时代的C罗相比也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尽管也有灵光一现的发挥却难以撑起大局。而在老马追风的年代,上有天皇巨星普拉蒂尼,鲁梅尼格坐镇;中有莱因克尔,白贝利济科顶梁;同辈中的本家马特乌斯领军的普鲁士三驾马车和巴斯滕的荷兰三剑客更是勇不可当,更不用说意大利那个拥有迷人微笑号称“9号半”-罗伯特·巴乔,但是马王硬是以一人之力撑起了一个阿根廷——86年世界杯冠军,90世界杯亚军,可以说是遇佛杀佛、遇魔杀魔。和马王同时代的巨星们大都是能一人挑一支球队大梁的狠角,但是碰到马王就栽了,不是他们不拼命而是拼了命也没用,马拉多纳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无语的存在,像一座山你看着不高就是翻不过去!可是梅西,拥有着让马王也赞不绝口技艺的梅西不要说成不了一座山,即使是做一道护城河也显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阻挡不了对手肆意的践踏,为什么老马能做的,梅西却做不了?

   其实答案很简单,梅西太儒雅了。是的,儒雅,用“儒雅”而不用“绅士是因为绅士在西方平时都是举止端庄,可打起架来也是玩命的,所以西方的绅士都流行一种传统-决斗。梅西的儒雅是让人着迷的风景线,无数人为之心动,就像琅玡榜里的梅宗主让人心存景仰,如饮甘泉,人人都以能与其为友而荣。但是现实中的王者却需要的是彪悍,霸道甚至还带一些匪气,所以梅宗主注定只能站在别人的影子里成就他人的伟业,梅西也同样如此,在巴萨的梅西之所以可以星光灿烂,是因为在梅西的身边有替他扛枪的勇士。白岩松曾经这样评价梅西——“太乖了”,这三个字可以说是一语中的,乖是因为年少无忧,不需要考虑那么多,比起马王,梅西没有经历过那些贫穷苦难的少年岁月,没有被岁月打磨过青春,不需要为家庭的生计奔波,甚至不用考虑下一顿饭在哪里有着落,尽管梅西曾经经历了身体上疾病的折磨,但精神上梅西是无忧无虑的因为他的家庭可以做他的后盾支撑,梅西只需要专注于足球,专注于球艺本身,梅西把足球变成了芭蕾舞,而他就是那个优雅的芭蕾王子,风度翩翩,让人沉醉与足球的艺术海洋。但是足球同时又是一个功利的产物,结果决定成败。在球艺本身之外,还有许多附加的技艺,而这些不是教练或者足球本身能教授给梅西的而是需要生活的磨砺,用两个字总结就是——生存,梅西体会不到老马为了生计养家糊口踢球时所需要做出的各种努力,体会不到在贫寒中挣扎时练就的超人的精神力,也无法习得各种足球之外的附加技能,因为某些技能在对艺术追求的梅西眼中或许觉得是左道旁门,而恰恰正是因为这些“旁门”铸就了老马的领军风采,球场内外的老马亦正亦邪,匪气十足,有着超于常人对胜利的渴望也有着过人的毅力抵挡不利因素的侵扰,就像阿根廷的探戈——凡是看过探戈的都会被那种狂放的风格所吸引,柳云龙在《暗算》里有句台词,探戈就是用灵魂在跳舞是灵魂舞者。马拉多纳的阿根廷就注入了这种灵魂,所显露出底气使人有充分理由相信就算陷入困局也能翻身,只要有马拉多纳在阿根廷的其他队员就不会自乱阵脚,不会手足无措,更不会一盘散沙,阿根廷在马拉多纳时代就是一个跳着奔放舞步的探戈舞者,热情、狂野、羁傲不逊,充满了无穷的魅力。而梅西,尽管带着队长的袖标,尽管有着教练的充分信任,但是整个阿根廷队却群龙无首仿佛一盘散沙,你看不到那特有的探戈舞步,独特的艺术魅力,那种让人流连忘返的艺术视觉享受,整个阿根廷没有一点精神气息,你无法让一个跳芭蕾的优雅王子充满激情去领舞探戈。

   当然梅西有梅西的魅力-精湛的技艺、华丽的脚法、不屈服于命运的抗争,梅西属于热爱他的每一个球迷,梅西不该承载也承担不了那些过多的负荷,我们只要看到那个在球场上飞舞的精灵,那个给我们带来视觉美感的艺术少年而不要把那些他承载不了的东西加在他的身上。梅西太累了,与法国之战后黯然失魂的梅西,其实你真的可以感觉到他已经精疲力尽,梅西的精神已经垮了,即使那场比赛阿根廷胜了,梅西也走不了多远,不是阿根廷技术不行,也不是梅西不行,而是让梅西来承当一个不属于他的角色实在是为难他了。梅西也是有精神的,甚至梅西的精神更纯粹但梅西的精神不属于现实的足球世界或者说现实需要的是另一种精神,就像C罗那样为了胜利而可以不惜一切的狠劲。同为一个时代的竞争者,C罗更容易为现实接受,因为C罗在某种程度上也经历过岁月的打磨,曾经的C罗也是一个和梅西一样的追风少年,渴望在足球艺术的海洋里徜徉,但是现实让C罗明白,只有胜利才能让自己的足球生命延续,所以C罗改变了自己的风格,变得更现实、更功利、对胜利极度的渴望,极度自律苦待自己以期更高的提升,这个时候C罗已经从让人从敬佩变为了让人恐惧,C罗领军的葡萄牙尽管实力有限但是因为C罗的存在所展现出来那种竞争力更优于阿根廷,C罗领会了探戈的深意变成了真正的灵魂舞者。

   我们不能也不应该要求梅西也像C罗那样,因为梅西就是梅西不是C罗。即使梅西追不了风,梅西依然是那个充满了灵感的天才少年,他是为足球艺术而生的,也许梅西今生都可能与顶峰无缘,但做一个能山水共长天一色的芭蕾王子又何尝不是另一种人生巅峰,一个时代总需要不同的风格相衬,留下不一样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