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12417
文章列表
请规范网址
她刺了第三者70刀,生活怎样继续呢?
一场婚外情引起的谋杀悲剧。

 

来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我有一个“读者后援团”群,每周交流生活和热点,感谢她们为我提供了很多观点与选题。这周,一位后援发来素材,问:“筱懿姐,你怎么看?”


这是一则社会新闻:最近,山东莱芜市中院对一件发生在2016年的刑事案件进行了宣判。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显示,家住山东莱芜的男子郑某,原本事业有成,还有一对龙凤双胞胎儿女,经营着一家茶社。但好景不长,郑某与自家茶社里19岁的女服务员蒲某,发生婚外关系。


此事被妻子张某发现后,张某多次与蒲某发生冲突,渐生报复心。


2016年12月15日凌晨2时许,妻子张某先后联系其父亲和公公,商定一起去教训蒲某。当天3时许,三人乘坐张某驾驶的越野车,携带事先准备的绳子、剪刀、木棍等工具赶至蒲某租房处。


妻子张某指令事先联系好的开锁人强行破锁入室,对蒲某进行殴打,使用剪刀捅刺蒲某,张某的父亲和公公用木棍殴打蒲某,并打砸室内物品,此后张某的父亲用绳子将蒲某捆绑。


凌晨4时许,张某三人将被捆绑的蒲某带上车驶离该小区,来到莱芜市莱城区羊里镇大增桥南侧河堤,使用剪刀剪破并脱光蒲某全部衣物,并戳刺、剪切蒲某身体多部位,造成其创口70余处,丢弃在现场,蒲某死亡。


经过法医鉴定,被害人蒲某系被他人致伤身体多处,导致创伤性休克死亡。同时,死者蒲某子宫体积增大,大小为7.0×8.0×4.5cm,子宫腔内有胚胎样物。


鉴于妻子张某在审判时已怀孕,依法不适用死刑。法院一审宣判张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张某的父亲和公公也因为非法拘禁罪分别被判刑。

 

给我这段素材的读者说:让我吃惊的是,评论时绝大多数女人都赞成把小三教训一顿,原配只是错在打狠了。婚姻出现第三者,女人不选择捉奸和打人,还能做什么?



70刀,这得有多恨?可是,就算刺了第三者70刀,泄了一时的愤怒和怨气,生活还是得继续。

 


有一次我出差,在微信上定了朋友推荐的一家双皮奶,老板看了我的头像和名字说:如果你方便,我送货到你酒店,再简单说几句话。


我说好。


大堂中见到老板,她高高瘦瘦,对我羞涩微笑:如果没有丈夫出轨,我还开不了这家店。


几年前,家里亲友发现她丈夫和公司秘书在一起,群情激愤,鼓动她去闹一场。


她还清楚记得,那天大家跃跃欲试地表示愿意帮忙,有力出力,但她依旧觉得,没有必要用自己的隐私和失态作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世界上真正关心我们的人并不多,很多人活在鄙视链带来的优越感中,一旦发现别人比自己更痛苦、慌乱和糟糕,内心虽然有同情,但更多是“她也不过如此”的淡淡的欣慰——请原谅我说得这么直白,这不是“坏”,仅仅是人性。


于是,她没有去闹,沉默思考了一天之后,她发现自己做了几年主妇,并没有谋生的一技之长,没有底牌的人,摊什么牌呢?


她平静地对丈夫说:我知道你的事,孩子很快上小学,你尽早断了吧。


然后,她把床品搬到女儿房间,从此分房睡。


这段时间,她开始琢磨自己为了照顾家庭而特别擅长的广式糖水,参照当红的网店做产品规划,先请朋友试吃,再小范围售卖。


效果出奇的好。


一年后,她的线上广式糖水店开业,她忙着自己的事和教育女儿,并没有功夫理睬那对男女究竟怎样了,但律师已经为她规划好不同的处理方式,即便离婚,她绝不会在经济上受亏待。

 

她说:很多女人宁愿忍受男人的轻视,也懒得靠自己在事业上努力一把,如果中途男人稍微嘘寒问暖一下,立刻想着依靠。


所以,男人不怕女人闹,他们怕不声不响硬气的女人。


五年以上的婚姻,除了爱情,更多的是亲情与合作关系,现代的离婚成本越来越低,介入他人家庭的道德愧疚也越来越少,婚姻早已不再是避风港,很可能成为一个出风口。


她问我:这件事已经过去了4年,我从来没有闹过,从来没有在女儿面前说她爸爸不好,最近离婚协议书已经谈得差不多,应该快解决了。我挺怂的吧?


我说不,你特别勇敢。

 


被生活狠狠摔打过之后,女人会活出大理石一样的纹理和层次:不再劝别人对生活狠狠还击,那是暴力和情绪;不再认为是别人毁了自己的生活,你不让,别人毁不了。


最好的报复和回击,是你从中体会到教训和经验,修正自己的行为,过得越来越好。为一个渣人、一件渣事卷到层出不穷的烂泥中,打砸抢,头破血流地撕扯不清,那不是勇敢,是鲁莽。

 

《奇葩说》有一期的主题是“闺蜜约我撕小三,去不去”?


我想,在这个场景中,“撕”是一个动词,不是“撕碎”,而是“撕开真相”。


人生那么长,谁都有热血上涌,觉得满腹委屈,没有了断不能成活的糟心事,但是,既可以活成判决书上令人唏嘘的当事人,也可以活成亲友眼中让人同情的弱者,还可以活成有主见、有自制力、能自立于世界的强韧女性。


用尽难堪姿态,却什么都没有解决,值得吗?

 

这个周日上午,助手和我确认在“2018中国黄山书会”上的演讲主题,我说请等等,容我把手头的事处理好。于是,在拾掇完孩子,和我爸聊完天,并且跑完了步之后,我查阅这几年几百场读者会的主题,回复她:就叫《并没有一个女人,能仅靠优雅而活着》吧。


没有女人能仅靠“优雅”活着,就像没有女人能仅靠“勇猛”行走世界。


新的一周,愿我们既优雅又勇猛,走出自己的锦绣世界。

 

你的朋友:筱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