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8113
文章列表
请规范网址
世界杯“赌国运”,日本还能赌到何时?


628日晚,我们有幸见证了历史,世界杯第一次要靠红黄牌数量来决定名次日本队因为黄牌数少挤掉了积分、净胜球数、进球数、胜负关系与自己完全相同的塞内加尔队


作为最大受益者,日本队的表现却不是那么光彩,在得知哥伦比亚队已经1-0领先的情况下,直接放弃了进攻,在自己半场玩起了倒脚,波兰队也是心领神会,反正1-0领先,就此结束也赚足了面子,于是也不上抢了。就这样,本届世界杯最丑陋的十分钟诞生了。


如果此时日本队领先或者平局(打平即出线),即使倒脚半小时也不至于引发如此大的争议,毕竟法国丹麦全场倒脚也没见有人说什么。但此时日本队是落后的一方,并不能完全确保出线,这样做等于放弃了自救,把自己的命运完全交给了别人来掌控。一旦塞内加尔队进球,日本队不仅前功尽弃,还会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主教练西野朗则会彻底身败名裂,永无翻身之日。


当然,日本人也有着自己的算计,倘若进攻,不说能不能扳平比分,还有很大可能再丢一球直接导致出局。毕竟之前波兰队的反击对日本队威胁太大了,而日本队对波兰队的防守几乎毫无办法。与其冒险,不如就此结束,至少保留了十几分钟希望。


倘若两场比赛按照当时的比分结束日本队会晋级,但作为一切皆有可能的足球比赛,十几分钟足以发生许多事情。远的不说,本届世界杯小组赛总计122个进球,其中20个发生在90分钟以后,这个概率与玩俄罗斯轮盘一枪就死的概率相当,足以让绝大多数赌徒望而却步。



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挡不住日本人押上一切豪赌的决心。而纵观明治维新以来的日本历史,我们会发现日本人能做出这种决定并不稀奇,这是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的。


我向来是反对所谓“民族性”“劣根性”之类的词汇,毕竟很多特性是人类共有的,与民族本身并无关系。但日本却让我看到了独一无二、有别于其他民族的“民族性”存在的可能性。当然,这并不是天然形成的,也是由于日本独特的地缘和历史原因造成的。


就说这场比赛,日本人表现出两个方面的特性,一是对规则赤裸裸地计算与利用,二是押上一切赌国运的最大可能性。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自17世纪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后,现代国际社会的雏形便已形成,并在之后几百年里以不可抗力的形式席卷整个世界。长期“闭关锁国”的日本便是在1852年被美国的坚船利炮强行打开国门,被动裹挟进来。


不同于同时代的大清对此万般抵触,日本很积极地适应“新世界”的规则,试图融入主流的圈子,从而在地球这个弱肉强食的丛林里占据食物链中更高层的位置。


很快时间到了1894年,日本的工业化粗略有了个模样,看着海对面还未被瓜分完的“大清牌”肥肉,日本人看到了属于自己的机会。于是,日本开始侵略大清的附属国朝鲜,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天下观”里无法自拔的清政府被迫应战,日清战争就这样爆发了。



1894年7月25日,清政府雇佣英国商船“高升号”从塘沽运兵一千余人至朝鲜战场。有着英国国旗作护身符,似乎没人担心过这艘商船的命运,但不幸的是,他们在丰岛附近海面遇到了埋伏已久的日本军舰“浪速号”,熟知国际法的舰长东乡平八郎下令击沉高升号,并只对船上的英国人实施了救援。


事发前几日,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就已经指示驻英公使青木周藏暗中行贿路透社换取“关照”,后来又“争取”了不少专家学者为日本站台,比如剑桥大学教授韦斯特莱克、牛津大学教授胡兰德等人。同时,日本又按照“国际惯例”进行了大量“证据”准备工作,并形成了《关于高升号事件之报告书》。相比之下,清政府却只找到英国公使交涉,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而英国方面对大清的军事力量不抱信心,经历两次听证会之后,最终英国政府裁定日本无需为此次事件负责,赔偿责任由清政府承担。


这一次,日本利用规则小赌一把,尝到了甜头,很快又在日清战争中大获全胜,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进一步坚定了主战派信心,通过战略冒险攫取超额利益成为不变的真理。



然而好景不长,《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的条款挑战了俄国的利益,于是俄国、德国、法国一起导演了“三国干涉还辽”事件,强迫日本吐出了已经吞下的辽东半岛。


这一次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足以让很多人认清形势,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只是,有的人并不这么想,想要继续通过战略冒险来打破平衡,追求更大的利益,进而获得更高的生态位。从此日本走上了不断作大死赌国运的“光荣之路”,这也是日本二战悲剧的根源。


很快下一次豪赌的机会来临了。经过数年准备,又有有着共同利益的英国、美国的经济支持,1904年2月8日,日本不宣而战,拉开了日俄战争的序幕。


这次战争是围绕旅顺港展开的。只要俄军占据旅顺,驻扎其中的远东舰队就可以持续威胁日军的海上补给线。同时,俄国方面在持续向旅顺增兵,迫使日本必须短时间内拿下旅顺,唯有不计成本地强攻。


幸好由于北冰洋的阻隔,俄罗斯的两支舰队无法做到互相支援,给了日本海军各个击破的机会。但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波罗的海舰队到达战场之前,时间对日本海军来说依旧十分紧张,毕竟俄罗斯占据内线优势可以轻易做到陆海协同,反倒是处于外线的日本的陆、海军无法呼应,给了俄军各个击破的机会。


幸运的是,不计成本冲锋的日军先一步攻占了旅顺,将旅顺港内的俄军舰队包了饺子。这为日本海军赢得了宝贵的准备伏击的时间。


一次冒险成功之后,下一次冒险的决定也就更容易做出了。波罗的海舰队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而且准备伏击完成之前根本无法判断俄舰队会选择哪一条路,但是以东乡平八郎为首的指挥官团体就是这么谜之自信,他们毫无理由地断定波罗的海舰队会从对马海峡通过。



是的,战略冒险不需要理由,只需要指挥者一条路走到黑的坚定意志而已。幸运的是,这次又赌对了,于是秋山真之以敌方犯错为前提设计出来的不可复制的“七段击”战术发挥了最大的威力,仅仅三段击的时候就彻底打残了俄国海军,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本战主角之一秋山真之不仅贡献了七段击,也在战前贡献了诸如“皇国兴废在此一战”的名言,为日本在作死之路上狂奔提供了最好的助燃剂。


倘若人类文明就在这一刻毁灭的话,日本近代的崛起将会成为一个完美的神话,如果下一纪文明还能有幸知道这一纪历史的话。缺乏经验的日本毕竟不是做了两千年轴心的中国,第一次攀登上世界的最高峰,茫茫然不知所措,不懂见好就收的道理,居然继续做起了春秋大梦,而且是怎么都叫不醒。


受日俄战争的启发,一些人便想要汲取故智,在美国身上复制这一辉煌战绩。由于巴拿马运河不足以通行大型军舰,相当于把分驻太平洋和大西洋的两大海上力量分隔开来,短时间内难以互相救援,也给了日本海军各个击破的机会,因此“对美七成论”甚嚣尘上。


该理论认为只要日本海军力量达到美军的七成以上,就可以以大约7:5的优势先行歼灭美军太平洋的舰队,按照兰开斯特方程的理想结果,剩余力量足以阻挡来自大西洋的舰队,从而控制太平洋海域,进而制霸世界。虽然以山本五十六为代表的留美海龟派高级海军将领对此不以为然,然而大势已成,根本无力改变。


为了从根本上改变日美军事力量对比,日本策划了偷袭珍珠港,希冀毕其功于一役,直接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从而一步领先,步步领先。



1941年12月7日,日本再一次利用规则在偷袭珍珠港之前一小时对美国宣战,只是这一次弄巧成拙,美国人早有准备,提前开走了珍珠港内的三艘航空母舰,日本没有取得预想中的战果。这不仅拉开了日美海上争霸的序幕,也为日本掘开了坟墓。


战争前期,日本海军占尽优势,零式战机也大放异彩,但这不过是回光返照、垂死挣扎而已。老牌工业强国美国的底蕴到底不是日本这个暴发户可比的,随着美国战争潜力的不断被激发,当日本的精锐海军航空兵部队被耗光之后,日本败亡的结局便不可挽回。此刻,制霸世界的梦想彻底变成了可笑的黄粱一梦,日本近代崛起的波澜壮阔也只能是一个美好的回忆罢了。


二战结束以后,日本政治及社会体系在美国的扶持下进行了重建,但潜藏在日本社会文化中的基因并未彻底去除。虽然日本政治一直深为美国控制影响,在国运层面的豪赌已无资本。但这种赌性仍时有体现。比如在福岛核泄露事件以后,东电在很大程度上把结果交给了运气,最终导致后果一发不可收拾。


在本届世界杯上,这一次日本目前算赌赢了,失去的只是节操,得到的却是胜利与荣誉。



目前,国际局势面临重新洗牌,雅尔塔体系在东亚即将崩解,日本在安倍政府的主导下对外动作日益活跃。一但雅尔塔体系彻底瓦解,日本赌性重来也未可知。然而神风还会护佑日本吗?一但失手便是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