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12476
文章列表
请规范网址
揭秘:张万年上将曾给谁当过警卫员?三次火线救首长的命

 (张万年与全兆瑞)张万年上将是一位从战斗部队中一步一步打出来的解放军一代名将。其实,他参加战斗比许多人要晚得多。1945年3月,张万年才在参加八路军后第二次参加战斗。这次,他是随独立营参加伏击日军的战斗。当鬼子进入伏击圈后,连长一声“打”,张万年就瞪红了眼睛,来不及多想,把手中的手榴弹一股脑儿全都抛向了日军。鬼子被炸蒙了,还没缓过神,连长喊:“冲啊!杀!”张万年率先从沟里跳了出去,端着枪冲向日军,同鬼子展开肉搏战。这是张万年第一次面对面地和鬼子进行白刃格斗。他胆子很大,毫无恐惧,也不知道啥叫害怕,哪里有敌人就冲向哪里。他身手敏捷,左冲右突,敌人刺不到他,却不知在他面前倒下了多少。打到最后,他完全杀红了眼,正准备挺起枪刺向前面一个日本兵,对方突然向后一个趔趄,迅速将手中的枪举过头,嘴里绝望地喊着什么话。张万年一愣,随即再次准备要刺向他,被赶过来的连长喝住了。他这才明白:“这个日本兵投降了。”张万年在战斗中毫不畏惧,机智勇敢,很快被老红军出身的营长全兆瑞看中了,说:“这个是一个好苗子!”把他选去当了营部的通讯员。其实,这个通讯员不是一般的通信员,除了送信外,还一个任务就是保卫营长。结果,张万年曾经三次救了全兆瑞的命,成为了全团有名的战斗英雄。第一次是1945年7月的时候,山东八路军包围了莱西重镇水沟头的日军。这伙日军见势不妙,打着白旗从据点走出,向3营(由独立营改编)投降。营长全兆瑞站在一处高岗上,指挥部队准备受降。突然,鬼子的机枪“哒哒哒”响了,战士们仓促应战,全兆瑞大声命令:“不要乱,展开反击。””噗噗”一串子弹尖叫着打过来,全兆瑞负重伤倒在地上。张万年立即扑上去,护住他。这时,日军叫喊着向他们冲过来。千钧一发,张万年不容分说,一下将营长背起,转身就朝山下狂奔。全兆瑞大叫:“停下!停下!”可是,张万年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营长救出去!一路狂奔,一口气跑了二里多路,才把他放下来。下午17时,负隅顽抗的日军终于被全部消灭。此一战,张万年也立下了他战斗生涯的第一功,且升任通信班副班长,时年17岁。这一年年底,张万年和部队渡海来到了辽东,参加大东沟战斗。可是,第1团、第2团连续几次冲锋受挫。团长下令3营负责打冲锋。全兆瑞将三个连迅速带至冲击出发位置。张万年紧随其后,保护着他的安全。战斗总指挥吴瑞林带着炮连赶到,然后亲自指挥炮兵连架炮,向敌机枪阵地轰击。几发炮弹在敌阵地上炸响。冲锋号响起。全兆瑞挺身跃起,喊一声:“上!”就带着部队像一支离弦的箭,直冲敌阵。敌人的重机枪仍在啸叫: “嗒嗒——”突然,一个精准的短点射从全兆瑞耳边飞过。张万年一惊,本能地一个鱼跃,将他扑倒在地!几乎同时,又一个机枪的短点射从他们头顶上划过。张万年差点叫出声来,不容分说,拽着全兆瑞就滚向身旁的一条雨裂沟。他们刚滚进雨裂沟,敌人的重机枪子弹就像急雨一般落在刚才的位 置,敌重机枪火力一直寻找他们,打得雨裂沟上下沙石进飞,压得两人头也抬不起来。危急之中,其他战士见状,悄悄从两翼摸上敌阵地,几颗手榴弹就干脆利落地解决了敌人,敌人的机枪哑了。 全兆瑞一跃而起, “冲啊!”3营官兵奋勇向前,杀向敌阵。此战中,匪首王光被击毙,30余名匪徒被毙伤,其余被缴械,7名日军射手全部被活捉。在战斗中,张万年用自己的身体掩护,第二次救了全兆瑞。大家对张万年的评价是:“这个人革命决心坚定,打仗勇敢,枪声一响,全兆瑞在哪里,他就在哪里!”战后,全兆瑞调任36团团参谋长,干脆把张万年调去当自己的警卫员。1946年10月,在摩天岭战斗中,张万年再次救了全兆瑞一命。在摩天岭战役中,部队与国民党军中有“千里驹”之称的25师作战,十分激烈。经过三天三夜的战斗,林彪下令部队向赛马集集结。但是,36团受到敌人攻击撤不下来。第1营阵地枪声十分激烈。全兆瑞便带着张万年向1营奔去。路上,全兆瑞因为几日作战累得大口吐血,不时要停下来喘息一阵。张万年要背他走,被全兆瑞拒绝了。当他们快赶到山顶时,山顶却已被敌人占领了,1营也撤了。两人正要往回走,突然山沟里冲过来敌人一个侦察排,约有30多人。张万年急了,对全兆瑞说: “参谋长,敌人太多了,你赶快走,我在这儿顶着。”全兆瑞坚决不答应。张万年说:“咱俩不能都当俘虏啊!我在这儿掩护,你带上文件包赶快撤。”随即将文件包塞进他的怀里,迎着敌人冲了上去。张万年投了几颗手榴弹,趁着手榴弹的烟雾往后撤。哪知他边打边撤,跑了不到两里多路,又赶上了全兆瑞。他正弯着腰,口吐鲜血,大口地喘气。敌人就要追上来了。情急之下,张万年背起他就开始狂奔。全兆瑞依旧在吐血,吐了张万年一脖子,把他的衣服都染红了。张万年背着全兆瑞和两支枪,步子明显慢了。敌人越来越近了。正在危急的时候,碰到一个掉队的炮班。张万年对炮班班长说: “敌人在后面追上来了,你赶快打。”可是,炮盘丢了,光剩个炮筒子。炮班班长干脆把炮筒子墩在地上,瞄准敌人,迅速开炮。炮弹在敌群中爆炸了,敌人以为遇上主力,立即停止了追击。张万年和炮班战友一起轮流背着全兆瑞,经过艰苦跋涉,终于赶到了团部。团长一见全兆瑞就说:“哎呀,老全啊,我以为你光荣了。”全兆瑞眼含热泪,动情地说: “今天要不是小张,我就完了。”这是张万年第三次从战场上救下全兆瑞,一时在部队中传为佳话。张万年和全兆瑞在战斗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两人的友情持续了一生。新中国成立后,全兆瑞参加抗美援朝,张万年则在粤东剿匪,两人才分开。全兆瑞回国后,先后担任公安军内卫第4师副师长,黑龙江武警总队副总队长,营口军分区司令员,丹东军分区司令员,辽宁省军区顾问。而他张万年却走得更远。他先在老部队“塔山英雄团”担任团长,1968年调任43军铁军师师长,由此张万年开始超越老首长。对越自卫反击战后,张万年先后被提升为军长、军区司令员、总参谋长,从1995年起,他连续两届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任职时间长达8年之久。张万年由昔日一名警卫员成为了解放军一代名将。(陈冠任原创,其他媒体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