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12352
文章列表
请规范网址
《俄罗斯史》之十四:冒牌沙皇伪季米特里一世
历史上的季米特里本是伊凡雷帝的幼子,傻儿沙皇费奥尔多的弟弟,由于他的离奇死亡事件被许多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最终竟然掀起了俄国十余年的血雨腥风,这里讲的是那个始作俑者的传奇经历。

  格里高利原先在修道院里做教士,以把上帝的光辉洒遍大地为己任,但艰苦的修行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谈何普度众生,于是他痛下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取得至高无上的权力,实现自己的伟大理想。他曾听人说起过戈东诺夫杀害伊凡雷帝幼子季米特里的传言,因而自称就是侥幸逃生的季米特里,到处蛊惑人心,俄罗斯博亚尔斯有些居民声称接受季米特里给了他们正当的理由不向戈东诺夫交税。沙皇戈东诺夫得知竟然有破坏和谐盛世的妖僧存在,便派卫队前去铲除,不料格里高利躲过此劫,投入了波兰人的怀抱,得到波兰国王西格蒙德的支持。

  1604年,伪季米特里在波兰军队的保护下,率兵进入俄罗斯境内。他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的原则,吸收了许多对戈东诺夫不满的大贵族和大量流亡农民加入了他的队伍,其中包括大约2000名南部哥萨克。

  1605年戈东诺夫暴毙,其子费多尔二世为人懦弱,难以服众,伪季米特里很快兵临莫斯科城下。6月1日,在莫斯科被监禁的新加冕的沙皇戈东诺夫的儿子费奥多尔二世惨遭杀害。

  戈东诺夫家族倒台后,1605年6月20日,伪季米特里在莫斯科贵族、教会和民众拥戴下,风风光光地骑着白马进了莫斯科,入主克里姆林宫。在宫内的阿尔汉格尔教堂里,停放着伊凡雷帝的灵柩,伪季米特里来到灵柩旁,抚棺恸哭,令周围的王公大臣无不动容,对伪季米特里的身份更是疑云顿消。

  伪季米特里被拥戴登位之后,马上宣布重赏群臣,把所有国家公务人员的俸禄提高两倍。此外还宣布要把母亲,也就是伊凡雷帝的末任妻子玛丽娅诺盖迎回宫中做太后,而他的登基大典将在太后回宫后才举行。伪季米特里的一举一动深得民心,大贵族们也纷纷向他效忠,举国上下都为伊凡雷帝的后裔能够继承大统庆幸不已。

  太后还没有来到莫斯科,舒伊斯基就放出流言,说即将登基的沙皇并非伊凡雷帝幼子季米特里,而是逃走的教士格里高利,真正的沙皇幼子季米特里早在幼年已被戈东诺夫杀死。流言传播甚广,但未等伪季米特里下令追查,拥戴伪季米特里的大臣们就联合起来逮捕了舒伊斯基,并判处死刑。伪季米特里在登位之初,不想杀人立威,而希望用宽厚执政,广得民心,示好于大贵族和教会,因而下令赦免了舒伊斯基。

  7月18日,太后抵达莫斯科。伪季米特里亲自出城迎接。伪季米特里携太后接受大臣和民众的礼拜,在众目注视之下,面带笑容的太后兴致颇高,登车入城,而伪季米特里亲自在一旁为太后牵马,随车步行入城,态度甚为谦恭。7月30日,伪季米特里举行登基大典。伪季米特里登基之后,宣布大赦天下,将原来戈东诺夫时代遭到流放的大臣放回莫斯科,这批大臣以罗曼诺夫家族为首,同时罗曼诺夫家族的土地财产也一并归还。

  伪季米特里每天都要亲政,处理大小事务,每周还特意抽出两天时间,接见臣民。晚上伪季米特里还常常出宫散步,也经常出人意料地造访民居,在大街上和普通百姓谈天。伪季米特里还常常告诫大贵族们,要重视对民众的教育,王公大臣们要经常到欧洲去参观访问,如果有必要,要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欧洲去学习。伪季米特里的看法在当时固步自封的俄罗斯无疑是惊人之语。

  伪季米特里还把收复君士坦丁堡,帮助东南欧东正教各国从土耳其统治下解放出来为己任。为此他希望能和其他的欧洲国家、天主教廷结盟,共同抵抗土耳其。和欧洲天主教廷结盟的想法使得虔诚信仰东正教的大贵族们非常不满。伪季米特里多次公开对大贵族们认为东正教是独一无二的正教的信仰深感不解,他认为蔑视欧洲国家和天主教是没有道理的,天主教和东正教本来同为一教,如果东正教不能与天主教和解,但也大可不必与之势不两立。这样公开的看法更是在莫斯科引发了广泛的争议,激怒了许多坚定信仰东正教的俄罗斯人。

  伪季米特里试图解放俄罗斯的农奴,但惮于大贵族和众多封建领主的反对,没能颁布解放农奴、废除农奴制的诏书,但颁布法令规定,农奴身份不可世袭,在饥荒期间农奴可免除徭役。伪季米特里还下令,所有的百姓均可以自由经商,同时取消出入国境的限制。这一切对俄罗斯来讲实在太突然了,匆忙之间推行的激进变革招致了大贵族们的反对,他们认为新的沙皇太年轻,缺少经验,做事轻浮。伪季米特里的个人生活作风也招致很多大臣的不满,比如沙皇对待普通民众实在过分平和,没一点沙皇的架子;领异教徒参观俄罗斯东正教教堂,还不相信民间的迷信,不遵守东正教的各种教规禁令,吃饭前不做祈祷还在进餐期间听音乐等等。


  1606年5月2日,伪季米特里的未婚妻玛丽娜在将近2000名波兰王公大臣们的护送下,来到莫斯科和伪季米特里完婚。伪季米特里当年在逃亡波兰的途中和玛丽娜相识,她是一位波兰贵族的女儿。为了迎接这2000名波兰王公大臣,伪季米特里下令把克里姆林宫附近俄罗斯大贵族和富商们的宅邸腾出来,供客人们居住。

  5月8日,伪季米特里和玛丽娜举行大婚典礼,当天按照东正教传统在教堂完婚。在婚礼上发现,玛丽娜不是东正教徒,而且婚礼举行的那天是星期五,还是一个东正教节日前夕,这一切都是违反教规的。所以这场婚礼和波兰贵族们的到来弄得莫斯科满城怨声载道,本来大贵族们已经对伪季米特里颇为不满,这样一来更是雪上加霜。

  伪季米特里宣布5月9日至14日大婚期间为全国的节日。波兰贵族们开始狂欢,醉酒之后在莫斯科城内大肆胡作非为,对俄罗斯的大贵族们非常无理,而且宴会竟然开到了原本静穆的克里姆林宫教堂里,宴会上大奏波兰音乐,而且是通宵达旦地痛饮。醉酒的波兰贵族们对俄罗斯大放厥词,最终俄罗斯大贵族们暗中联合起来,决定发动反对波兰贵族的暴动。瓦西里舒伊斯基决定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达到其政治目的。

  由于大多数莫斯科民众拥戴伪季米特里,不可能直接提出推翻沙皇的口号,舒伊斯基就联络大贵族们,谎称波兰贵族妄图谋害沙皇,起兵勤王,计划在乱军之中杀死伪季米特里,随后趁机夺权。

  5月17日凌晨,舒伊斯基命令监狱打开牢门,将被关押的囚犯们放出来,给他们发了斧头和刀剑等武器。凌晨三点,各处教堂钟声齐鸣,这是暴动开始的联络信号。参加暴动的人群冲上红场,舒伊斯基策马当先,一手持剑,一手拿着十字,带着部将冲进克里姆林宫。而暴动人群听说波兰人要杀害沙皇,群情激奋,于是在舒伊斯基手下的带领下,四下里到处寻找波兰人,大开杀戒。

  伪季米特里被钟声和喧哗声吵醒。沙皇近侍试图杀退暴动人群,但寡不敌众,伪季米特里只好穿过浴室秘道,逃到克里姆林宫后面的大厅,企图跳窗逃跑。窗户距离地面大约十米有余,伪季米特里一跃而下,但重重地摔在地面,腰、腿和头部都受了伤。昏迷过去的伪季米特里被暴动的人群抓住处死。

  暴动人群对波兰贵族的屠杀整整持续了六个小时,皇后玛丽娜和她的亲属以及波兰大使在舒伊斯基的保护下才幸免于难,皇后玛丽娜逃回波兰。舒伊斯基和他的手下在得知伪季米特里被杀死后,马上指挥军队镇压暴动人群,防止局势失控。

  伪季米特里的尸体被扔在红场上的一张桌子上暴尸三日。此后伪季米特里的尸体被埋在了莫斯科城南郊区谢尔普霍夫要塞的大门外,最后又被掘尸火化,骨灰里掺上火药,装进大炮里,向波兰方向放炮,以示回敬波兰。

  传奇教士就这样结束了折腾的一生,他亲民勤政,努力要让人民过上自己理想中的生活,但是过分的理想化措施和激进的改革最终带来了杀身之祸,看来做什么事情都要从实际出发呀,个人总是渺小的,既得利益集团是任何改革者不能忽视的影响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