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南宋为何灭亡?一个重要原因长期被人忽视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5-18 00:02:04 浏览量:42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军事史

金戈铁马、炮声隆隆,权力角逐、文明兴衰。

 


NO.450 - 南人北人冲突

作者:佳文

本文由公众号历史研习社授权转载


南宋作为历史上最富裕的朝代,充满商业活力与文化魅力,却最终在13世纪后期亡于蒙元。传统史家多认为南宋灭亡是因为贾似道等人贪污腐败,滥竽充数,然而这种观点未能跳出吏治成败的窠臼。


笔者看来,南宋覆亡中隐藏着一条很深的线索,那就是南北人矛盾,是南人和北人针对与金、蒙古和战政策的不同而产生的一系列矛盾。换句话说,南宋相当程度上亡于南人北人的长期不和。


两宋之交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岁月,大量百姓被迫辗转南迁,形成了中国移民史上的一次规模浩大的南下运动。


 南宋与金对峙


据初步估计,12世纪初就有大约百万百姓南迁。整个南宋时期, 有大量的北方人投奔南宋, 既包括为躲避战乱和灾荒而来的流民, 也包括北方义军和叛逃的官兵等, 南宋一般称这些北方来的客人为归正人


这些人就相当于是沦陷区投奔解放区的有志青年,著名的豪放派词人辛弃疾早年就是归正人中的佼佼者。


归正人:南宋军队不可或缺


对归正人的安置是否得当,直接关系到南宋的安全稳定。南宋安置和利用归正人的一项重要措施便是将强壮者、义军和叛逃来的官兵编入南宋军队。


这些归正人组成的军队被南宋称为北军。由于南下的北人大多来自河北、河南、山东等地,民风强悍,娴熟弓马战阵,因此构成了南宋北方防御体系里的重要一环


 归正人的代表辛弃疾


南宋立国之初,宋高宗赵构掌握的军队有限,又面临金军南袭,因此不得不安抚和招徕这些归正人作为军队补充。充军之外,南宋对归正人,也赈济钱粮, 分配土地耕牛种子等。


岳飞麾下猛将牛皋、董先都是归正人,他们之前一度效力女真人扶值的傀儡政权伪齐。在宋金开始和议时, 岳飞仍派人持蜡丸、赏金到北方招诱中原好汉。第四次北伐之前, 已有大量伪齐、金朝军民投奔岳飞,。


岳家军之所以勇猛善战,很大程度上离不开归正人的不断充实和从前方策应,因此在南宋初期归正人发挥了重要的稳固政权、恢复失地的作用。


 归正人牛皋(非写实画作)


然而正如对岳飞等武将的猜忌,赵构对北人来归也加强了警惕。


「绍兴和议签订之后, 为了不给金朝南侵的借口,宋高宗下令遣返新归正人,同时,严禁边将收纳归正人。甚至是直接发布文书,告诫岳飞等将领,不得招纳北人。


然而每当宋金军事对峙加剧时,南宋又会再次派遣边境官员招募北人投奔,厚加赏赐。1149年金海陵王完颜亮瓜州被部下刺杀后,南宋开始了著名的隆兴北伐。


随着隆兴北伐南宋取得军事胜利, 沿淮河一线的金朝官兵和归正人纷纷降宋。比如隆兴元年五月, 金将蒲察徒穆、大周仁等万余人降宋,萧琦也率部分兵马自宿州归宋,淮的忠义归正人如倪震、孟昭、秦弼等叛金降宋。


 女真重骑兵


南宋军队正是在归正人帮助下, 在西自川陕、中至襄汉、东达两淮的广阔地域发起了收复失地的战役, 大片战略要地一度重新为南宋掌握。


归正人对于南宋的军力补充和行军作战,贡献良多,这就不难理解这支特殊力量在13世纪之后的重大影响


这些南下投奔的北人大多为武将,跻身军界高位,继续统领本部人马作战。如前文所说的降将萧琦为都统制,统领二千军马,有的部队还被赐给了象征荣誉的军号如忠顺军,忠义军。


南人、北人关系恶化


可惜,南人和北人之间的蜜月期并不长。金朝逐步致力于内政、宋金关系得到缓和后,归正人的地位日渐尴尬,辛弃疾这类渴望北伐的归正人就成了南人心里的异类,觉得无法理喻。


其中以南宋大儒朱熹为典型,他曾经这样说:古今祸乱, 必有病根。汉宦官、后戚, 唐藩镇, 皆病根也。今之病根在归正人, 忽然放教他来, 州县如何奈得他何!


在南宋朝臣普遍地对北军、归正人的担忧背景下,南宋朝廷开始分割安置北军和归正人,把他们打散编制,分配到南军之中


南宋长期以来面临女真、蒙古这样的强敌,选择抵抗到底还是外交谈和,一直是朝廷内部的主要论战,影响到文武关系。


 女真武士


王夫之曾经评论:宋自南渡以后,所争者唯和与战耳。为了小朝廷的生存和发展,也为了争夺政治利益,和战问题就不单单是政见之争,更上升为人事恩怨和所谓的南北人问题。


关于此点宋史专家黄宽重曾着力探讨,指出南宋时代和战问题涉及到南人和北人的不同利益选择,激烈异常。


靖康之难以来中原战乱,经济、人口重心南移,南宋偏安江左,这也是中国历史的大趋势。因此南宋是中国近世的一个定型时期,陈寅恪先生所云华夏文化造极于赵宋极为形象地点明了此点。


经济上南强北弱,政治上南方人掌握了南宋政坛,北方人大多流离失所且多为武将其实,北宋的新旧党争,隐隐地就在南北地域上有了大分野。


 王安石


新党大多为南方人如王安石(江西人)、章惇(福建人)、吕惠卿(福建人)、曾布(江西人),而旧党代表人物如司马光(河南人)、程颢程颐(河南人)、刘挚(河北人)、韩琦(河南人)。


司马光批评王安石变法的理由之一居然是南人不可当政,某种意义上这是北宋朝堂上南北人地域歧视的公开化


到了南宋,南人和北人的矛盾更厉害了,非但朱熹瞧不起北方人担心这些贼子作乱,很多南方士大夫在诗文随笔里也多批评北人粗鲁愚蠢。但是《宋史.奸臣传》里几乎全是南方人,这就很有意思了。


朝廷迁都临安也更有利于老家在闽浙的士大夫,南宋时代逐渐形成北人主军、 南人主政的政治形态, 为他们日后混战埋下了隐患。


朱熹


南宋初期到晚期,归正人数应当在数万至十数万不等。


北人多属武人,沙场宿将,志在恢复山河,自然是主战派,代表人物辛弃疾; 而南方士人, 经由科举入仕, 多着眼于稳定江南政局, 对战争并无胜算,成偏安、 主和。 


南北人的斗争冲突极大地削弱了南宋的抵抗力量


南北人对政治环境、 宋金、宋蒙关系有不同的立场与观点,由此而衍生出对生存与发展 、现实与理想、偏安与恢复等不同的看法。这种认知差异和南北地域问题及文武问题纠结在一起,使得问题更为复杂


从南宋开国以來,几次重大的事件,如岳飞之死、苗傅、 刘正彦 、郦琼之叛及曲端的被杀,孟珙的抑郁而终,原因固然各有不同,然而南北地域情结也起相当的作用。


 岳飞


岳飞的出身和经历以及对北人的招抚触动了南人大臣和皇帝的心结,招降纳叛往往是地方图谋不轨的先兆。再看南宋初年著名的曲端之死、苗刘兵变,都毫无例外地涉及到南人主将、文官和北人武将错综复杂的矛盾。


接下来我将以南宋后期一些经典个案来诠释这一理论的解释力,不当之处仍望诸位读者海涵。


13世纪早期蒙古南下灭金,中原干戈四起,一时间很多金朝境内的将领、平民大举进入南宋境内,成为了新的归正人。其中很多人因为战功卓越成为南宋的方面大员、军队悍将,比如:


刘整在金乱之际投南宋隶属孟珙麾下, 信阳战役中整为前锋, 夜纵骁勇十二人, 渡堑登城, 袭擒其守, 孟珙赞其赛存孝, 后累迁至潼川安抚使、知泸州事。


 蒙古骑兵


姜才年少时被掠到河朔, 后逃回南宋隶淮南兵中, 以善战名, 在淮西抗击元军的战斗中宁死不降。


张世杰原在元将张柔军中, 畏罪投宋后屡立战功。元军攻至临安附近时, 张世杰率军勤王,力战不降直到崖山海战,是为宋末三杰之一。张世杰的堂兄张弘范则是元军大将。


在南宋和蒙古的最初交锋中,正是归正人(包括蒙古、回鹘归附兵马)极大地遏制了强大的蒙古铁骑。1236年 , 大安军战役中曹友闻仅以两万人同数倍于己的蒙军展开激战。虽然全军覆没, 但蒙军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双溪三忠庙中的张世杰像


在战争激烈的时期,南宋整体对北军的薪饷待遇都是一流的,甚至优于南军。但这造成南军官兵的不满,南军不服北军的好待遇,也要分一杯羹。


于是问题来了,著名的山东红袄军首领李全等人就一度因为南宋的猜忌游走金、蒙古之间,给南宋两淮防御造成了严重损害,让一度处于优势的南宋连连败北


比李全更为著名的例子是刘整。贾似道控制了朝政后, 推行打算法, 表面目标是整治军中的贪污腐败为幌子。实则打击那些功勋卓著却不服从贾似道权威的将帅,扶持自己的手下比如李庭芝、吕文德、吕文焕等人。


 南宋蒙古对峙


贾似道清洗掉多名对自己不敬的南宋高级将领。由金入宋的刘整在对蒙军作战中屡立战功, 因担心祸及自身而叛宋


深谙南宋江防部署的刘整反而成了蒙元军灭宋的急先锋刘整驻防的泸州本来是南宋长江上游防御的重镇,有著名的神臂城。


刘整提出的中央突破,直取襄阳,组建水军,横扫南宋的大战略是事实上决定了宋蒙决战的最终走向


宋史专家王曾瑜曾高度评价刘整是13世纪的决策型将领,如此整治北人自然削弱了南宋防御力量,不久之后国门打开,襄阳失守,南宋危矣!


 蒙古骑兵


现在回望南宋的历史,会清晰地看到围绕着和还是战的问题,南宋朝堂之上,地方之下,南人和北人,文臣和武将展开了漫长的拉锯战,如前各种案例所述,其代价和损失不可谓不大


结语


辛弃疾曾经感叹: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读完本文,也许你会有新的感觉。因为辛弃疾就是一个归正人,一生矢志不移,创立飞虎军,准备北伐恢复山河


词里的楚天是南方的风景,而作者却是客居他乡倍受排挤,谁能理解北人的思乡之情,故国之念呢?北人英雄终于是却将万字平戎策,换作东家种树书


 不是归正人的陆游,也极其渴望收复山河


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音书漫寂寥。


回想八百年前的南宋历史,南北人矛盾这一条暗线伏于地下,一经发掘便豁然开朗。然而,地域人群的矛盾古来皆有,今日也不能避免,我想重要的是包容理解,展望未来,合作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