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5862
文章列表
请规范网址
峥嵘岁月 | 山西文革闯将杨承孝的生前身后事

一、与杨承孝为邻


老朋友成建生家,曾经住在山西省政府宿舍(西院)8排3号。文革时,大约在1967年的某月,隔壁的2号,住进了一位声名赫赫的人物:杨承孝。杨,时任“山西革命造反总指挥部”总指挥、省革命委员会常委、决死纵队司令。老成与我聊天,说起这件事,已经是五十年之后。



文革往事是我们的一项重要谈资。老成说的漫不经心,我却听得格外认真。杨承孝,作为山西文革时的风云人物,现在的人们所知不多了,将来,知道他的人会更少。其实,研究山西文革,杨承孝具有标本意义。以下,是老成的回忆:


8排2号,本来是省物资局长朱平山的住所,朱家搬走后,一直没被分配出去。文革夺权前后,造反派们看中了这些宿舍,常来驻扎。我家是3号,不记得是哪个群众组织,占了我家一楼,我们全家都挤进了二楼。造反派们在一楼安装了广播器材,常来调试,却从未正式使用,不久又撤走了。2号院搬进来的是杨承孝一家。杨那时也就三十大几岁,个子不低,刀条廋长脸。对邻居还客气,隔着院墙,和我们打招呼。我那时十五六岁,是太原十中“七一”战斗队的,与杨承孝的决死纵队是对立面。杨问我:你是十中哪个组织的?我说是十中七一队的。原以为杨承孝听了会不高兴,不料,他却笑着说:都是造反派。


在文革时期的出版物中,杨承孝与称杨成效


杨承孝的老婆给人的印象不是太好,东北女人,整天叼着根烟卷。他们家的两个儿子,小平和小虎,比我小三岁左右,还经常跟我们一起玩。他家还有保镖,一个姓孟,常年穿件雨衣,挡着里边的冲锋枪,似乎是杨的贴身保镖,杨走到哪里,孟跟到哪里;另一个姓张,还有一个姓刘。姓刘的这个不到二十岁,似乎是看家护院的,也常和我们玩。一次,我们和小平、小虎,还有保镖小刘,一起去青年路游泳场,因为都没钱,就要从迎泽公园跳墙进去。跳墙时,看到有人管,怕人家逮我们,都快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喊:快跑,不要被逮住!保镖小刘也跟着跑,说:不怕,咱们有枪,实在不行,开枪吓唬吓唬他。好在人家没再追我们,我们顺利进入游泳场。小平和小虎生性随和,和我们玩得不错,没留下什么坏印象。


自从杨承孝住进8排,这几户人家院子里的苹果树得到了保护。文革一开始,到了秋天,树上结了果子,轮不到我们自己摘,不知哪里的人进来就摘,我们也不敢管。杨家住进来,首先是2号院的苹果没人敢随便摘了。然后是杨家的保镖给我们院子门上挂了颗手榴弹,贴了告示:不许随便摘人家的苹果。我很高兴,自己院的苹果可以自己摘了。


杨承孝平时在院子里不作恶。尤其是他玩手枪自伤胳膊和腿之后,架着拐杖在院子里遛弯,和人们打招呼,很和蔼的。


杨的座驾是辆伏尔加卧车,前边的挡风玻璃已经碎掉了,他就坐那车来来回回。太原城内武斗风声紧了之后,有一天,后小河这边的宿舍门前开来一辆焊了钢板的太拖拉大卡车,门卫的小战士见了,知道是辆武斗车,一时不知怎么办。正慌乱时,从车上下来了杨承孝。原来是他下班回家来。


我也见过杨在院子里打人的模样。一次,阳泉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阳泉矿来人,找省革命委员会办公厅当时的负责人蒋健。恰好蒋健到杨承孝家了,阳泉矿的人找了过来,不知为什么,蒋就是不出来见人。结果,杨承孝出来了,后边跟着三个保镖。几句话不对付,杨承孝开打,还不许保镖帮忙,三个保镖立在杨身后,杨自己动手打人。阳泉矿的人哪敢还手,白挨揍。这回我算看出杨承孝二级半电焊工的本色了,没文化,没涵养,不讲理,匪气。


杨承孝家几时搬出省政府宿舍的,我不记得了,那时我已经离开太原去煤矿工作了。


再后来就是1969年的“七二三布告”了。杨承孝被捕,判了死刑。听说,枪毙杨承孝的那天,杨昂首挺胸站在刑车上,全市戒严,军警林立,怕他的决死纵队劫车。还有人说,杨承孝的老婆,被人押着,跪在刑车必经的路口,为丈夫送行。


五十多年过去,我再也没见过小平和小虎,不知他们后来怎么过日子的。


听了老成的讲述。我有点感触:杨承孝一个工人,当年造反夺权,是按中央的战略部署干的。而且,他背后,站着中央文革支持的刘格平等革命领导干部。大罪之铸成,不全是杨一个人的责任,就杨的本性来说,也还不全无是处。然而……


我忽然同情起杨的老婆了,她,被按在某个路口,跪送赴死的丈夫,其情其感其痛其苦,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2018-5-8


在山西省革命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的合影中,有杨承孝的身影

 

二、《与杨承孝为邻》的读者留言

 

没想到,《与杨承孝为邻》竟成了我公号里阅读量最多的一篇文章。杨承孝被枪毙已经快五十年了,与他同时跟着毛泽东造反的那一代工人、干部、学生,都已近耄耋之年,最小的也都六十多岁了。为什么还会有许多人记得他?关注他?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这一代人因此想起了自己,想起了过去几十年的岁月。还有一些人,是预见到了不久的将来,有些忧虑。


我整理了其中的一些留言,主要是人们阅读此文后,留下的一些订正、补充,以使此文更接近事实本身,供大家研究。


杨承孝临刑前的情况


郭禛一

我参加过湖滨会堂举行的批判杨承效大会,四个小时确实是站着直挺挺一动不动的


泉雨

重新查了下当年曰记,枪毙杨承孝是一九七0年十一月十日星期二开的公审会,太原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刘世宏在会上讲了话。


宋鸥摄影师

时间过得真快,杨承孝被捕以后就关押在现在的解放路七十三号院,过去叫解放路二百八十八号,那里有两个单位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太原市看守所。还有两个宿舍院,北院是法院的宿舍,南院市公安局的宿舍,我就是在北院长大的。枪毙杨成效的那天我们院里的孩子们都没去上学,都在院里看热闹。


dafo

杨承孝的死刑执行时间是1970年的1024日,我在五一广场主席台前西边第一个灯柱下看完全程的。他穿着一件那个年代工厂发的黄色的扎道道的棉袄,面如死灰。我很佩服他,那么名气大的人我可见着了。


刘贵明

杨承效不是在五一广埸开的公审会,是在尖草坪花园开的公审大会,我还去参加了公审大会。


※直隶赋闲叟※

说一点我知道的情况:……杨承孝被枪毙游街示众时,五花大绑之外,嘴里勒着绳子,不是铁丝。就是那种比较细的麻绳,我看的很清楚,没错。杨承孝被枪决的时间,是1970年没错,绝对不是73年。具体哪月记不清了。1969年冬天,从洪洞返并后,我们排在某营盘看管(实为警戒)杨承孝一个多月。上厕所都要两个持枪跟着。他在屋里时,我们在门口站哨。为防意外,在营房北面的院墙上泼水就结冰,想爬进来,爬出去都不可能。我记得还对营房周围的社情进行了调查。据我的记忆,好像杨承孝是从北京押回太原的。记忆里,一位战友讲过是在榆次下的火车,然后由汽车押解回并。原因不言自明。杨承孝在押往刑场途中,咋一看,确实昂首挺胸怒目,但是,那位讲了,是战士操控的,他想低头也低不了,想闭眼也闭不上。毫无表情,像立着的尸体一样。


拾柴居

枪毙杨那天,我父用他的破自行车搭着我(当时好像还相跟着他一朋友)在并州路与双塔东街十字路口等着看热闹。我记忆中等了很久也没等来,后来见好多人骑车往体育馆方向奔,一问才知是游街路线改了。当然,到了也没看上。看来我父在情报工作上没下足功夫……。留言中对枪毙杨的时间产生分歧,一说是70年,一说是73年。以我现在的记忆我认为应该是70年,因为73我父已失去自由将近两年,绝不能骑着他的破自行车满大街狂奔去看热闹。不管怎样,那是个不堪的年代,但愿悲剧不再重演。


山人

还有一个细节大家可能都忘记了,当时楊的口中紧勒紧一根绳子,还有的人说是铁丝。说是防止犯人喊反动口号。当年枪毙丁孝贤也是这样的。


淸茶

……,一段很重要的历史,研究山西早期“文革”史,少不了杨承孝。记得当年枪毙杨承孝,由于杨承孝造反名声在外,许多市民早早就等候在刑车可能通过的地段,迎泽大街,包括旧晋祠路沿途挤满了前来观看的大人和小孩。十几辆卡车全副武装,前后车上架着机关枪,据说是怕有人劫刑车或劫法场,最终在晋源果树场处的乱石滩上对杨承孝执行了枪决。


万瑛

记得枪毙杨承孝那天我先在解放路,后来又到新建路看了两次游街。他背上的尖牌子很高,老远就能看到。


别请我吃饭

枪毙杨承孝那天,我看见了站在汽车上的杨,胸前挂着牌子,牌子上的红色×很醒目。街上人山人海,我恰好站在人群前排,虽然车一晃而过,但也看清了他的脸,是闭着眼睛的。


朝曦

枪毙杨时,在太原五一广场召开宣判大会,然后绑赴乱石滩刑场,并沿街示众。我在街旁近距离观看,他没有昂首挺胸,而是被押解战士按低了头,面如土色。还有个情况提供给你,执行枪决后半个月,在并州路一个邮筒发现一封抗议信,替杨鸣冤叫屈。全市传达协查通报,称投递者“语句清楚,字迹工整”,应该具有小学毕业以上文化水平。没有听说破案。


高建东

我家住在坝陵南街临街房,枪毙杨,游街,我在我家南窗外爬上老国槐树看热闹。那时我14岁。似有几十辆解放牌卡车,解放军站满,一律枪刺45度角冲着天。杨在车队中段,五花大绑,面如白纸,插生死牌,解放军战士两名,各一只手摁在杨长脸脑门上,手指扒着杨眉弓,使杨大睁双眼,无法眨眼——记忆深刻刻。……。杨以数条含糊其辞的罪状被毙,也不知有没有其后人为其申诉。


Mosesrod

补充留言:枪毙杨承孝创造了山西两个之最,一是游街时间最长,即上午在五一广场宣判后,游街直至下午4点多,游遍了太原城区的主要街道和各大厂矿(区);二是开枪最多,据说行刑人员(公检法军管会)全部选择的是对立面人员,一枪打倒后又补了7枪。另外还有一个小插曲:在杨之前,省城的刑场一直是在双塔寺。为了防止“决死纵队”劫刑场,当时的警方布置了两个刑场,一个公开的仍然在双塔寺,一个在谁也想不到的晋源乱石滩。当成千上万的人们拥挤在双塔寺等着看热闹的时候(也有许多人带着馒头准备沾血),警方却虚晃一枪直奔乱石滩了,由此开启了乱石滩刑场。


1970年公布的杨承孝罪状


杨承孝死后妻儿的情况


Mosesrod

杨被枪毙后,有太钢老乡说,他的两个孩子每天出去捡破烂,以此表达对社会的不满,因此被送进了“学习班”。后又有传言说他们全家被遣送回东北老家。也有传言说是被杨的几个拜把兄弟收养了,不知道哪个是真。


AA步可斋主人

杨承孝,这个名字是准确的。后改用杨成效或杨承效,他本人随便用,并没按规定经户籍管理部门登记。杨被枪决后,其妻子被戴上“坏分子”的帽子连同两儿子一起遣返回杨的老家辽宁省某县农村,并取消了城市户口。1981年杨承孝現行反革命一案,在家属申诉下,最高人民法院进行了复查,此案得到“甄别”,最后结论是“确实有罪,但罪不至死”。根据这一结论,对家属子女进行了适当安排,大致是:(1)全家恢复城市户口及供应,可迁到其县城居住。(2)其妻子被打成“坏分子”属错案,予以纠正。因年龄已40多岁,不再安置工作,按退休职工处理。(3)两个儿子在老家本县范围内由政府部门负责安排工作。杨承孝,汉族,1934年生,属狗的。上世纪60年代早期由十三冶金建筑工程公司(当时驻东北富拉尔基)调来太原工作。其文化程度为鞍钢职工业余大学中文专业毕业。197010月或11月被枪决。据说是我国当时某大领导点名让判处死刑的,19708月陈伯达来山西时还对我省当时主要负责人传达过上级催办此案的有关指示。


orientsprite

见过杨夫妇,杨瘦高个,面无表情。杨妻消瘦,烫发,黄脸,牵一条大狼狗。


水牛

因为我就是十三冶七公司的,枪毙杨承效时我在太钢厂里上班干活呢,我记得很清楚,杨承效判了死刑,汤建忠判了无期,他俩一天判的。


LIGHT

我见过杨成效,当年我家在解放路保安里住,决死纵队在副食大楼有个聚点,他经常去,瘦高个,爱披个黄尼子大衣。


半月轩主

杨承孝被枪决的确是在1973年的夏天(还没有放暑假),我和他家的老虎(文中的小虎)是同学。执行枪决游街的那一天,老虎和我们一起跑到马路边(新建路旱西门路段)去看热闹,老虎说是已经和他爹“划清界限”了…… 这个细节我会记一辈子的。


2018-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