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4.27】悲壮黄花岗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5-05 17:24:30 浏览量:10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这是场被我们历史教科书记载的著名起义


但同时,这又是一场我们有些模糊的起义:


100多人起义,72人牺牲


为何在中国近代史上有这样大的意义?




【今日由头】

1911年4月27日

黄花岗起义



1


1910年11月的上旬,身处南洋的孙中山,可能既失望又激动。


失望在于,自1894年亲自组织第一场起义以来,大大小小的起义,已经发动过10次,无数义士前仆后继,却收效甚微。规模最大的一次“萍浏醴起义”,也就坚持了半个月,起义军和民众伤亡过万。


但这一年已经44岁的孙中山,也有一件颇为激动的事。


1910年11月13日,孙中山在马来西亚槟榔屿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参会的有黄兴、赵声,胡汉民等同盟会主要骨干。


会议决定,以清朝的部分新军为主力,再配合八百革命党人组成“敢死队”,发动一次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起义——不仅要夺取一城,还要以一城为基地,兵分数路,大举北伐。


1910年春天,孙中山在美国底特律建立同盟会分会


所有与会的同盟会会员心里都充满着激动的心情,因为他们一致认为:


这次的起义,将吸取之前失败的种种教训,做到筹备最细致,筹款最充裕,武器最完备,规模最空前,最终给予清廷致命一击。


起义的地点,被定在了广州。


2


各路筹备活动,随即全面铺开。


孙中山直接奔赴美国,他肩负的使命只有一个,但却是一切工作开展的根本:筹款。


这一次的筹款,比以前几次都要艰苦。


海外华人的资助,一直是孙中山进行革命的主要经济来源。但国内的几次起义结果,让海外的华人们也一度感到悲观和迷茫。好在孙中山个人还是拥有强大的魅力和威信,经过多方奔走,反复募集,最终为这次起义募来了大约16万大洋——其中来自美洲的和来自南洋的,基本各占一半。


16万大洋虽然和革命党人之前预期的还有点差距,但已经是历次起义筹备中,资金最充裕的一次了。


起义的具体组织工作,则交给了36岁的黄兴。


黄兴


这位与孙中上被人并称为“孙黄”的著名革命家,也以最大的热情和精力投入到了这次起义当中。


黄兴在香港成立了起义统筹部,与以往的多次起义不同,这一次的起义,黄兴这一次将准备工作做到最细,将起义筹备分了八个“课”:


有专门调度新军起义人员的“调度课”,有负责购买武器和运送的“储备课”,有负责起草各种规则章程的“编制课”,有专门负责侦察敌情的“调查课”,还有专门负责各种文件的,专门负责掌管财政出纳的,连各路负责各路革命党人抵达广州的事务,也有专人负责。


按黄兴的规划,届时这场在广州发起的起义,革命党人将兵分十路,一举拿下广州,然后一路人马出击湖南和湖北,一路人马出击江西到南京,然后会师,开始大举北伐。


无论从哪一点看,这应该是同盟会自成立以来,规模最大,准备最充分的一次起义。


起义的时间也定了下来:1911年4月13日。


但就在起义日子渐渐临近的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


3


打乱计划的,是一个名叫温生才的人。


温生才,广东梅县人,家庭贫苦,参军退役后,到南洋打工生活。在1907年听了孙中山一场演讲之后,他加入了同盟会,成为了会员。


1911年,温生才已经41岁了,但血性依然十足。在目睹同盟会一次次起义失败后,温生才对满清的愤怒与日俱增。尤其是同盟会在1910年3月的一次刺杀摄政王载沣失败,更是让他大受触动。


那个去行刺的同盟会的27岁英俊青年,舍一己之命,试图用炸弹炸死摄政王载沣,事败后被捕,自知必死,但大义凌然,毫无惧色,在狱中写下万人传诵的诗篇: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没错,这个青年,就是汪精卫。


汪精卫的前后半生堪称大逆转


汪精卫当时的义举感动了天下无数志士,其中也包括温生才——他决定步汪精卫后尘,以一己之性命,换千万国人之觉醒。


1911年4月8日,广州将军孚琦在广州城外观看飞行师冯如(中国第一位飞机设计师)的表演后起轿返城,有一人从人群中飞奔而出,投三枚炸弹,欺近孚琦轿前,连开四枪,一枪中孚琦额,一枪中头,两枪中腹,孚琦当场毙命。


这个人就是温生才。


温生才其实想杀的,是屡屡挫败同盟会起义的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当杀了孚琦之后,他才发现杀错了人,但并不悔恨,当场被捕。


温生才被捕入狱后,两广总督张鸣歧亲自提审,问他为什么要暗杀大清官员。


温生才淡然回答:“不是暗杀,是明杀。”


问他什么叫“明杀”,他回答;


“满清无道,日召外侮,皆此辈官吏阶之厉耳!杀一孚琦固无济於事,但藉此以为天下先,此举纯为救民族起见,既非与孚琦有私仇,更非有人主事。”


严刑拷打之下,温生才一字不吐,官府最终决定将他在孚琦遇袭处处斩。


赴刑途中,温生才大笑不止,高声告诉周边围观百姓:


“今日我代同胞复仇,各同胞务须发奋做人方好。许多事归我一身担当,快死快生,再来击贼!”


温生才随后被斩首,肢解,挖心祭孚琦。


温生才


但人们留下震撼的不是温生才被处斩,而是他临刑前的言语。这些人中包括被暗杀的对象,水师提督李准——武昌起义爆发后他在广东率先起义,直接推动和平光复广东全省。


但是,温生才的暗杀,之前没有和同盟会的任何人打过招呼,属于自己临时起意。


这样的义举虽然令人肃然起敬,但也起到了负面作用——让清廷顿生警觉,广州全城戒严。


原定于4月13日举行的起义,被迫推迟到26日。


4


起义军接到的坏消息,其实还不止这一件事。


4月25日,就在起义发动的前一天,坏消息再度传来:作为起义的重要力量,广州新军的机枪全被收缴,步枪虽然没被上缴,但大部分子弹被收去。不仅如此,清军开始大量向广州增兵,城外的巡防营也开始调入城内。


做出这一切调动的,是两广总督张鸣歧。此人曾镇压过多次同盟会起义,可谓经验丰富。他的这些举动不仅是釜底抽薪,更是明显释放出一个信号:


和之前多次起义一样,这次的广州起义,恐怕又提前被泄密了。


张岐鸣。辛亥革命成功后他携款逃往日本,随后拥立袁世凯称帝被封一等伯爵,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投靠了日本人,1945年9月15日病逝


而且,因为广州城戒严,很多原先计划运入城内的枪支弹药,都已经进不来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黄兴只能下令:暂缓起义。


一时之间,分布于广州城内的的各个机关迅速隐蔽,原先已经聚集到广州城的不少革命党人,开始秘密分批出城。


但在这时候,却又传来了一个有利的消息:


在顺德的巡防三营即将被调入广州城。


这个三营里的官兵,从上到下,十有七八都是革命党人或同情革命的人。此外,原本在城中说好准备配合起义的新军第二标的官兵,将在5月3日之前退伍。


这时,作为起义前敌总指挥的黄兴,就面临一个重大的抉择:到底要不要继续将起义进行下去?


黄兴与孙中山


起义筹备总部此时也陷入了争执之中:有人表示一定要暂缓,忍耐为先,而有人表示机不可失,这个时机如果错过,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最终拍板的,只能还是黄兴。而他考虑的,可能比别人还要更深一层:


这次起义,一方面筹备如此之久,大家都满怀期待。另一方面,又向海外华人筹集那么多钱款。如果一枪不发偃旗息鼓,不仅对革命党人士气是一个巨大打击,今后孙先生在海外筹款,更将困难重重。


但如果真的发动起义,以眼下的局势,有多大成功把握?


可想而知,当时的黄兴,面临怎样的煎熬。


最终,在4月27日的清晨,思考良久的黄兴,留下了一封书信:


“……本日驰赴阵地,誓身先士卒,努力杀贼,书此以当绝笔。”


这是一封遗书。


知不可为而为之,黄兴准备拼死一战。


5


4月27日下午5点30分,一声凄厉的螺号,在广州总督府附近响起。


100多个臂缠白色方巾,腰挂炸弹,手持长枪短枪的队伍,出现在了大道上,呐喊着,向总督府狂奔而来。


只有这100多人?对,只有这100多人。


原先计划的十路起义,因为各种原因,最终被减为四路,而四路中的三路,又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发动——其中包括最重要的一路,是要去广州城接应即将进城的起义新军和巡防营的。


当然,即便有人当时开城门接应,也会看到一场乌龙——大部分新军和巡防营的士兵不仅手里只有没有子弹的步枪,而且,很多人根本就没接到起义的通知。


这时候,再把镜头摇回向总督府扑去的那一百多个人,就会让人产生一种空前的悲壮感——


他们勇往直前,他们孤立无援,他们,其实是去送死的。


黄花岗起义的油画


起义军奔到总督府门前,遭遇了总督府卫队。起义者高喊:


“我们是为中国人扬眉吐气,你们也是中国人,有赞成的请举手!”


卫队以开枪作为回答。


双方顿时陷入枪战。


起义军一鼓作气地攻占了总督府,却发现总督张岐鸣已经逃亡广东水师的提督府。在将总督府点火后,起义军随即扑向水师提督府,随后与水师提督的亲卫队遭遇。


由于之前听问这支亲卫队中有自己人,所以一个起义者站了出来,大喊:


“我们都是汉人!应该一起同心!不要打了!”


结果,被一枪命中头部,当场牺牲。


这个年轻人,才25岁,名叫林文。他家是官宦世家,本来根本就没必要出来抛头颅洒热血。


林文的祖父林鸿年是清朝道光年间的状元,做过出使琉球的大使。整个清朝在福建一共出过三个状元,林鸿年就是其中之一。林文的父亲林晸是举人。所以林文其实是标准的“官三代”。


枪声大作之后,起义军伤亡惨重,其中也包括黄兴。


黄兴是整个起义的领导者,也是可以和孙中山比肩的整个中国革命的领导者,但他在整场起义中根本没有打算坐镇指挥,留下遗书后,他冲在队伍的最前面。


林文中枪倒地后,黄兴随即也被子弹打断了右手中指和食指。忍住疼痛的黄兴,随即改变战略,将本来就人数不多的起义队伍兵分三路:一路攻督练公所,一路攻小北门,黄兴亲率一路,攻南大门,接应计划中要来支援的顺德巡防营——去把城外的巡防营接进来,成了唯一希望。


攻击督练公所和小北门的两路起义军,因为人数上的劣势,虽然奋战到天黑,但最终还是都失败了,除牺牲者外,悉数被俘。


而黄兴带队去南大门接应的起义军,还真的接到了少数闻讯赶来支援的巡防营官兵。


但是,却也上演了一出让人扼腕的悲剧。


可能因为是时间仓促,所以巡防营没有做最重要的一件事——臂缠白巾。黄兴手下的方声洞见对方没有白巾,率先开枪击毙对方哨官温带雄。而温带雄恰恰是带队来支援起义军的。愤怒的巡防营立刻反击,一枪命中方声洞,后者当场身亡。


两队自己人,就这样激烈地交上了火。


方声洞之前在日本留学,给妻子写下诀别信后,运送武器到广州,随后坚决留下要求参加起义,结果却死在自己同志手里。


乱战之中,双方伤亡惨重,最终竟只有黄兴一人脱离战场,逃入了一家洋货店,在店伙计的帮助下,乔装改扮后逃出城去。在城外遇见了副指挥赵声,两人抱头痛哭。


一场同盟会有史以来最精心策划的起义,最终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6


起义失败了,但故事并没有结束。


到了4月27日晚间,起义队伍已经完全被打散了,但很多人都没有屈服,有的人坚持巷战,有的人选择自杀,而有31个人,最终被清政府抓获。


被捕的参与起义的义士


这些人,都值得留下一笔。


陈可钧,24岁,被捕后清朝官吏问他:


“你一个白面书生,何苦要造反自己作践自己?”


陈可钧回答:


“起义没能成功,只能说是天意。但只要能唤醒同胞,继续奋斗,我也十分满足了,你们这种利欲熏心的冷血动物,怎么会懂得这些?”


临刑前,陈克钧慨然大笑,只求速死。


陈可钧


李德山,43岁,临刑前对清廷官员说的话是:


“大丈夫为国捐躯,是分内事。我不是不能荣华富贵,是不能像你们这样认贼作父,不知羞耻!”


李雁南,31岁,临行前说的话是:


“可恨的是我身受两处重伤,不能再打了。你们不过数年,必亡国。不要再说了!枪杀我的话,记得从我嘴里射击!“


陈更新,21岁,与清军激战三昼夜才被俘。清官员问他年纪那么轻,怎么参与造反,他慨然回答:


“同胞们都在做梦,我们是在叫醒他们!怎么叫造反?杀身成仁,从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你们这些鼠辈懂什么?求速死!”


喻培伦,精于研制炸弹,汪精卫刺杀载沣时就参与提供炸弹。这次起义,他不带枪,只扔炸弹,最后伤重被俘。临行前高喊:


“学术杀不了!革命更杀不了!”


在这些人中,还有一个林觉民,他因一首《与妻书》而被我们所熟知:


“……吾今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为阴间一鬼……”


林觉民的堂兄叫林长民,生了个女儿,叫林徽因


被捕的革命党人,全都被处以死刑。


7


众义士死后,连同之前起义牺牲的同志,暴尸街头,清廷明令不许收殓。


当时有个《平民日报》的记者,叫潘达微,其实也是一个秘密的同盟会员。他组织了100多个收尸人,不顾当局禁令,将广州街头那些已经开始变得腐烂的尸体全部收殓,一共72具。因为潘达微的钱不够买棺木,只能把几具尸体放到一个棺材里合葬。


随后,潘达微抵押了自己的房产,在广州城外郊区的红花岗买了一块地,作为烈士的安葬之地。。


他觉得“红花”二字过艳,改名“黄花岗”。


黄花,即菊花,有节烈之意,亦取“黄花晚节”,比喻人到了晚年,依旧气节高尚。


只是,那座墓碑下埋的烈士,莫说晚年,大多正值青壮之年。


“寂寂黄花,离离宿草,出师未捷,埋恨千古”。


后共统计遇难烈士为86人,但仍取“七十二烈士”之名。潘达微1929年去世。1951年,中国政府遵其遗愿,将他墓地移葬至黄花岗旁。



【馒头说】


看黄花岗起义全程,有时候会很扼腕。


比如温生才突如其来的刺杀,比如不缠白毛巾造成的自相残杀,还有在整个起义的筹备过程中,其实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失误,最后,功败垂成。


但再看整个起义的过程,有时又会血脉贲张,尤其是在不利的情况下,黄兴带着那100多人还是准备冒死起义。


要知道,那100多个人,不少是同盟会来自各省的精良骨干,若放到日后,很可能都是一军之帅,一省之长。而且很多人都家世良好,完全有理由不去送死。


但他们义无反顾。


可能也有些人会觉得这样的举动好傻——没把握,就等下一次嘛,急什么?


说实话,以前我也这样觉得。但每多读一次那个时代的历史,就多理解黄兴他们一分:


火山的内部已经炙热难挡,熔浆滚动,可能只要再有一颗火星,就能引发一场最猛烈的喷发,引爆黑暗时代,迎来新的世纪。


但是,谁来当火星?当一颗火星被扑灭后,谁来接力当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


在4月26日的那个夜晚,对黄兴而言,最容易的一件事,莫过于说一句:


“先撤,再等下次机会!”


但难就难在,下令依旧出击。


谁都知道,漫漫长夜即将迎来黎明,但黎明前的那一刻,是最黑暗的。那声划破夜空的鸡鸣,背后是无数志士仁人付出的鲜血和生命。


孙中山对这场起义的评价是:


“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


确实,黄花岗起义之后不到半年,武昌再度爆发起义,终于完成了之前所有起义者的夙愿。


前仆后继,星火燎原。


英雄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