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拒绝“常识”,从反恐思维角度谈如何应对米脂事件 | 冰川分享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5-05 12:24:11 浏览量:11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一般的安全常识根本无法应对这种极端威胁,所以网上很多所谓安全科普的文章对于这个问题根本毫无价值,很多所谓守则甚至是有害的。




撰文 | 朱江明


五一假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出现了颇为让人揪心的新闻——米脂特大杀人案。经查证实,犯罪嫌疑人赵某某当时持匕首,在米脂三中校外距校门150米处由西向东,对放学逆向而行的学生行凶,连续刺伤19名学生。



在行凶过程中,被过往群众和闻讯赶来的保安、师生、民警合力制服。事发之后,有不少公众号第一时间发布了所谓青少年安全相关的内容,


我粗略翻了几篇应景之作,无非是谈谈青少年安全的一般常识,比如什么远离垃圾人、要有防备之心等等。


我对发表此类文章的看法是负面的,因为针对米脂事件一般的安全准则其实并不适用。这等于教你用板蓝根去预防非典,不仅无用而且会给人以虚假的安全感,可以说是间接的毒药。


复盘整个案件


从多方的报道来看,本次案件中的凶徒在放学时段,学生必经之路下的手。根据报道,案发地点是一条斜坡型长约200米的甬道,甬道两旁为高墙阻挡,因此道上学生根本没有从两旁巷子逃生的机会,只能选择转身逃跑。


▲案发现场学生的鲜血浸透地面,路面事后抹上了水泥


更为糟糕的是,这条甬道为一条坡道,凶手当时从坡道下方向上方发动进攻。由于爬坡会降低速度,加上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的体能差,这也降低了学生逃生的概率。


事实上,在这次攻击中生存下来的学生,要不就是距离较远成功逃回学校。要不就是得到了甬道附近商铺店主的庇护,躲在店中侥幸生还。


根据报道,凶手当时带了两把刀---一把匕首和一把弹簧刀。他在行凶的过程没有任何劈砍钩划的动作,就是抓住学童后对躯干和头部刺击,可以说是招招致命穷凶极恶。

从这次袭击的整个流程来看,凶手在动手之前,对时间、地点和作案攻击都有着比较细致的考察和计算,没有考虑自己逃脱或者生还的可能,只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制造最多的杀伤。


案发当时,不仅受害者处在一个比较难以逃生的环境下,且凶手还对武器进行了双备份,这和美国校园枪击案中枪手往往携带多支长短枪多种武器非常相似。


▲民警奔袭在案发现场


换句话说,一般的安全常识根本无法应对这种极端威胁,所以网上很多所谓安全科普的文章对于这个问题根本毫无价值,很多所谓守则甚至是有害的。比如所谓远离垃圾人?请问米脂就这么大,放学就这么一条路,你怎么远离?


如何正确的应对?


就像此前我对美国留学生章莹颖失踪案件的判断一样,此类极端案例很难提前做好应对准备。如果仅仅从应对方案来看,尽管米脂危机的袭击者看起来并没有政治目的,然而其行为却符合恐怖袭击处置方案的三大特征:


1.以杀戮和制造恐慌为目的

2.袭击发动者没有撤退或者生还逃逸的准备

3.针对平民及无防备目标下手


现代反恐作业中,指挥官将这三个要素视为处置恐怖袭击事件基本特征,至于是否具有政治动机并不在现场处置指挥官的考虑之内。


因为只要符合上述三个条件,应对方法必须快捷果断,同时也不宜采取任何政治攻心战术(比如谈判或者劝降),因为现场根本不会有让你实施的空间和时间。


由此可见,米脂袭击事件其实是一场非常严重的危机,就算是我本人异地相处,也未必能在这种级别的袭击中保证全身而退,毕竟事发突然对方有备而来,且地形也不利于逃生。



米脂三中学校门口的巷子


如果要真的从技术上探讨这个问题的话,在现场个体唯一能做的就是判明情况后立刻逃跑,或者就地躲藏。当然前提是自己所处的位置和凶手有一定距离,能给你一个反应的时间。


如果距离太近,生还与否和训练与安全知识毫无关系,纯属运气好坏的问题。这也是我今天想跟各位说的问题:任何安全培训和训练,都只能解决非常有限的问题。


比如我在接受反跟踪训练的时候,教官明确的告诉我,如果对方是国家级的情报机关,你单人的训练再好也摆脱不了。那时候天上有侦察机,地面有多个团队轮换,甚至可能还有卫星支援。这种情况你只能依靠系统来对抗,系统对系统才是正确的。



如果仅仅针对米脂事件,市面上任何青少年的安全培训,对此都毫无作用。如果说已经成型的产品,只有美国应对校园枪击案的培训,勉强能在这个时候发挥一定的作用。


也就是逃跑、躲藏和求助训练。然而这一套培训系统,国内并没有相应的引进机制,也无法在米脂这样的地级市普及、那么我们是否真的对此类问题只能无所作为呢?



要建立第一时间处置的系统


第一时间处置在反恐作战中,是以色列情报机构率先提出的概念。近年来恐怖主义活动已经开始原子化和分散化,过去因应有组织恐怖袭击设立的特种部队机构,已经无法应对这种高度分散的组织形态,于是以色列情报机构认为应该把更多接受过反恐训练的兵力,分散到街面上以形成第一时间处置的力量。


因此以色列一方面强化街头存在兵力,如派出持枪军警在重要地点警戒,同时派出受过专门训练的便衣特勤人员,融入环境以应对可能存在的突发事件。


更重要的是,以色列根据情报对所有一线执勤的人员,进行了专项的应对刀客的训练。这就是为何在以色列曾经在一个月内出现多宗刀客在闹事行凶忽然袭击,但造成的伤害很小的原因。



▲以色列常年发生类似事件


第一时间处置原则,要求受过专门训练的人,能在发生袭击后第一时间与袭击者进行交战,尽量延缓对方攻击平民为后续支援争取时间


这个原则正在被全世界警务部门所接收,比如香港警方就组建了CTRU反恐特勤队,作为第一时间处置的拳头力量使用。


2016年欧洲恐怖袭击高发期间,我在波兰华沙机场和火车站,就看到了多名警员全副武装并且带备MP-7单兵自卫武器,作为加强的第一时间处置力量。这些强化火力的警员,可以跟持有军用武器的恐怖分子交战不落下风。


▲CTRU装备相当丰富


从本次米脂袭击中可以看出,凶手虽然准备充分却并不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当地中学体育老师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和保安联手就制服了对方!


由此可见,在这条死亡甬道中,任何具备第一时间处置能力的人只要在现场,就能至少多拯救几条生命。除此之外,第一时间处置的急救力量也同样重要。


记得10多年前我在接受一次急救培训的时候,香港教官告诉我香港平均每30个市民中,就有一个接受过基础急救培训的人,这些业余急救员能在发生危机时发挥巨大的作用。


▲香港红十字会举办的急救特训


就在我受训后的第二年,一名香港警察在街头忽然被一名凶徒砍伤颈部大动脉后重伤倒地,旁边立刻有市民出手对其进行止血,并且在几分钟内专业救护人员就赶到现场施救。


这是动脉大出血,几乎九死一生的情况却被很顺利的处理了。受伤警员不仅没有殉职,而且经过治疗后重返工作岗位,这就是系统的力量。


这种系统的力量并不仅仅是专业单位(急救中心、警察局、消防处等),而且是根植于民间的。事实上,很多香港的青少年在中小学期间,就通过童军、红十字青年会等青少年兴趣团体,学会了基本的急救训练,有些甚至掌握了CPR心肺复苏等比较难的院前急救手段。



而这些培训和进修,都是青少年利用课余时间自费报名学习的。在很多欧美国家,青少年同样会参与此类培训和户外活动,并且考取相关证书。就业人口中,单位或雇主也会有法律要求的急救员配比比例,并且尽量给全员教授。


在我看来,所谓素质教育,除了琴棋书画体育之外,此类应急处理训练也应该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天灾人祸和意外无可避免,越多的人掌握相应的知识和专业技能,在出现极端问题时就能少死几个孩子多挽救几个生命。


米脂事件之后,当地医疗系统紧急呼吁当地市民尽快去献血,尤其是AB血型的人。这符合巨大灾难后的特征,如果现场有足够多接受过止血训练人能提供帮助,对于挽救生命而言恐怕比征集血液更有效率吧?


▲去献血的群众都是好样的,感谢你们救了孩子!


最后我想说的是,要应对此类状况我们最需要做的不是转发空洞无物的安全秘籍,而是自己主动去接受急救和应对紧急状况的训练。这样才能提高我们整个社会系统,应对此类极端事件的反应能力。


我希望我所学的知识永远用不上,我时刻准备着在必要的时候帮助别人,同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在我倒下的时候帮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