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11285
文章列表
请规范网址
【原】疏影流年,何以逸韵?

疏影流年,何以逸韵?

匆匆,又一夜雨疏风软,垂丝海棠笑靥依旧。可氤氲叆叇之中,又见花卉心碎,终究抵不住水软风暖,三春缱绻。

倏然,又一次惜春留春,又一次绿肥红瘦——又一个绚丽的轮回故事!

轮回故事?

没错。那么,故事的缘起何在?故事的结局又如何呢?

无语。

幸好,当下又是江南烟雨,又是渺漫朦胧。

也不知什么缘故,身临此时此境,仿佛遇上了林妹妹,仿佛瞧见了她那标志性的似蹙非蹙笼烟眉,似喜非喜含情目。因而,也不免有点黯然销魂,无缘无故的。也免不了生出几多迷惘,几多愁绪,不知不觉的。

或许,红尘往事,太多沧桑凉薄。

或许,人生长途,太多渡口轻别。

或许,熬清守淡,却恋秋水蒹葭。

或许,柳暗花明,却恨机遇搁浅。

然而,岁月似水,荏苒不驻,光阴如风,了无痕迹。红尘喧嚣而精彩,人生却一如既往,孤影萍踪,随波逐流。

当然,平生一向固执,抱令守律,甚或近乎枉曲直凑。

故,刻板若刻舟求剑,却还自以为锲而不舍。幻想若镜花水月,却还自作聪明,望尘追迹。

难怪,焚膏继晷,拼斗搏击,孜孜不辍,到头来,却每每事倍功半,甚至功败垂成。因而,或在渺茫中沉溺,或在暗淡里沉沦。

及至又一次机缘巧合,却还是痴心不悔,重又赶赴茫茫世海,欲奋力找回心仪的角色,继续演绎那点无足轻重的戏份,不甘寂寞,也不愿谢幕。

终于发觉,半生辗转,境况依旧,忙忙碌碌,鲜有建树。

此后,也会夜阑梦醒,月下徘徊,也会扪心自问,反思人生。可良久冥思之后,往往会一盏云愁,半笺雨恨。有时候,重温“西风凋碧树,望断天涯路”的境界,也想故作世故,感叹一声“天凉好个秋”。可骨子里,仍然书生意气,依旧醉心于“在风雨江山之外有万不得已者”。

然而,世事沧桑,拼图云谲,偶一粗疏,南柯梦碎。虽也积极调适,可彷徨四顾之后,每每踌躇不决。

真心以为,俗世烟火里,依旧满是理想的追逐,依旧满是归宿的寻觅。

归宿?

对啊,那是灵魂栖息的故乡。怪不得,古人会作《归去来兮》辞。既然心为形役,为何还要惆怅独悲呢?

是因为“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吗?是“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吗?

非也,答案只能是:回归灵魂栖息的故乡!

岁月如风,光阴似水。年复一年,经历无数愁情烦事之后,好歹也走出了迷惶,走出了独悲,走出了幻灭。

其实,人生长途,风尘碌碌,荣辱浮沉,诡秘莫测。好在天不绝人,天道酬勤。若能黾勉苦辛,朝乾夕惕,何愁不会峰回路转,华丽转身?!

当然,摆脱困厄,走出困境,有时还真得拜托机缘,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服不行。

总以为缘为天意,却弄不清涅槃从何缘起!

想想也是,世事难料,天意难问。聚散离合,是非功过,得失荣枯,爱恨情仇,或许相因相生,或许相克相济。

是超逸绝尘,还是碌碌庸流?

窃以为:既靠打拼,也靠机缘。若水三千,能饮一瓢,既赖机缘,也赖能力。

我承认,缘就是遭遇运会!

缘,是风起涟漪之时的清纯,是绿肥红瘦之际的旖旎,是春花秋实之间的传承,是琴瑟钟鼓之乐的沉醉,是高山流水之心的忠贞。

然而,沧桑之后,还会感恩那曾经灵光乍现的机缘吗?还会痴迷那曾经销魂摄魄的回眸吗?还会铭记那曾经心有灵犀的楚雨巫云吗?

也许会。因为,愚陋如我辈的凡夫俗子,或许还不至于辜负那难得的缘契缘聚,或许还不至于淡忘那可人的天长地久,或许还不至于无视那动心的朝朝暮暮。

因此,还想坚守初心,还想放飞理想,还想笃信机缘,还想虔信情缘,还想痴信遇缘。

也因此,又多了点信念,也多了点禅心。对,多了点禅心,正所谓“荣枯事过都成梦,悲喜不惊便是禅”!

于是,虽然屌丝迟暮,可也真的耳顺了,也真的淡泊了。

我终于懂得:缘,居然就是流年似水。

这不,缘在流水中沉浮,运在流年里出没。无论是红尘奢恋,还是功名富贵,无论是愁情烦事,还是天道理想,历经沧桑,一切都会情随事迁,顺势而为。

所以,还是学学古人吧,“禅心已作沾泥絮, 莫向春风舞鹧鸪”!

至于故事结局,或许因为因缘朦胧,或许因为芳华已逝,终归有些糊涂,有些淡忘,有些凝滞,甚至有些戃慌。

即便曾经笙箫,即便曾经高歌,可是,曾经究竟演奏了些啥?曾经究竟吟唱给了谁?

面对晓风残月,面对涟漪清浅,虽然答案未必坦诚,回应未必自洽,可到底还是似乎悟到了空,其实,也做不到五蕴俱空!同时,似乎悟到了善,却压根儿做不到尽善尽美。

人生如戏,有过程,也有结局。

说到底,生死契阔也好,聚散离合也罢,有故事,便有结局,有缘起,便有故事。缘起,故事,结局,接二连三,绵延不断。如此这般,果能编写人生这出戏?

或许真正的结局,似乎唯有盖棺论定。其中逻辑,近乎残酷,却也真实管用。可话说回来,结局的终端,常与命运挂钩,所谓“命中注定”是也。

是啊,破茧成蝶,是因缘结果,又何尝不是缘契过程!花开花落,是因缘结果,又何尝不是缘契过程!

与其煞费苦心,参悟玄机,焦头烂额,徒劳无功,毋宁木樨花落,信马由缰,清微淡远,无问西东。

呜呼!从此以后,也该效仿古人,不问缘起,不管结局,蝶化庄生,海阔天空。

恰如今,氤氲叆叇,绿肥红瘦,禁不住又一次把酒临风,忘情赋诗:

暮春夜雨蕴风情,庭院花娇树姿心。

梦醒庄生蝶慵懒,懵憕望帝鸟殷勤。

鲲鹏南徙驰万里,蝉雀榆枋守凡尘。

忽觉氤氲濡肺腑,淡听花落溅泪痕。

 

—— 冯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