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辨天辨人辨病证 五运六气理论帮中医找到魂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4-28 22:00:41 浏览量:11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胡淑占从今年1月开始突然忙了起来,作为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化雨镇卫生院中医理疗科唯一一个可以“开药方”的大夫,以前找她看病开方的一天也就三五个人,“一直不景气,靠开方吃不上饭,只能兼职做针灸理疗”。依靠理疗的收入,勉强可以维持胡淑占和科里另外两个助手不高的工资。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拜顾植山教授为师,开始接触五运六气理论,胡淑占的职业生涯可能一直这样日复一日地重复下去。而现在,除了理疗的病人,每天找胡淑占开中药方的已不下十四五人,病人多时她都下不了班,而不少患者是从县城或其他乡镇慕名而来的。

胡淑占“开方子灵”的名声,来自年初她治疗流感的疗效。去年11月13日,在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以下简称“世界中联”)五运六气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上,胡淑占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100多人拜顾植山为师,并于当年12月中旬开始跟师学习。“今年1月初跟诊的时候,流感已经暴发,顾老师跟我们详细说了今年的运气特征、发病机理和该用《三因司天方》中的什么方效果好,回来一试,果然。”胡淑占说。

济宁市金乡县化雨镇卫生院医生胡淑占的患者排起长队

4岁的娃儿(化名)家住外乡镇,年初因流感高烧,被送到县医院住院,打了4天“吊针”未见好转。其父母听化雨镇的亲戚说,他的流感是镇卫生院胡淑占治好的,就从医院请假带孩子来看。胡淑占开了3副葳蕤汤,孩子家长回家熬好偷偷给孩子喝,没想到一副药下去就退了烧,当天下午就办了出院手续,回家又喝完另两副药,孩子就全好了。在县医院住院5天、医保报销后还花了2180多元钱没看好的流感,就被这三副中药治好了,“只花了21.6元”。这个神奇的葳蕤汤,就是顾植山按照五运六气理论推荐的治疗去冬今春流感方中的一个。接着,胡淑占又用刚学到的运气思维,治好了一个在济宁市人民医院做脑血管支架术后丧失便意的64岁的疑难病患者。此后,慕名而来的病人络绎不绝。

“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是真的,五运六气理论太神奇了!”胡淑占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作为基层医生我太差了,是跟不上班的学生。我现在刚起步,不过已经看到了希望,开始有了中医的自信。” 最近,鉴于胡淑占在治疗流感中的贡献和迅速崛起的医名,金乡县卫计局已授予她“金乡县名中医”称号。

五运六气理论承载中医学

核心理念,并不神秘 



被胡淑占称为神奇的五运六气理论到底是什么?

“作为中医学理论核心的‘五运六气’,是探讨自然变化的周期性规律及其对人体健康和疾病影响的学问。其理论源头深深植根于中华传统文化,反映了中国古人对自然宇宙规律的认识。” 顾植山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其精神内涵,有助于我们从更深层次理解中华文明的科学基础和突出优势,防止某些将‘五运六气’简单化、机械化、庸俗化、神秘化的倾向。”

顾植山教授在培训班讲解五运六气

顾植山,安徽中医药大学教授、世界中联五运六气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五运六气研究专家协作组组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龙砂医学流派代表性传承人。重视五运六气,是龙砂医学流派的一大特色。

顾植山强调,五运六气不是中医理论的分支,而是五藏六府、三阴三阳六经、十二经络等中医概念形成的基础。五运六气强调的是动态、时态,“天人合一的关键,是要把握天地阴阳动态节律中的盈虚损益关系。” 顾植山说。

在顾植山看来,五运六气反映了中医天人相应的最核心理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医药学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中医之魂在《黄帝内经》,而《黄帝内经》中处处是五运六气。通过运气学说来解读中医,可以更好地看到中医理论的科学本原。‘辨证论治’只是中医看病的一个方面,中医诊病要‘辨天,辨人,辨病证’。”

顾植山教授在给学员们授课

不是中医不行,而是魂丢了 



“辨天,辨人,辨病证”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对目前中医主流的“辨证论治”思维方式的彻底突破。如果说“辨证论治”是二维空间的思维体系的话,基于五运六气理论的“辨天,辨人,辨病证”就上升到三维甚至多维。

“不懂五运六气的中医是不完整的,仅是脏腑辨证,没有和自然界联系,许多复杂疾病、疑难杂症都得不到很好疗效。”章丘市中医医院主任、中医师赵桂琴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感慨道。她1981年参加工作,2014年拜顾植山为师,现在是第三批全国中医临床优才,山东省名中医。刚接触运气理论时,赵桂琴是持怀疑态度的,想看看疗效如何。“跟师临证中发现,顾老师的处方精炼,看似平淡、价格低,但效果好,对一些疑难杂症效果尤其好。”

图片来源于网络

拜师跟医后,赵桂琴的临证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近现代的中医教学中,把五运六气当成封建迷信摈弃了,所以我们学到的是支离破碎的理论。” 赵桂琴跟师学习后,在运气思维指导下重读了《黄帝内经》和《伤寒论》,“治病时用五运六气理论指导,运用古代医学名家陈无择书中载录的十六首运气方、张仲景的经方等,临床上有了显著效果,就更有学习热情了。”赵桂琴说。赵桂琴本以看脾胃病见长,而现在,“全院的疑难杂症都会被推荐来找我看。”

相似的体会在顾植山的弟子里比比皆是。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龙砂医学流派传承工作室的霍青主任中医师也告诉记者,三因司天方和经方组方药味数少、用量小、疗效好,节省费用。“在临床上,这些处方有很强的可重复性,并且适用的病症也非常广。”霍青说,“过去上学时课本里不涉及这样的内容,自己买过一些讲运气理论的书,但很难看懂,所以一直没有看完,跟顾老师学习以来,越来越觉得五运六气理论在指导临床实践、增强疗效方面有重要作用,是不可或缺的中医理论基础。”

在霍青上大学的上世纪80年代,中医学院的教科书里鲜有运气学说的位置。近代西学东渐后,中医一度被认为不是科学,几乎被废,“为了求生存,上世纪50年代编的中医教科书,要从西方医学、科学或哲学的辩证法中找依据,如牵强地把中医的藏象,对应于西医的解剖;拿《温疫论》中的‘戾气’,去对应细菌;把阴阳解释为辩证法的对立统一等等。当时编教材有其历史背景,也体现了中医求生存的一种无奈。”

国家级中医药继续教育项目“膏方的理论、应用与制作工艺培训班暨首届五运六气峄山论坛”现场

“上世纪80年代后,五运六气开始慢慢复苏,但当时的教材仍因循了前教科书对运气学说的偏见,故学生在学校都学不到五运六气的知识。”顾植山如是说。

求生存的无奈,造成几代岐黄人中医教育上的支离破碎。在顾植山的传承弟子中,一位来自辽宁的弟子说:“我们科几个学西医的这几年让我‘勾引’得都对传统中医很感兴趣,反倒是中医毕业的人对中医不太专注,愿学西医。不知是因为年轻人对未知事物感兴趣还是因为中医药大学对学生进行中医传统教育的缺失。”

“现在中医院校的课程里讲不讲五运六气”“占多大比例”是天津中医药大学大四学生靳方舟最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他自费报名参加了在山东邹城举办的国家级中医药继续教育项目“膏方的理论、应用与制作工艺培训班暨首届五运六气峄山论坛”(以下简称“培训班”)。参加培训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医,自费来听讲的大学生引起了医生前辈们的关注。

面对记者同样的好奇,靳方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他们的课程中提到五运六气学说的不多,在大一学的《中医基础理论》中稍有提及,在必修课《内经》的附录里,有一些五运六气的介绍。此外,在《中医各家学说》中讲到刘完素的时候,老师用一个课时讲了五运六气,“不过都是局限在推演,虽然对疾病预测和其他方面有很大用处,但我觉得这不是核心内容,因为现在运用电脑就可以轻松完成推演。”

靳方舟曾问过老师,五运六气理论怎么在临床运用?老师回答,该理论更多的是提供一种思维方式。“没有此次培训班这么多真实有效的案例。”靳方舟说,此次培训改变了他辨证论治的思考方式,“我最大的感受是,原来五运六气真的是大有可为,真的是能在临床实践中运用的,并不是像我在一些书和文章里看的,只根据生辰、年运就直接开处方的机械推演。五运六气讲的开阖枢理论,是把人放回到大自然的圆运动中,圆机活法恢复人体本应有的气机流转方式,往往能达到覆杯而愈的效果。”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靳方舟参加的培训班上,报名的200多名医生中,约1/4是主任医师,其中还有不少国家级或省市级名中医,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中医科主任孙冰就是其中之一。

孙冰2009年入选第二批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当时听过顾植山的课,觉得“神奇得不敢相信”,后来一直想抽时间系统学习一下五运六气理论。“通过这两天的学习,我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以前上学的时候(上世纪80年代)也讲天人合一,但真正的内涵并没参透。了解了五运六气理论后,可以解决不少临床上遇到的困惑,能明明白白看病了。”孙冰同时还是济宁医学院中西医结合学院院长,对于中医教育中是否应该更多加入五运六气理论部分的讲述,她表示:“教材早晚会改,要让学生学到中医的真谛。”

五运六气是打开《黄帝内经》的钥匙



4月12日,山东省内第8个龙砂医学流派传承推广工作站在兖矿集团总医院正式挂牌。该院副院长、中医博士殷晓轩告诉记者,此前,在院里支持下,该院中医科郭香云等6人已拜顾植山为师,院里还支持郭香云脱产跟师6个月。几个人学习回来后,带动全科学习五运六气理论,每周进行一次小交流,每月一次大交流。“我们的自发学习,正好赶上了省里学习五运六气理论的‘车’”。

2018年的运气推演

殷晓轩说的“车”,是指山东省对于五运六气理论的重视和大力推广。在《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落实国家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的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广泛普及‘五运六气’等中医理论,提升中医药理论指导临床实践的能力”,山东在全国率先成立了省中医药学会五运六气专业委员会,并先后在多个地市成立专业委员会。

努力推动五运六气理论写入实施方案的,是山东省卫生计生委中医药综合处处长、山东省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贾青顺。在培训班的开班仪式上,贾青顺表示:疗效是中医的核心竞争力。长久以来,因为人的问题、传承的问题等导致多数院校培养的中医人,悟性不够,用功不够,治病疗效不好,导致了民众对中医的质疑。“去年流感暴发以后,五运六气理论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临床效果非常显著。今后,省局将把推广五运六气作为重点工作。”

“中医界现在掀起三热:经方、膏方、五运六气,这是好事,但要防止虚热。”山东省中医医院副院长薛一涛在培训班上说,现在是“在补五运六气的课”。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其所在医院现在已有31位龙砂医学流派的弟子,有6名拜师时已是正教授,其中两人还是山东省的知名专家。“五运六气是打开《黄帝内经》的钥匙。” 薛一涛说。

五运六气理论让中医找到了自信



在培训班上,数位来自临床一线的龙砂弟子分享了学习五运六气后的心得和临床运用案例,“效如桴鼓”是他们共同的感受。

淄博市中医药学会五运六气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杨桂芹在分享完一组案例后,发了一张她跟师前后的门诊人次对比图和跟师学习后的几点收获:开拓了思路,活跃了思维,开阔了视野,更新了观念,提高了中医临床技术水平,更感受到了中医的博大精深;在诊治思路上有了飞跃性提高;处方精简,疗效更好了;日门诊量明显增加,达百人,且疑难病证患者增多;尤其重要的是,“患者次均费用明显减少,满意度显著提高”。

危重症救治,中医到底行不行?在培训班上,临沂市人民医院中医门诊主任李玲,以“承运奉天 探索生机——五运六气提升危重症救治境界”为题进行的分享,无疑给参会者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一个个ICU的重症病人经中医介入后获得成功救治的病例,给了与会者很大的鼓舞。“在跟顾植山教授学习运气理论并用于危重症救治的实践中,我有了新的认知。发现承运奉天,通过运气思维参悟天地气运变化规律,指导临床危重症的救治,可以提升救治境界和生机。”李玲说:运气之变和运气之常对临床均有指导意义——运气之变,对于预测预警重大疫情可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运气之常,则对危重症的日常救治非常有指导价值。

讲解五运六气理论时的开阖枢与六气关系

2016年年底,李玲参加该院心外科会诊,根据即将到来的2017年的运气特点,提醒心外科主任(西医)年后心脏病人可能会比较多,请他们做好准备。2017年春节刚过,再次会诊时,李玲看见心外心内的病房走廊都加满了床位,急诊科也反应猝死病人增多。由于李玲的提前预警,赢得了心外科主任的称赞,并表示也想学习运气理论。

“以前说中医是慢郎中,调理保健找中医,通过这次培训,听了老师们讲的大量在临床中运用五运六气理论治疗疑难杂症和危重症抢救的实例,我感到是中医自己失掉了危重症这个阵地。”靳方舟说。

培训班结束后,赵桂琴仍热情地在群里继续分享案例、心得。“感恩顾老师倾囊相授,内心的喜悦总是想分享给亲爱的龙砂家人,五运六气让我找到了中医的自信和快乐!”


作者:姜    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