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12414
文章列表
请规范网址
天下大乱,二战秩序正在走向终结


一、鸦片战争,两次世界大战和国际贸易


二战秩序,顾名思义,是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由胜利者所制定下来的全球政治格局。二战秩序,给世界带来了超过半个世纪的大体和平。之所以世界会出现整体性的大规模战乱,是因为秩序的缺席。而通过战争的残酷兼并,最终由最强大的那个胜利者,又缔造出来新的秩序。


旧秩序失衡,会引发战争。通过战争,再次形成新的秩序。然后再失衡,再通过战争进行再平衡。纵观世界历史,一直都是如此反复。


贸易问题,是反映秩序失衡的最直观的外在症候。而剥开贸易问题这个外在的症候,真正的病根,实际上还是秩序的失衡。当前的贸易战愈演愈烈,它不仅仅反映了贸易失衡的问题,更是反映出来了,整个全球治理体系和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的全方位失衡。


鸦片战争,是一个历史性事件。它标志着,自古以来以中国为主导的全球贸易体系的衰落。中国所主导的白银本位国际货币体系,被西方人的金本位国际货币体系取代。在科技与军事上,中国也被西方人迎头赶上并超越。破天荒的第一次,世界文明的中心从中国转移到中国之外的地方。目睹此情此景,李鸿章痛苦而绝望地感叹说,这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当我们讲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句话的时候,指的是中国的天下秩序,被西方人的殖民秩序所取代。如今,中国崛起和复兴,回归到历史上的传统世界领导者的地位,这并不是什么千年大变局,这只是回归历史的常态。常态秩序走向变态秩序,才是千年级别的大变局。结束变态秩序,回归常态秩序,只不过是百年变局。


开天辟地以来,自古以来的中国天下秩序崩溃。中国衰落之后,世界新秩序并没有马上形成。而是进入了漫长的全球版春秋和战国时代。两次世界大战,可以看做是中国失其鹿,诸夷狄逐之。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英国为了维护和巩固自己的全球殖民霸权,迎接新兴强德国的挑战。英国为首的全球殖民体系的既得利益者,虽然成功捍卫了作为全球秩序的殖民体系,但是一战却对殖民体系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在美国摩根财团等资本家的资助下,再次向英国所领导的全球殖民体系发起挑战。在这场战争中,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德国,成了美国人砸碎英国殖民体系和金融霸权的铁锤。美国人阴谋得逞,顺利地把金融霸权从欧洲转移到了美国。


英法所代表的殖民体系被砸碎之后,除了美国之外,苏联成了世界秩序的另一个既得利益者。美苏冷战对峙,世界分裂成了两大阵营。国际贸易,也分裂成了两大阵营,一边是苏联领导的经互会,另一边是美国领导的关贸总协定,苏联解体后,关贸总协定升级为世贸组织,也就是WTO。


可见,当全球秩序出现失衡时,首先会表现为贸易失衡,接着会引发战争。包括冷战这种超限战意义上的战争,都是形成世界新秩序的内在要求。战争的再平衡作用,会让世界重新出现新的秩序。等新的秩序出现后,便会形成新的世界贸易体系。以及为世界贸易体系服务的全球货币体系。


当前全球经济的病,贸易只是症候。世界贸易出了这么大问题,一方面说明当前的美国所主导的世界秩序本身出了问题。另一方面也表明,要解决贸易的问题不能只治标不治本。在当前的世界贸易体系难以为继之时,必须得在根本上提供一种新的世界秩序,才能基于新的秩序,产生一种新的贸易体系。只有这样才能在根本上解决当前全球自由贸易的问题。


二、二战秩序的兴起与衰落,全球秩序的高烧与康复


虽然美国利用德国作为铁锤,砸碎了英国的金融霸权和全球殖民体系,但是美国所缔造和领导的全球新秩序,是一种更深重的升级了的殖民体系。英国的全球殖民体系,只是纯粹的掠夺原材料,倾销商品。而美国的全球殖民体系,则是在金融、科技和文化方面,对全世界进行无孔不入的新殖民。


这种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的新殖民,尤其是文化殖民,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迷乱的错觉。这种错觉是,尽管美国人只是殖民了世界才一代人的时间,而在很多人看来,美国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好像是自古以来的事,而且还会千秋万代的事。可见,美国对世界的殖民非常的成功,比英国对世界的殖民,高明的太多了。


从苏联解体到现在,美国一超独霸的地位,成为真正的世界主人,也不过才刚刚过去了二十几年,短短的一代人而已。


美国成为全球霸主和世界的主人,先是让英法和德国两败俱伤,翻过了英法这座旧殖民体系霸权的大山。又赢得了冷战,翻过了苏联这座大山。在苏联解体后,美国把目光转向了中国。以中国当时的国力,尚无法和美国分庭抗礼。不得已,中国选择韬光养晦。也就是说,中国承认美国人是世界的主人,自己听美国人的,不跟它争也不跟它斗,还要好好的给他干活。


战后秩序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冷战秩序。第二个阶段,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国花了46年才真正的实现了一超独霸。美国一超独霸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形成了所谓的全球一体化。世界贸易也迎来了它的巅峰。而这个体系的衰落,从苏联解体到现在,却只花了27年的时间。


而反观中国历史上的王朝,通常都能维持几百年的天下秩序。天下秩序,本身就包含朝贡贸易这种自古以来传统的国际贸易体系。和中国历史上的王朝,所维持的几百年全球秩序相比,美国虽然缔造了世界秩序,但是它维持世界秩序的时间太过于短暂。


春秋战国几百年大乱世,秦国花了很多代人,终于再次统一天下,但是真正的统治天下,却二世而亡,秦王朝仅仅维持了14年就崩溃了。南北朝几百年的混乱之后,隋朝再次统一天下,同样也是二世而亡,37年就崩溃了。参考秦朝和隋朝,可以以14年为上限,以37年上限,比照美国的全球统治。从苏联解体到现在,美国已经统治了世界27年。08年金融危机,美国侥幸捡了一条命,得以苟延残喘到现在。而37年这个大限,美国恐怕是无论如何很难撑得过去的。


短命王朝实现统一,接着是一个国祚长久的大一统鼎盛王朝。这种历史相似性的本质是什么呢?旧秩序之所以旧,是因为它出现了很多弊病。要治愈这些弊病,就需要用猛药来消灭它。它类似于生病中的发高烧。好比一个人生了一场大病,身体自身的免疫力,为了自我救治,会和疾病大战。这就会造成发高烧的症状。等高烧退了,人才能真正的康复起来。


对于自古以来的中国天下秩序而言,秦朝是一次高烧,接着迎来了汉朝的鼎盛康复历史时期。隋朝是一次高烧,接着迎来了唐朝的鼎盛历史时期。明朝亡国之后,中国失其鹿,蛮夷逐鹿,逐渐形成了新的秩序。而来鸦片战争爆发,满清作为一种夷狄化的中国,再失其鹿,红毛鬼逐之,最终形成了世界一体化的秩序。类似于秦朝和隋朝,美国同样也是形成真正全球秩序前的一次高烧,而不是真正的长久的康复。


全球秩序迎来真正的康复,应该是发生在美国的统治崩溃之后,由中国来接管全球秩序,来领导全球秩序。美国的高烧烧的越猛烈,全球秩序未来的康复周期,才会越持久越稳固。所以,让贸易战来的更猛烈些吧。


三、两个美国的撕裂,美国的美国,和世界的美国


美国在文化殖民上的成功,导致很多精神美国人,哪怕心智上,能理解美国正在衰落,但是在感情上,他们无法接受美国衰落这件事。包括特朗普,他也误解了这件事。


作为全球的领导者,美国是世界的美国,它意味着要缔造和维护一个全方位的世界秩序。作为一个国家,美国才是美国的美国。世界的美国,和美国的美国之间的分别,很多人都看不透,特朗普也看不透,因为特朗普只是把美国当成了一个美国的美国,而不把美国看做是一个世界的美国。


美国优先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让美国回归美国的美国,而和世界的美国彻底撕裂。都说特朗普是个精美的商人,实际上他帐算的大错特错。搞贸易保护反对自由贸易,搞单边主义,仅仅为了保住美国的美国,而丧失世界的美国。为了区区一个美国,便把全世界拱手相送给中国,还有比这个生意更赔钱的吗?还有比特朗普更傻的人吗?


在精神上把美国当做祖国的人,他们喜欢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美国只是阵痛,永远不会衰落。历史表明,这个茶余饭后层次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任何主导全球秩序的国家,都有双重身份,它的世界领导身份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他的本土国家的身份。


历史上的中国,一直都是天下的中国。后来天下秩序崩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了吗?根本没有。中国差点亡国亡种,差点被列强瓜分吞并。世界领袖国家一旦失去世界领导身份,下场都会比较惨,它很难保住其作为本土国家的身份和利益。


后来的英国,也是如此。英国当年侵略了全世界,殖民了全世界,大半个地球都是英国的属地,结果又怎样呢?英国人所领导的殖民体系崩溃后,世界的英国亡国,英国的英国,被打回原形,重新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鼻屎一样大的岛国。


今天的美国,也是如此。一旦世界的美国亡国,美国的美国将很难保存其现在的本土利益。更不用说什么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这种话了。特朗普到现在还没弄明白,美国之所以伟大,是作为世界的美国,使美国伟大,而不是美国的美国,使美国伟大。


一边亲手把世界的美国埋葬,让世界的美国亡国,一边却乞求让美国的美国重新伟大起来。已经灭亡的东西,是无法重新伟大起来的。因为能够伟大的东西首先它不能是一个已经死亡的东西。


当年世界的英国灭亡,英国先是失去了几千平方公里的属地。接着是连英国本土的疆域,都岌岌可危,北爱苏格兰,一直都在闹独立。同理,两个美国的分裂,随着世界的美国的灭亡,美国的全球金融殖民地,都会纷纷独立。作为本土身份的美国的美国,也会随之被埋葬,连本土的统治都很难保住。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美国的五十几个州,它们的分裂离心力,要远远大于北爱和苏格兰对英国本土的分裂离心力。


对于世界的美国而言,美国全球统治的终结,便是意味着美国的亡国。对于美国的美国而言,随着美国全球统治的终结,殖民红利的消失,美国的本土也会分崩离析,这意味着美国的第二重亡国。


四、旧秩序崩溃,新秩序待兴,这个世界的未来会怎样?


我们目前所经历的大动荡,大潮流,是二战后的最大变局。美国作为世界秩序的缔造者,随着特朗普一手把世界的美国埋葬,便宣告二战秩序正在走向崩溃和终结。或者用通俗的话来说,这个世界要变天了。


旧秩序正在崩溃,新秩序正在分娩之中。这个世界未来会怎样呢?可以参照历史上秦亡之后而汉姓,隋亡之后而唐兴的历史规律。秩序的高烧之后,必然会迎来真正的,健康的,长期的秩序。


汉继承了秦制的框架,唐继承了隋制的框架。美国缔造的全球一体化,这个遗产会被中国所继承。然而,中国所主导的一体化,并不会局限于这个框架,而是在这个框架的基础上,缔造更伟大的秩序,真正文明的秩序。那便是结束野蛮人红毛鬼缔造的殖民秩序,回归历史上自古以来传统的天下秩序,回归全球秩序的常态,和回归世界文明的常态。


中国的崛起和复兴,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一个国家的发展,超过了另一个国家的那种纯粹力量上的复兴,而是自古以来天下秩序的复兴,而是压倒野蛮之后文明的复兴。


我们要深刻的理解这件事,西方人的三百年,只是一个插曲。美国,同样也只是一个插曲。蒙古人的一百年,建奴的三百年,红毛鬼的三百年。放在历史的长河里,不过就是一朵浪花。


有些人,喜欢把这些插曲当成永恒,还要设置成单曲循环,并把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说得滔滔不绝吐沫横飞。把修昔底德陷阱这个说法,往中国身上套,这是不合适的。因为只有野蛮人和野蛮人之间的争霸战,才有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而对于中国的历史和文化而言,结束野蛮人的统治,为天下带来文明的秩序,中国的圣人们把这件事称之为拨乱世反正道。


我们不仅主张拨乱反正,我们还主张和平崛起。怎么才能和平崛起呢,我们是文明人,首先不会先动手打人。我们自己不打,蛮夷看我们太强大,吓的也不敢打,这就是和平崛起。修昔底德陷阱这个说法很无聊,真正的和平崛起,靠的还是解放军。而不是靠文人们把西方人的一些口头语说出各种花样来。


拨乱反正,这个词是不能乱用的。只有代表华夏正统的力量,压倒了夷狄和逆贼,才可以称之为拨乱反正。而归顺夷狄,以夷变夏,倒行逆施,是不可以使用拨乱反正这个词的。


二战以战争作为再平衡手段,为世界缔造了新的秩序。而这个新的秩序,只是全球秩序的一次高烧,并没有解决真正的问题,它依然还是一种殖民体系,依然是野蛮人的秩序,所以它不可能持久,也不可能给人类的命运带来伟大的福祉。


随着两个美国的分裂,世界的美国被美国的美国所亲手杀死,这个世界将再次进入短暂的无序状态。天下大乱,二战秩序正在走向崩溃和终结。旧的秩序正在死亡,新的秩序正在分娩。我们目前所经历的,正是旧秩序切换到新秩序的转折点。这个转折点,如同黎明前东方发白的时分,如同在产房前焦急等待一声啼哭的时分。


这个世界未来会怎样?在新的秩序诞生后,如同太阳升起,我们将迎来全新的一天。如同婴儿分娩,我们将迎来一个新的生命。历史就是这样,无论再强大的蛮夷,我们终究都会从他们身上翻过去。历史将证明,谁是这个星球上的匆匆过客,谁才是这个星球上的真正主人。正所谓,铁打的华夏,流水的蛮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