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傅雷:真正高层次的父母,都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1-15 07:51:08 浏览量:26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傅雷先生不仅仅是一位优秀的文学翻译家,他的成就不只是留下了像《约翰·克里斯多夫》,这样众多经典的世界文学名著译本。此外,他还是一位严格、尽职的父亲,在教育孩子上也堪称是世人的楷模。

楼适夷说,他给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看到他与孩子写的书信,我为他爱子、教子的精神所感动。

金庸曾评价傅雷先生说,他写给孩子的家书,是一位中国君子教他的孩子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中国君子。读了之后,虽自惭不能做到,却心向往之。

傅雷:真正高层次的父母,都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1

他竟然是这样的傅雷,在精神上和孩子在一起。

傅雷先生对孩子严厉是出了名的,就像他对翻译的态度一样,几乎到了苛求的地步,但是在他写给孩子们的书信中,我们感受到了冰山下藏着火种的温暖。

一次,傅聪在准备一次比赛时,压力比较大,傅雷先生写了一封短信过去:

烦闷时,可独自上街走走,看看古教堂、古建筑,或是到郊外散散步,多接近大自然,精神即会松动。

有段时间,傅聪在写给家人的信中,精神显得比较消沉,收到信后,傅雷先生在回信中写道:

我在写上封信中还对你预告:这种精神消沉的情形,以后还是会有的。我是过来人,绝不至于大惊小怪,你也不必为此担心,更不必硬压在肚子里不告诉我们。心中的苦闷不在家信中发泄,又哪里去发泄呢?孩子不向父母诉苦,向谁诉呢?我们不来安慰你,又该谁来安慰你呢?

短短的几句话,看得我们落泪。父母之于子,大抵就是如此:当孩子在人生的某一个低谷时,在精神上和孩子站在一起,给予温暖和希望。

2

家,是每个人的避风港和栖息地,也是每个人分享喜悦和收获的地方。

当得知傅聪在弹琴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写信给儿子:你弹琴的成绩,叫我们非常高兴。对自己的父母,不用怕“自吹自捧”的嫌疑,把人家的赞美报告我们,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在家这个有温度的地方,父母欣赏孩子,孩子更欣赏父母。我们也不要吝啬给孩子分享我们新的认识和收获。

傅雷曾去参加一个学生的佛学作品展,他看到的只是流于形式的富丽堂皇。在一次书信中曾这样写到:

绘画受外来美术的影响是免不了的,但必须与一个人的思想感情相结合,否则徒袭外貌,只是做别人的奴隶。

短短一句话,道出了绘画的真谛,也道出了艺术的真谛。

一家人对待彼此收获、以及所取得成就的态度,决定了亲子关系的融洽度,那彼此的欣赏,为每个人远行注入了满满的正能量。

傅雷:真正高层次的父母,都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3

像朋友一样跟孩子谈“感情”的事。

傅聪曾经过一段比较痛苦的感情,父亲在信中这样开导他:

我预料国外这几年,对你整个人也有很大的帮助。这次来信所说的痛苦,我都理会得;我很同情,我愿意尽量安慰你、鼓励你。克里斯多夫不是经历过多少回这种情形吗?他不是一切艺术家的缩影与结晶吗?慢慢你会养成另外一种心情对付过去的事:就是能够想到而不再惊心动魄,能够从客观的立场分析前因后果,以免重蹈覆辙。

……

我以前和你提过感情的创伤,就是要你把这些事儿当做心灵的灰烬看,看的时候不免感触万千,但不要刻骨铭记地伤害自己,而要像对着古战场一般的存在着凭吊的心怀。

谁的青春不迷茫,谁的青春没有伤。当孩子在情感上遭遇挫折的时候,傅雷先生不但没有像平常父母那样,在伤口上撒盐,能够心平气和地接纳和尊重孩子所经历的感情,并给予恰当的安慰和及时的提醒。

4

中国唐宋诗词很美,简单几句就能让父子间找到共鸣。

傅聪在去波兰的车上,给家人写了封关于离别的信,信中谈到古人的离别诗。

傅雷对此深感欣慰:你车上的信写的很有趣,可见只要有实情、实事,不会写不好信。你说道李、杜的分别诗,如其他的宗派一样,有长处也有短处,短处就是雕琢太甚,缺少天然和灵动的韵致。但是杜甫也有极浑成的诗,例如“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词人中苏轼、辛弃疾是宋代的两大家,也是傅雷喜欢的。他希望孩子能多读些古诗词,以净化心灵。

原来,“大家”是这样与孩子沟通的,在诗词的国度进行精神的对话。很多父母都感觉自己与孩子无话可说,走不进孩子的内心世界,这里傅雷给了我们答案,用共读打开与孩子沟通之门。

傅雷:真正高层次的父母,都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5

逼迫自己,逆风成长。

傅雷先生,有一次在写给儿子的信中,真情流露:

我们做父母的人,为了儿女,不怕艰难,不辞劳苦,只要为你们好,能够有助于你们的,我们尽量地给。

希望你也能多告诉我们。你的忧,你的乐,就是我们的,我们永远联结在一起。我们虽然年纪会老,可是不甘落后,永远也想追随你们后面。

在所有的陪伴的日子里,与其说是父母在为孩子护航,倒不如说是孩子为父母引路。只有成长型思维的父母,才能时刻跟随孩子的脚步,与其一同成长。

6

不迁怒,不贰过。

傅雷写给儿子的信里,有次这样写道:

跟着你痛苦童年一起过去的,是我不懂做爸爸的艺术的壮年。幸亏你得天独厚,任凭如何打击都摧毁不了你,因而减少了一部分的罪过,可是结果是一回事,当年的事实又是一回事:尽管我埋葬了自己的过去,却始终埋葬不了自己的错误。孩子,孩子,孩子,我要怎样的拥抱你才能表示我的悔恨与热爱呢?

巴尔扎克说得好,有些罪过只能补赎,不能洗刷!所以,在教育上,高水准的父母会尽量多地反思自己的言行,在能控的范围内少一些伤害,少一些遗憾。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