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飘过村庄的雪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1-15 06:51:12 浏览量:58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 梁灵芝(东莞)

小雪节气前后,一场浅雪落下来了,躲躲闪闪的,一副怕见人的模样。人们欣欣然张望着,打开门跑到空地上去迎接。一时间,无数的胳膊向着天空伸开。一朵,两朵,三朵四朵,朵朵精致,朵朵优雅。它们音符一样地漫天翩飞,有着轻盈的身姿,动人的气息。一朵朵雪花拉孩子们走进童话世界,一朵朵雪花牵着大人们找回温软的情怀。一场浅雪落下了,柴垛戴上白绒帽,落光叶子的树枝有了潮湿的吻痕。一抹浅雪抹在农家的红瓦房上,冬的意象顿时灵动起来。而雪花并不在意此刻的相守。它倏然离去,地上只留下浅浅的湿痕。你去野地里看看,麦苗儿欢喜的泪珠还在。

小雪后还会跟着大雪。一场呼呼的西北风后,大雪就飞回村了。村庄,拥着厚厚的棉被坐在雪里。一时间,村与村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高高低低的树枝上托着一团团雪。那些光秃秃的枝桠,似乎就是为了一场雪而空寂的。拥着铺天盖地的大棉被,所有的物象都进入梦乡。世界安静下来,听到的只有呼吸和梦话。羊懒洋洋地嚼着干草,嘴角的泡沫一抖一抖的。它梦到了青草。老牛卧在石槽边的稻草上,它梦到了泥浪滚滚的稻田。村庄的梦更香。梦里,小麦、稻秧甩着绿袖子随风摇曳。梦里,或许还有布谷的呼唤,燕子的呢喃,青蛙的鼓点。睡在瑞雪的厚棉被里,村庄的梦酣甜。它忽而翻身呼出口气。老灶台听见了,忙忙把炊烟举过屋顶,像一面乳白色的旗帜。

一场雪飘落下来,天地间白茫茫的。有了毛茸茸的银饰镶边,老槐树也不显得瘦骨伶仃了。沟渠裂开的缺口也愈合了。有了一场雪的覆盖,路旁的枯草再不瑟瑟发抖了。树上,总有几枚柿子守在枝头,红红的脸庞顶一抹白雪,俏皮十足。麻雀从来就是村庄的亲戚,它们向村而生。十多只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东家长西家短。忽而旋落在雪地,忽而飞回枝头。乌鸦不多见,村外大堰那边的杨树上却有。它从这个树杈飞到另一个树杈,或者一动不动地站着。它轻易不开腔,一出声就是黑白哲学。一场风把乌鸦的箴言吹远,一场风还会带来另一场雪。

村庄的出口是路,路的尽头是庄稼地,也是远方。在一场雪里,通向田间地头的路睡着了,它紧紧地搂着草根睡,搂着车辙睡,搂着牛羊的蹄甲窝睡。过不了多久它就会醒来,醒来的路领着农人走进麦地去拔草,领着牛羊去重新划属河岸的草滩地。也有一条路是半梦半醒的。路上,一伙穿红挂绿的人吹吹打打,蜂拥而来。沿路撒下嘻嘻哈哈的笑声和鞭炮的碎屑。有时,路上也会有打着灵幡的人走过,哭声呜咽,唢呐苍凉。一场雪带来新生命的蓓蕾,一场雪也会埋葬枯朽的骨头。这一切,走过路上的羊群知道,吹过路上的风知道,一场场飘过村庄的雪更知道。

冬至过后,不管再大的雪,都掩不住通向远方的路。村民上街的多了,背包提箱的也多了。雪在村庄里燃烧,外出谋生的年轻人都回来了。一个人,即使走到天涯海角,即使在无雪的南国羁留许多年。只要一枚雪球曾擦亮童年的欢笑,一行的脚印曾收藏过歪歪斜斜的初恋,一炉火苗曾映红母亲的脸。一个人血脉里有着故乡雪的因子,掌纹里有着故乡禾稻的香味,这一辈子就再也忘记不了一场雪。走千山涉万水也要回到一场雪,与家人团聚,融融炉火,饮酒话平生。唯有如此,生命才得以完美。

一场雪后的村庄,古朴,散淡,简约,像一幅水墨画。 一场雪后的村庄,禅意,安静,悠远,似一支古琴曲。一场雪后的村庄,温馨,祥和,厚实,是我们的母亲。一场雪后的村庄,倾倒出百年陈酿,酵香浓郁,醉人肺腑。村庄的孩子们可以纵酒,可以高歌。行走在飘雪的村庄,除了炊烟,天空中再也不会有别的神灵!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