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日本花30年、补贴80亿,在全球血腥捕杀鲸鱼,背后藏着哪些阴谋?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1-15 04:51:03 浏览量:46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以“精明”著称的日本人,花巨款血腥捕杀鲸鱼,究竟是为了什么?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唐僧牛仔



就在前几天,在日本最著名的东京筑地水产市场新年拍卖上,一条405公斤的蓝鳍金枪鱼,以3645万日元成交(约合209万元人民币),算下来,这条鱼每公斤合人民币5156元。



寿司店老板满脸得意,将手里的长刀划向这条 “鱼王”。很快,它就成了一盘盘寿司和生鱼片,被丢进了等待尝鲜的人们的肚子里。


蓝鳍金枪鱼是寿司和生鱼片这些高级日料的食材,而日本人对它的狂热喜好,已经超出了对美食追求的范畴。“舌尖上的日本”,让蓝鳍金枪鱼的某些品种,已经成了比大熊猫还要稀少的 “极危”物种。



蓝鳍金枪鱼的遭遇,似乎是在日本上演的又一个“海豚湾”的惨剧。而在蓝鳍金枪鱼背后,以“保留传统”和“科学研究”为名大肆捕杀鲸鱼、海豚的行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不少人都看过一部让人心里非常不舒服的纪录片——《海豚湾》。这部奥斯卡获奖的纪录片,展现的是日本太地町捕杀海豚的血腥场面。无数海豚惨遭杀害,被猎杀的母海豚为保护幼崽而发出的痛苦鸣叫,和被鲜血染成红色的整个海湾,简直让人心碎。


《海豚湾》剧照,因捕杀海豚被血水染红的海面


当然,还有每年都会定期上演的“捕杀鲸鱼”的新闻。去年年底,日本的捕鲸船队完全不理会多个国家的谴责,出发前往南极洲附近海域,他们计划在4个月的时间里,捕杀333条小须鲸。日本渔业部门称,捕鲸是为了研究鲸鱼的生理习性。


如果捕杀蓝鳍金枪鱼是为了吃,还能够理解,但是日本人常年以“科学研究”的名义捕杀大量的鲸鱼和海豚,却不是为了食用,这就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究竟何在?




本人均年消费鲸鱼肉30克,

却花数十亿支持捕鲸


一直以来,日本政府不顾国际社会和动物保护组织的反对,每年都会定期出海捕杀鲸鱼、海豚。甚至从2016年开始,以数十亿日元的补助金进行支持捕鲸。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日本每年捕杀那么多的鲸鱼和海豚,肯定是以食用为主要目的,可事实情况并不是这样。


2006年《朝日新闻》曾做过统计,在日本国民中,只有4%的人常常吃鲸鱼肉,有9%的人非常偶尔地吃,而有53%的人没有吃过,33%的人也永远不准备吃。2016年的一项调查数据也表明,日本全国,每年人均鲸鱼肉的消费量只有30克,只需要一大口就能吃完。


日本人每年平均食用鲸鱼肉只有30g(2016年)


而且,鲸鱼肉跟金枪鱼、三文鱼这些相比,实在称不上好吃。在日本极少数鲸鱼肉料理的餐馆里,大部分的食客都是上了年纪五六十岁的大叔,而他们光临也多是冲着“怀旧”而来,因为,也只有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小时候才会常吃鲸鱼肉。



日本人是非常“怀旧”的。去年11月7日,拥有政府背景的日本鲸类研究所首次举办活动,向民众推广吃鲸肉。日本一直声称需要保持本国先进娴熟的捕鲸技术,国民不能只吃外国牛肉而忘了吃鲸肉的习惯。


日本大规模、有组织的捕鲸记录,最早是在室町时代(1336年-1573年)末期,那个时候捕鲸主要是为了鲸油,用来制造灯油与稻田杀虫剂。


鲸油


开始的时候,渔民只要价值最大的鲸鱼脂肪,鱼肉直接丢进大海。但随着日本开启对外侵略战争,粮食吃紧,鲸鱼肉开始作为军备物资被回收。当时被日军占领的朝鲜地区,建了不少生产鲸鱼罐头的工厂,为部队源源不断输送食物。



二战之后,日本粮食严重不足,鲸鱼肉走上了日本人的餐桌,成了肉食的主要供给。东京农业大学教授小泉武夫的《鲸鱼救国》这本书里写道,1947年在日本食肉供给量中,鲸鱼占动物性蛋白质的46%,而在捕鲸量达到巅峰的1957年~1962年,日本国民对鲸肉的实际依赖达到70%。直到后来日本经济腾飞,鲸肉才慢慢淡出。


虽然不怎么吃鲸鱼肉了,但是日本国内的民调显示,支持捕鲸行为的仍然占据90%以上。不少地方为了延续鲸肉饮食文化,还会搞一些怀旧性质的鲸鱼美食节。一些大型捕鲸公司还会联合当地学校,邀请学生观看鲸鱼解剖过程,用来向下一代灌输日本的饮食传统与捕鲸业的光辉历史。


小学生观摩学习鲸鱼解剖



“调查捕鲸”30多年,为了钞票更为了选票


日本和歌山县太地町,《海豚湾》中屠戮海豚的地方,尽管受到国际社会及环保组织的强烈谴责,这里的渔民每年依然雷打不动地出海捕鲸。为何已经不再吃鲸鱼的日本人,仍然要执着进行捕鲸活动呢?难道真的是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是为了科学研究吗?


从1986年《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以来的30多年,日本一直“科研”名义继续在日本近海甚至远赴南极捕鲸,但至今能够查阅的相关论文却寥寥无几。


国际“海洋守护者”组织航拍日本捕鲸船屠宰鲸鱼照片


其实,从日本开始商业捕鲸以来的几百年间,随着捕鲸队伍规模越来越大,慢慢和当地的商人、政府都产生了联系,集团开始追求利益,商业捕鲸的色彩越来越重。捕鲸业慢慢发展成为日本可以和制铜业、制铁业相提并论的国家大型产业。


如今,从事捕鲸行业的日本人大约有10万人左右,有世世代代从事捕鲸的渔民,有食品加工行业、餐饮业,还有些科研人员,这让日本的捕鲸行业,形成了一条很大的产业链。而其中有关利益输送的的暗通曲款,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现在日本每年进行的“调查捕鲸”,早已成了日本农林水产省及其下属部门水产厅的利益。受委托进行捕鲸的“日本鲸类研究所”每年接受水产厅补贴,这个研究所,也被认为是水产厅官员退休后的安身之地。从最近5年这一机构的人事来看,多名成员是前水产厅官员,每年的收入,也在上千万日元。



此外,被委托负责销售的鲸鱼肉的“共同船舶株式会社”,97%的股份由农林水产省主管的5个财团法人拥有,不少成员原先也供职于农林水产省。


当然,除了利益之外,还有政客最为看重的东西。如今执政的自民党,重要的选民基础就是来自于从事农林渔牧的民众,捕鲸业涉及大约10万日本人的生计。如果随随便便因为国际压力动了这部分渔民的生计,这可是都会被反映到选票上的。


选举期间,日本农田间随处可见的自民党宣传画报



鲸鱼抢了人类的食物,尤其是日本人最爱的金枪鱼


除了国内利益的驱动,日本的捕鲸行为,也被他们自认为“鲸口夺食”,是为了争夺海洋资源。2001年的IWC(国际捕鲸委员会)会议上,日本水产厅官员森下丈二在解释为何反对南极小须鲸管理政策时表示:“这对南大洋蓝鳍金枪鱼的管理是非常不利的。” 按照他们的逻辑,鲸吃掉其他鱼,鲸越少,其他鱼类就越多。



全球的蓝鳍金枪鱼消费市场几乎全在日本。但由于生长缓慢和过度捕捞,蓝鳍金枪鱼这一被称为全球具有繁殖能力的鱼类,种群数量近年大大减少。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里,太平洋蓝鳍金枪鱼为“易危”,大西洋蓝鳍金枪鱼是“濒危”,而南方蓝鳍金枪鱼更是“极危”。


2007年,国际大西洋金枪鱼保护委员会一份独立审查报告说,日本当年进口3.2万吨蓝鳍金枪鱼,而当年大西洋可供捕捞的蓝鳍金枪鱼只有2.95万吨。有研究认为,大西洋蓝鳍金枪鱼中多达80%至90%的东大西洋和地中海蓝鳍金枪鱼最后被送上了日本餐桌。



当然,日本认为还有一个最为直接的原因就是,鲸鱼会抢夺人类所需的鱼类资源。他们的理由是,秋刀鱼、乌贼,特别是蓝鳍金枪鱼是鲸鱼的捕食对象,而鲸鱼所捕食的鱼类达3亿至5亿吨,是世界人口渔业消费量的3至6倍。如果不去捕杀鲸鱼,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鲸鱼有可能抢去人类的食物,破坏生态平衡。


这一幕暴露了日本捕鲸业和其他海洋资源控制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作为一个极度依赖海洋资源的岛国,在日本人看来,捕鲸确实包括了人与鲸鱼“争夺”渔业资源的涵义。



每年花4个月去南极,

除了“调查捕鲸”还有什么打算?


除了争夺渔业资源、“保持传统文化”与国内现实利益的诱惑外,日本靠着捕鲸业还能干什么呢?


复旦大学日本问题专家冯玮在接受央广网的采访时表示,日本通过科研的名义进行捕鲸,对整个的海洋地质、海洋气候、水文地理等等进行多方面勘测。而这种勘测对日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以备不时之需。


作为岛国,习惯未雨绸缪的日本一直很有危机感。尚且不说日本的大型冷库里还有着大量的鲸肉储备,他们也都还未消化完,每年长达四个月之久的南极“调查捕鲸”活动,捕鲸船带着各行各业的专家精英,让人不得不怀疑日本人其实就是假借捕鲸之名,实则行调查海洋资源,研究海洋渔业形势,勘测南极圈可用资源之实。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如同二战时期“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日本政府在国际上可是没少干的。


拍摄于2006年1月7日的资料照片显示了日本捕鲸船在南太平洋海域捕鲸的场面


也许正是这些原因, “科学捕鲸”项目即使在2005年后就陷入了赤字,日本政府也不惜拿巨额税金进行填补。据粗略统计,2005年后的10年间,日本国库向“日本鲸类研究所”提供了约80亿日元的税金。


对于以“精明”著称的日本人,花这么多钱,只为研究鲸鱼的生理习性,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参考资料:

《你以为日本人捕鲸只是为了吃鲸肉?》  胡万程  早稻田大学政治研究科硕士生

央广网 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

新华国际客户端  《不顾国际禁令,日本执意在南极海域捕鲸》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