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关于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几个问题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1-14 15:50:38 浏览量:41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内容提要]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是列宁当今最具争议的思想之一。列宁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随着革命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变化。概括起来看,在他的思想里,无产阶级专政实际上是布尔什维克领袖利用手中的政权对整个社会的强行改造,在一定意义上,整个社会都是专政的对象。这和马克思恩格斯理论中社会主义革命的意识形态先行性有关,也和列宁对社会主义的理解有关。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是俄罗斯国情的产物。农民村社是俄国全部社会生活的基础,俄罗斯文化带有浓厚的东方色彩。这决定了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一场规模宏大的社会实验,专政只是保证实验正常进行的必要条件。从人道主义出发批判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公正的。人道主义的实现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对暴力的倚重是俄罗斯现代化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所有发达国家的现代化过程中都经历过类似的阶段。

意识形态先行的革命 社会实验 俄罗斯国情 现代化

[作者简介] 安启念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

2010年,一位俄罗斯学者这样说:“在世界历史上很难找到第二个人像列宁一样,引起人们那么多的赞许,也引起了那么多的责难,有那么多人追随他,也有那么多人背叛他,那么多人为他辩解,也有那么多人批判他。而且不止是在俄罗斯,是在全世界。人们总想要忘掉他,但他总是又回来了。他总在直播中。列宁永远在线。”事实的确如此。

在列宁的思想中,迄今为止人们议论最多的,是他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对这一思想的种种意见,批评者居多。但是,我认为对列宁的这些思想还有进一步讨论的必要。本文意在就此提出作者自己的一些看法供大家参考。文章将从列宁这一思想的内涵、理论根源、现实根源和历史评价四个方面对它略加分析。历史评价应该包括实践和道德两个维度。考虑到人们对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评价主要集中在道德维度上,本文的历史评价也将围绕道德评价展开。

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从20世纪初,直到去世,列宁有很多论述,但始终没有做过集中、全面、系统的阐述。他的论述散见于不同时期的著作中,针对不同的实践需要提出,它们各有侧重,不尽相同。直到列宁生命结束,他的有关思想始终在变化发展之中。从总体上看,在列宁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论述中,对专政的理解始终如一,强调它是“依靠暴力或专制力量行事的政权,不受法律限制”。相关论述很多。例如:“专政就是(请基泽韦捷尔、司徒卢威、伊兹哥耶夫之流的先生们永远记住)不受限制的、依靠强力而不是依靠法律的政权。”对于无产阶级专政概念中的无产阶级一词,即专政的主体,以及专政的对象,列宁的论述不断变化。表面上看,列宁的思想很明确,无产阶级专政是指“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手段来获得和维持的政权,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实际上,作为专政主体的无产阶级和作为专政对象的资产阶级,含义并不确定。这一点对于理解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至关重要,需要着重考察。由于主体与对象密切相关,下文对它们的考察交错进行。

在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中,专政的对象首先是指被推翻的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及其代表,沙皇和贵族。列宁统称这些人为剥削者,指出:“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是一整个历史时代。只要这个时代没有结束,剥削者就必然存着复辟希望,并把这种希望变为复辟尝试。……在遭到第一次严重失败以后,就以十倍的努力、疯狂的热情、百倍的仇恨投入战斗,为恢复他们被夺去的‘天堂’、为他们的家庭而斗争”。这一点显而易见。上述这些人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主要对象,毋庸赘言。专政的主体,列宁有时解释得比较宽泛:“无产阶级专政,即承认不与任何人分掌而直接依靠群众武装力量的政权。”这里所说的“群众”,从当时的背景看,不仅仅指工人,也包括士兵和农民,无产阶级专政即工农兵凭借暴力行事的政权。从这些论述看,列宁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对象与主体的思想似乎很清晰: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武装夺取政权以后的广大群众对被推翻的剥削者的专政。其实不然。在他的论述与布尔什维克的实践中,专政的对象不断扩大,很快把大多数专政的主体也包括在内。

1919年6月列宁说:“无产阶级专政是劳动者的先锋队——无产阶级同人数众多的非无产阶级的劳动阶层(小资产阶级、小业主、农民、知识分子等等)或同他们的大多数结成的特殊形式的阶级联盟,是反资本的联盟,是为彻底推翻资本、彻底镇压资产阶级的反抗并完全粉碎其复辟企图而建立的联盟,是为最终建成并巩固社会主义而建立的联盟。”他还说,工农联盟是苏维埃政权的力量所在。四个月之后他又说:“农民经济仍然是小商品生产。这是一个非常广阔和极其深厚的资本主义基础。在这个基础上,资本主义得以保留和重新复活起来,同共产主义进行着极其残酷的斗争。”再过几个月,他说:“资产阶级的反抗,由于资产阶级被推翻(哪怕是在一个国家内)而凶猛十倍。资产阶级的强大不仅在于国际资本的力量,在于它的各种国际联系牢固有力,而且还在于习惯的力量,小生产的力量。因为世界上可惜还有很多很多小生产,而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由于这一切原因,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显然,农民在这里被列入了专政对象的范畴。列宁去世4年后,苏维埃政府开始了一场真正的改造农民和农业的战争——合作化运动。农民被改造为社会主义集体农庄的农民或国营农场的职工,政权在这一过程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知识分子的命运与此相同:“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必须重新教育千百万农民和小业主,数十万职员、官吏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使他们都服从无产阶级的国家和无产阶级的领导,战胜他们中间的资产阶级习惯和传统”。在沙皇俄国,只有出身剥削阶级家庭的人才有接受教育跻身知识分子队伍的机会。所谓“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包括了知识分子的大多数,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知识分子。列宁把他们称作“有教养的”农奴主。1922年3月,他说:

马克思主义的杂志还必须对当代这类‘有教养的’农奴主作斗争。其中也许有不少人甚至拿我们国家的钱,在我们国家机关里担任教育青少年的职务,虽然他们不配做这种工作,正如人所共知的奸污幼女者不配担任儿童学校的学监一样。

俄国工人阶级有本领夺得政权,但是还没有学会利用这个政权,否则它早就把这类教员和学术团体的成员客客气气地送到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里去了。那里才是这类农奴主最适合的地方。

只要愿意学习,就一定能够学会。

果不其然,这些人很快被逮捕或者传唤,1922年秋天被苏维埃政府驱逐出境。这是形象生动的无产阶级专政。

工人的情况如何?1919年1月列宁说:“工人和旧社会之间从来没有一道万里长城。工人同样保留着许多资本主义社会的传统心理。工人在建设新社会,但他还没有变成新人,没有清除掉旧世界的污泥,他还站在这种没膝的污泥里面。”因此“共产党这个斗争的先锋队的基本任务,就是帮助培养和教育劳动群众,使他们克服旧制度遗留下来的旧习惯、旧风气,那些在群众中根深蒂固的私有者的习惯和风气。”广义地讲,在思想领域,工人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

既然如此,谁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主体?只能是党,而且是党的少数领导人:

“是党专政还是阶级专政?是领袖专政(领袖的党)还是群众专政(群众的党)?”——单是这种问题的提法就已经证明思想混乱到了不可思议的无可救药的地步。这些人竭力要标新立异,结果却弄巧成拙。谁都知道,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阶级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来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所组成的比较稳定的集团来主持的。这都是起码的常识。

列宁还说,任何重大决策都是由党的政治局和组织局做出的,每个局只有5个人,“这样看来,就成为真正的‘寡头政治’了”。列宁走得比这还要远。他说:“在革命运动史上,个人独裁成为革命阶级独裁的表现者、体现者和贯彻者,是屡见不鲜的。……苏维埃的(即社会义的)民主制和实行个人独裁权力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原则上的矛盾。”

关于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早已做过论述,他强调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建立在无产阶级民主的基础上,其样板是巴黎公社。列宁高度肯定马克思的有关思想,但从以上论述可以看出,他对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解与马克思有所不同。在列宁那里,无产阶级专政实际上是布尔什维克党的少数领袖推动组织的对包括广大无产阶级群众(甚至包括普通共产党员)在内的社会各阶级、阶层的全面专政。当然这种专政在不同阶级或阶层身上有不同表现。对无产阶级和普通党员而言,主要表现为思想教育、思想改造;对农民,除了思想改造外主要是限制其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引导、强迫他们走社会主义道路;对于剥削阶级以及长期为他们服务的知识分子,则是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暴力,是对他们的剥夺与强制。说到底,无产阶级专政的主体是党的领袖,对象则是除这些人以外的整个社会。为什么把这样的政权称作无产阶级专政?因为布尔什维克党,归根到底是党的领袖,在思想上集中代表了无产阶级的进而广大劳动群众的根本利益和根本诉求,是无产阶级的化身。当然无产阶级专政的实施要依靠工人阶级,离不开工农联盟。工人、农民,包括普通党员,一方面是专政对象,另一方面又是专政主体。对以上结论,列宁自己没有明确做过表述,但是它又确实合乎逻辑地包含与体现在他的相关论述中。

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有着深刻的理论根源。

从理论角度看,首先与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特点有关。马克思恩格斯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在他们看来,资本主义社会的一切灾难——阶级剥削、阶级压迫、人的异化、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的对立,根源都在于生产资料私有制。因此,社会主义革命的首要任务便是消灭私有制,这是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的前提条件。此外马克思恩格斯理解的社会主义革命,还包括消灭传统的思想观念:“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两个决裂”使得无产阶级革命与人类历史上的其他社会革命有了根本不同。自人类进入文明社会,所有的社会革命都是一种私有制取代另一种私有制,而无产阶级革命是要消灭一切私有制并建立史无前例的生产资料公有制。列宁说:“社会主义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的区别就在于:在资产阶级革命时已经存在资本主义关系的现成形式;而苏维埃政权,即无产阶级政权,却没有这样现成的关系,……”。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一种私有制可以自发地从前一种私有制中产生,但任何一个生产资料私人拥有者都不会自动地把手中的生产资料交给社会共享,公有制不可能从私有制社会中自发地生长出来,就是说,社会主义关系有待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后用自己的双手创建。斯大林对此做过极好的表述:

无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的区别可以归结为下列主要的五点:

(1)资产阶级革命通常是在资本主义结构较为现成的形式已经具备时开始发生的,这种形式在公开革命以前就已在封建社会内部生长并成熟了;无产阶级革命却是在社会主义结构现成的形式没有具备或几乎没有具备时开始发生的。

(2)资产阶级革命的基本任务是夺取政权,并使政权适合于已有的资产阶级经济;无产阶级革命的基本任务却是在夺取政权以后建设新的社会主义经济。

(3)资产阶级革命通常是以夺取政权来完成的;对于无产阶级革命,夺取政权却只是革命的开始,并且政权是用作改造旧经济和组织新经济的杠杆。

……

斯大林还说:苏维埃政权必须在所谓“空地上”创造新的社会主义的经济形式。就是说,社会主义制度要靠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后利用手中的权力人为地建立。

人为地建立一种全新的制度,需要规划和方案,这种规划与方案,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设想。按照历史唯物主义,关于一种社会制度的认识属于社会意识,它是对社会存在的反映,应该产生在该制度问世并有相当发展之后。以往的社会形态更迭都是这样发生的。现在要在新制度还不存在时便事先提出关于它的设想,然后人为地使之变为现实,社会意识走在了社会存在的前面,表现出意识形态先行的性质。社会主义革命中意识形态先行,是马克思恩格斯固有的思想,在《共产党宣言》中他们对新社会建立步骤所做的说明中就可以见到。然而这样一来,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便成为一种规模巨大的社会实验,实验方案是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的设想,实验的组织者是领导革命的无产阶级政党,在俄国则是布尔什维克。而我们知道,实验组织者最重要的任务是严格按照方案创建实验所需的条件,严格按照规划对社会加以改造,凡是和规划要求不符合的,不论是什么,也不论涉及到谁,都必须加以改造,社会的一切方面概莫能外,否则就不要希望实验会成功。这从根本上决定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性质与使命,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就由此而来。它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革命题中应有之意,只不过许多人对此没有自觉的认识。

还应该注意,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是科学社会主义,它追求的不是工人物质生活的点滴改良,而是全人类解放,而且这种理论建立在对历史发展规律的认识上,只有依靠唯物史观理论才能掌握。谁能掌握科学社会主义?列宁说:

工人本来也不可能有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这种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各国的历史都证明:工人阶级单靠本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即确信必须结成工会、必须同厂主斗争、必须向政府争取颁布对工人是必要的某些法律,如此等等。而社会主义学说则是由有产阶级的有教养的人即知识分子创造的哲学理论、历史理论和经济理论中发展起来的。现代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本人,按他们的社会地位来说,也是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俄国的情况也是一样,社会民主党的理论学说也是完全不依赖于工人运动的自发增长而产生的,他的产生是革命的社会主义知识分子的思想发展的自然和必然的结果。

对工人尚且要强行灌输,对于其他阶级的人,更离不开强制性的思想改造。科学社会主义由马克思恩格斯两个人创立,在俄国,只有极少数最有智慧的先进知识分子才能理解与掌握历史规律进而接受科学社会主义,并由他们发动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社会实验。他们要改变俄国社会,首先要改造包括工人群众在内的社会一切人的思想,迫使他们接受实验方案,按实验方案的要求规范自己的行为,进而破旧立新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一场少数精英人物对整个社会发动的“战争”。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把党的少数领袖作为专政的真正主体,专政对象则涵盖了社会绝大多数人,显然与此相关。

从理论的角度看,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还和他对社会主义的理解有关。列宁理解的社会主义社会是一架由少数人操控其规模涵盖社会一切方面的巨大机器。单个企业必须有统一的意志:“任何大机器工业——即社会主义的物质的、生产的泉源和基础——都要求无条件的和最严格的统一意志,以指导几百人、几千人以至几万人共同工作。……怎样才能保证有最严格的统一意志呢?这就只有使千百万人的意志服从于一个人的意志。”一个企业如此,整个社会亦然。列宁说:“没有建筑在现代科学最新成就基础上的大资本主义技术,没有一个使千百万人在产品的生产和分配中严格遵守统一标准的有计划的国家组织,社会主义就无从设想。我们马克思主义者从来都是这么说的”。讲这些话时,他心目中有一个榜样,这就是权力集中在皇帝和宰相手中的德意志第二帝国。他认为俄国的社会主义应该就是国家资本主义,而德国是国家资本主义的典范。“那里有达到‘最新成就’的现代大资本主义技术和服从于容克资产阶级帝国主义的有计划的组织。如果把这些黑体字删掉,不要军阀的、容克的、资产阶级的、帝国主义的国家,同样用国家,然而是另一种社会类型、另一种阶级内容的国家,苏维埃国家,即无产阶级国家来代替,那你们就会得到实现社会主义所需要的全部条件。”这样的社会主义将对全国的生产实行高度集中的有计划的管理,经济上的高度集中需要有社会生活其他领域对某种统一意志的服从。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显然与他对社会主义的这种理解有关。

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思想还有自己的现实根源。概括地说,它是俄罗斯国情的产物。

俄罗斯是欧洲国家,但是地域横跨欧亚大陆。现代文明兴起于英国、法国、荷兰等西部欧洲,然后不断东渐,向全世界扩散。俄罗斯虽然从18世纪初便开始向西方学习,走上现代化道路,然而只是在十月革命前8个月,1917年2月,封建沙皇制度才被推翻。应该注意,2月革命的发生不是俄国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自然结果,很大程度上它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俄国军事上的失利有关。是军事上的失利激化了国内矛盾,沙皇政府又处置失当,才导致局面突然生变,罗曼诺夫王朝顷刻瓦解。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掌握政权但无法控制局面,充分反映了俄国资产阶级的不成熟与软弱。封建主义势力在俄国太强大了,资产阶级远远没有壮大到可以掌握政权的程度。这是列宁发动布尔什维克革命时俄国的基本国情。列宁曾说:“同社会主义比较,资本主义是祸害。但是同中世纪制度、同小生产、同小生产者涣散性引起的官僚主义相比较,资本主义则是幸福。既然我们还不能实现从小生产到社会主义的直接过渡,所以作为小生产和交换的自发产物的资本主义,在一定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这表明列宁自己深知俄国是一个前资本主义的带有“中世纪”特色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具有合理性,布尔什维克实行的无产阶级专政,它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会受到资本主义势力的影响,更会受到强大封建主义势力来自四面八方有形无形的制约。布尔什维克以专政的手段控制局面、开辟道路,基本原因就在这里。

到布尔什维克发动革命时,俄罗斯数百年间一直处于封建沙皇的专制统治之下,资本主义未能充分发展,广大民众不知道资产阶级民主为何物,他们熟悉并接受的是个人独裁。要在这样的国家建立巴黎公社式的无产阶级政权完全不可能,一切权力集中在少数人甚至个别人手中,符合俄罗斯的历史传统,势在必然。列宁是布尔什维克革命的灵魂、组织者和动力源泉,是它的象征。俄国社会民主党,包括其中的布尔什维克,绝大多数人认为在俄国夺取政权开展社会主义革命是不现实的,只有列宁在二月革命后及时提出夺取政权的任务。十月革命成功后,又是列宁以钢铁般的意志和灵活的手段带领全党取得了国内战争的胜利,巩固了苏维埃政权。再加上布尔什维克党长期有效的宣传,列宁在生命最后几年在全党拥有了绝对的权威,成为全党和众多工农民众的崇拜对象。他去世以后,斯大林通过残酷斗争,很快获得他人无法质疑与挑战的领袖地位,凌驾于全党和全国民众之上,制造了对自己的个人迷信。事实上他就是“沙皇”。这当然与他的个人素质、品质有关,但俄罗斯的专制统治传统也发挥了重要作用。直到21世纪初,在俄罗斯有重大影响的艺术家格拉祖诺夫,还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宣称俄罗斯人应该有一个父亲,这就是沙皇,并在署名时在自己名字的前面加上“贵族”二字。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与实践,毫无疑问与这种传统有深刻联系。

与这种专制传统相关,俄罗斯历史上的重大变革都是自上而下地借助强制力量推进的。公元988年基辅罗斯受洗,18世纪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女皇发动的改革,1861年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推行的改革,20世纪初的斯托雷平土地改革,莫不如此。布尔什维克强制进行的社会实验,是这一传统的再现。哲学家别尔嘉耶夫深刻洞察了列宁开始的社会实验与俄罗斯历史传统的联系,把彼得大帝这位把俄罗斯强行拖上西方化道路的沙皇,称作“坐在沙皇宝座上的布尔什维克”。

专制传统的影响只构成列宁思想与活动的背景,对他产生直接影响的是民粹派,尤其是民意党人。他的哥哥就是民意党人,因参与刺杀沙皇而被处死。列宁自己明确说:他和其他在19世纪90年代初着手从事工人运动的人,“开始具有革命思想,是同民意党人一样的。他们在青春早期,差不多全都热烈地崇拜过从事恐怖行动的英雄。”普列汉诺夫这样批评布尔什维克:他们“同我们俄国的布朗基主义即已经不存在的‘民意主义’是根本没有任何区别的:同样的‘阴谋’,同样的‘武装起义’(民意派分子说:造反),同样的革命者‘夺取政权’”。结果会如何?普列汉诺夫说:“将导致一个像古代中国或秘鲁帝国一样的政治怪胎,即导致一种以共产主义做装饰的更新了的沙皇专制制度”。

普列汉诺夫的话是有道理的。现代民主只能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产物。只有市场经济才能培养人的主体性以及自由、平等、法制、民主观念。民粹派要在农民占人口绝大多数、资本主义远未得到充分发展的俄国推翻沙皇统治,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得到民众的支持。19世纪70年代民粹派“到民间去”发动农民造反,有的大学生告诉农民上帝根本不存在,并把《圣经》踩在脚下,被农民痛打一顿。也有大学生在农民面前高喊“打到沙皇”,被扭送到警察局。1905年彼得堡工人偕同他们的妻子儿女,高举沙皇的画像上街游行,向沙皇请愿,数千人遭枪杀。布尔什维克发扬民意党人传统,在1917年利用历史提供的有利时机取得政权,但这时俄国人口80%以上生活在农村,即使是城市工人,许多人也是刚刚进城的农民,近70%的人是文盲。这决定了布尔什维克必然遇到民粹派当年遇到的问题。手中握有政权,布尔什维克不会被农民扭送警察局,但是第一,农民会把手握政权的布尔什维克领袖视为救世主,视为“沙皇”,顶礼膜拜。如马克思所说,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高居自己之上的某个存在物,而不是靠自己去争取,是农民的特点。他们需要救世主。第二,农民不需要社会民主,别人也不能把民主强加给他们。他们不识字,没有能力从事管理,享受民主。他们缺少自我意识、主体精神以及平等观念,习惯于接受官僚的指使。列宁晚年感到最苦恼的事情是苏维埃政权内部官僚主义猖獗。为此他一再强调要进行“文化革命”,即扫除文盲,让广大工人群众形成主人翁意识,学会管理国家。与此同时他还对如何帮助工人农民监督苏维埃政府和反对官僚主义做了深入细致的思考,提出要“从工人和农民中选出七十五个至一百个新的中央监察委员”,他们将享有中央委员的一切权利。他们要审查政治局会议的有关文件,一部分人还要出席政治局会议。事实证明列宁的设想是无法操作的。因为普通的工人农民,根本不具备处理复杂问题管理国家的能力。更何况这样做会带来新的问题:中央政治局和中央监察委员会,意见分歧时谁拥有最后决定权?第三,农民自身有众多的缺点:自私自利、自由散漫、作为小生产者自发向往资本主义。改造他们的思想观念,或者说对他们实行某种“专政”,是布尔什维克必须要做的事。由于以上原因,普通工人农民不会真正理解布尔什维克的事业,不会成为无产阶级专政和国家政治生活的主体。相反,他们自己也需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改造,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主体,只能是高居他们之上的少数精英人物——党的领袖。退一步说,在农民占主体的国家,即使单纯为了维持社会稳定,暴力手段也难以避免。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是马克思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俄国化。

概括而言,列宁登上历史舞台时俄罗斯的国情,基本特点在于它是一个封建帝国,按列宁的说法是军事封建帝国主义国家。浓厚的封建色彩从根本上制约、决定了俄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包括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及其实践。但是要深刻理解布尔什维克革命和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还必须看到俄国封建社会与众不同的特点。大致说来,这样的特点有三个。

第一是农民村社。农民村社是俄罗斯最基本的社会组织。农民生活在村社中,村社集体使用国家或者地主的土地,农民相互间完全平等。土地由村社大会分配,隔几年调整一次,人人有份。林地或草地由农民共同使用。村社大会选举村长和少数其他管理人员,决定村社的重大事项。农民没有私有财产,没有阶级划分,团结友爱,互助合作。这是俄罗斯封建专制制度的社会基础,也是资本主义在俄罗斯发展的主要障碍。1906年斯托雷平改革给村社制度带来巨大冲击,然而直到20世纪20年代末,大多数农民事实上仍然生活在村社中。第二是深刻的东正教传统。公元988年基辅罗斯受洗,接受的不是西罗马帝国的天主教,而是东罗马帝国即拜占庭帝国的东正教。此后数百年间,东正教及其教会成为俄罗斯文化的主要载体,深入人心,全部俄罗斯文化都带有深深的东正教印记。1453年拜占庭帝国灭亡,俄罗斯人声称莫斯科是继西罗马帝国首都罗马、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第二罗马)之后的“第三罗马”,是基督教正统所在,俄罗斯在文化上处于优势地位。第三是俄罗斯的地理位置以及蒙古人对它长达两个多世纪的统治。地处欧洲最东端的俄罗斯长期与欧洲西部,甚至中部,相隔绝,没有经历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洗礼,具有浓厚的东方色彩。公元13-15世纪蒙古人对俄罗斯的统治,带去了大量亚洲文化因素,例如专制统治、为国家奉献等等。俄罗斯文化的东方色彩越发浓重。

上述第一个特点造就了俄罗斯人的集体主义精神;第二个特点,一方面造就了俄罗斯人对资本主义文明本能性的拒斥,另一方面培养了他们的救世主义情结。由于存在强大的集体主义精神,西方资本主义早期普遍存在的劳动者的苦难以及严重的社会分裂、阶级对抗、道德沦丧,引起俄国知识分子对资本主义文明的强烈抵制,始终把资本主义作为批判对象。从19世纪30年代起俄罗斯便出现了日益强大的社会主义思潮。由于存在站在宗教高度上的救世主义情结,把人类从资本主义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成为俄罗斯一代又一代知识分子的理想。救世主义和社会主义在俄罗斯紧密结合,造就了民粹派运动,也为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革命奠定了基础。由于上述第三个特点,在俄国的社会主义运动中,少数社会精英被寄予厚望,暴力、专制的作用被极度放大。因此落后的俄国在世界上率先借助暴力进行社会主义实验。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应运而生,“第三罗马”被列宁创建的“第三国际”代替。整个布尔什维克革命的秘密也就在这里。

本文最后一个问题讨论对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评价。前面已经指出,评价主要集中在道德维度上。

在当今世界,列宁最受诟病的,正是他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与实践。人们责备它们不民主、不人道、践踏人权,而且举出大量事实:1918年末代沙皇全家被杀;1922年发生大量知识精英被驱逐出境的“哲学船事件”;合作化运动中使用强制性手段导致众多农民非正常死亡,特别是在乌克兰,人为造成大规模饥荒;被严重扩大化的“肃反运动”滥杀无辜;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遭到迫害,优秀传统文化被摧残……。这些的的确确是事实,然而以此全面否定列宁和布尔什维克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与实践,甚至对列宁及其继承人斯大林恶毒咒骂,显得过于情绪化,缺少严肃的科学态度。严肃的科学态度是什么?就是历史的态度。

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发展是有规律的。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本身处在永不停歇的相互作用协同发展之中,就是说,处在历史过程之中。任何一种社会现象都是历史的产物,只有放在一定的历史过程中才能得到合理解释。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同样如此。

讲到德国社会的发展时,恩格斯曾说:“政府的恶劣可以从臣民的相应的恶劣中找到理由和解释。当时的普鲁士人有他们所应得的政府。”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及其实践是与俄国的社会发展状况,与俄罗斯人的觉悟水平相一致的。人们指责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不人道,但是要知道:第一,人道主义本身是历史的产物。在西方世界,只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兴起,才有了文艺复兴运动和人道主义思想;只是在市场经济的发展与完善中,人道主义才通过启蒙运动在自由、平等、博爱等观念和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中得到体现和落实。俄罗斯没有得到充分发展的市场经济,缺少具有独立精神的个人,大多数人没有民主意识。高高在上的家长,封建沙皇,是他们的内在需要。如果说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不够人道,沙皇专制统治更不人道。资产阶级肩负着实现人道主义理想的使命,但俄国资产阶级是不足月的早产儿,1917年二月革命后的实践证明,它无力担此重任。俄罗斯人只能有“他们所应得的政府”,不过无论如何,不会是民主政府。当然,历史不能重新开始,但是我们可以设想,如果1917年没有发生布尔什维克革命,二月革命后建立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继续掌权,俄罗斯会是什么情况。我认为,这一政权要么是短命的,最终还是要被布尔什维克或其他什么力量推翻,被无产阶级专政或者其他类似的政权取代,要么它自己适应客观形势的要求自我改变,转而奉行强制性的、不民主的政策。大体上说,资产阶级奉行自由主义,不会进行社会实验,但是在俄罗斯这个落后的、野蛮的国家,刚刚脱离农奴地位的农民占人口多数,法制残缺不全,民主艰难起步,仅仅为了维持社会的稳定,某种形式的专政就不可或缺。我们只要看看今天的、一个世纪以后的俄罗斯的情况,就可以得出上述结论。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两任俄罗斯领导人都猛烈抨击苏联缺少民主、充斥人道主义灾难,竭力在俄罗斯建立民主政权,但带来的是长达15年的政治动荡、经济衰退、民不聊生、内战不断。2000年普京上台,由于他运用不人道的“铁腕”,俄罗斯的民主政治急剧收缩,斯大林幽灵再现,国家似乎在向“无产阶级专政”倒退。然而俄罗斯动荡的政局迅速稳定,国内战争很快结束,经济也一度出现繁荣,强人普京则至今在俄罗斯享有神话般的民意支持。这从一个角度提示我们,在俄罗斯,不同程度的“专政”直到今天仍然不可或缺,在实现民主和人道主义的道路上,俄罗斯人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第二,按照马克思的标准,俄罗斯的发展远远没有达到实现社会主义所需要的水平,然而,如前所述,俄罗斯根深蒂固的集体主义精神和救世主义情结使得社会主义成为大多数知识分子不同程度上的追求,而由于无产阶级力量的弱小和俄罗斯社会变革自上而下的传统,社会主义革命在俄罗斯必然成为一场规模宏大的社会实验,这样的社会实验则是少数精英对整个社会的“战争”。人道吗?许多人认为并不人道,可这是俄罗斯国情决定的,是人们无可奈何只能接受的客观事实。在今天的俄罗斯,有许多人认为,十月革命和随后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一小批知识分子(而且是非俄罗斯族的知识分子,例如列宁只有四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斯大林是格鲁吉亚人、托洛茨基和捷尔任斯基等人是犹太人,等等)强加给俄罗斯的。但是这些人的成功本身就说明,政治民主和人道主义在俄罗斯还是奢侈品。相反,在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虔诚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人,真诚相信只要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教会和宗教信仰,就可以在死后进天堂。列宁告诉他们:跟着我,跟着布尔什维克,为社会主义理想奋斗,活着就可以进入天堂——共产主义社会。俄罗斯民众是很难不接受列宁指出的道路的。第三,孟什维克强调俄国的落后,借以否定在俄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可能性。作为反驳,列宁在《论我国革命》中说:“你们说,为了建设社会主义就需要文明。好极了。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首先在我国为这种文明创造前提,如驱逐地主,驱逐俄国资本家,然后开始走向社会主义呢?”这番话是列宁生命最后时刻从一个特殊角度对布尔什维克革命的总结,按照他的说法,俄国革命——驱逐地主,驱逐俄国资本家,实际上是在发展俄国的文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这是什么?实际上是在完成本来应当由资产阶级完成的实现国家现代化的历史任务,只不过列宁认为,发展文明就是在为社会主义创造条件。世界上哪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是在民主的人道主义的基础上完成的?民主和人道主义是现代化的结果,现代化过程本身往往是野蛮的。有无数的历史事实可以证明这一点。

这样的事实的确很多。首先,主要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都与人道主义灾难相伴随。在资本主义早期,工人、农民的生活水深火热,“羊吃人”便是生动写照。其次,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现代化过程都充满了残酷的阶级斗争。作为资产阶级革命典范的法国大革命,阶级斗争的残酷直至今天都触目惊心。即使是英国,也是在经历内战之后才确立了资产阶级民主制度。至于美国,说它的现代化建立在无数黑奴的尸骨之上毫不为过;开发西部对印第安人的屠杀,19世纪的南北战争,其血腥程度令人发指。我们不应忘记,直到20世纪60年代,美国黑人还在为争取与白人同等的接受教育、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等基本权利而流血。最后,几乎所有率先走上现代化道路的国家都对落后国家发动过罪恶的帝国主义战争。1840年的鸦片战争有人道主义吗?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有人道主义吗?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随后实行的“三光政策”,有人道主义吗?站在21世纪的高度看,布尔什维克只不过是用适合俄罗斯国情的手段实现几代俄罗斯人的社会主义理想,用野蛮的手段在野蛮的俄罗斯强行推进现代化,做了他们应该做的、能够做的事情。这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现代化没有根本区别。当代著名俄罗斯哲学家B.梅茹耶夫回顾苏联历史时说:任何人都不能做得比布尔什维克更好。这话值得认真思考。

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法国人、英国人、美国人或者俄国人,都既不是天生的野蛮人,也不是天生的文明人。人道主义、民主制度是现代化运动的产物和结果。指责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不人道的人,忘记了自己的国家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也曾经是十分野蛮的。指责列宁的人是站在自己的今天评价别人的昨天,似乎自己不是经过昨天才走到今天,从来都像今天这样先进、这样文明。这既不符合历史事实,也不公平。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共产主义是人道主义的真正实现,是民主政治的最后完成——民主本身的消亡。历史证明,人道主义的实现和民主政治的建立与完善是历史的必然趋势。但是历史同样告诉我们,人道主义和民主政治没有统一的模式与实现步骤。前进方向是确定的,采取什么方式、通过什么形式、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一切要取决于各个国家的具体国情,他人的经验只有参考价值。

不能说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完美无缺,不能说没有更为合理与温和的替代方法可以选择,更不能把它视为普遍适用的固定模式,但是离开对俄罗斯国情的具体分析,离开对俄罗斯的和整个人类的历史发展,来认识和评价列宁的有关思想,从方法论上讲就是不科学的。

--------------------------------------------------------------------------------

1,Ленин online .М.,2010.С.9.

2,《列宁全集》第2版,第12卷,第258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3,《列宁全集》第2版,第35卷,第237页。

4,《列宁全集》第2版,第35卷,第255页。

6,《列宁全集》第2版,36卷,第362-363页。

7,《列宁全集》第2版,第37卷,第269-270页。

11,《列宁全集》第2版,第35卷,第438页。

12,《列宁全集》第2版,第39卷,第401页。

14,《列宁全集》第2版,第34卷,第179页。

15, 见马克思:《法兰西内战》、《哥达纲领批判》等。

1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86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7,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93页。

19, 斯大林:《论列宁主义问题》,《斯大林选集》上卷,第402-403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20,见《共产党宣言》第2章结尾部分。

22,《列宁专题文集·论社会主义》,第107页。

23,《列宁专题文集·论社会主义》,第123页。

24, 同上。

25, 《列宁专题文集·论资本主义》,第296页。

26, 这种传统在作为政治强人的俄罗斯总统普金身上也可以看到。

27,戈尔巴乔夫改革,利用政权的力量以人道民主的社会主义为模式改造苏联,同样体现了这一传统。

28,Русская идея.Т.Ⅱ.М.Искусство. 1994. С.216.

29,《列宁全集》第2版,第6卷,第171页。

30,《普列汉诺夫机会主义文选》下册,三联书店1964年版,第74页。

31,См. : Шубкин В. Грустная правда //Навый мир.1991.№6.С.178.

32,См. Межуев В.М.Теория культурной революции как будущее //Ленин online .М.URSS.2010.С.163.

33, 参见列宁:《怎样改组工农检查院》、《宁肯少些,但要好些》。

34,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215页。人民出版社,1995。

35,《列宁全集》第2版,第43卷,第372页。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