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拥有毁容式演技,他真的迷人到爆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1-14 07:50:20 浏览量:51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男神背后的故事

我来讲给你们听



“大多数人都认为演员是一个门槛很低的行业,我觉得不对,真正想学好表演,绝不是只在表演本身这么简单。”

——翟天临




01



和黄轩一样,翟天临同样是一个没有新手期的演员。



同样出生于1987年的李易峰,仍被称为小鲜肉时。


翟天临已早早走上戏骨之路,即便与老戏骨对起戏来,不仅能免于碾压,还能出一把意外之彩。


关于这一点,必须用作品来说明。


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早期的《心术》,还是近期的《白鹿原》《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翟天临与一众老戏骨合作多次,在演技还是气场方面,始终不曾被压制。


《心术》翟天临


正因如此,我们反而很容易忽略他本身的外貌与年龄,而是很自然的,将他归为张嘉译吴秀波等帅大叔行列。


曾有媒体谈及翟天临的表演,将其形容为“毁容式演技”。


乍听起来很奇怪,翟天临的外形虽不能算惊艳绝伦,但也是能靠颜值吃饭的典型。


毁的哪门子容?


台湾演员赵又廷因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以演技弥补了造型上的缺陷,因而被称为“整容式演技”。


样貌俊秀的翟天临为何反而被称为“毁容式演技”呢?



02



原因在于,这位年轻演员自出道以来,竟从未走过以颜值取胜的路子,为了角色爆肥扮丑倒是常事。


比如其代表作品《白鹿原》。



剧中,翟天临饰演张嘉译的长子白孝文。


不说他演得如何,单看这外形,便够写实了。


灰头土脸,狼狈至极。



挨打时,青筋暴露,极尽扭曲;



乞讨时,点头哈腰,满脸谄媚。



翟天临回忆,拍摄过程中,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祠堂挨打。


虽是演戏,可这场挨打对翟天临而言,既是“把白孝文尊严打散的一场戏”,同时也是他翟天临被忘年交张嘉译打得失去尊严的一场戏。


据说,这场戏结束以后,张嘉译招呼大家一起吃饺子。


有人催着翟天临,赶紧的,吃饺子去。


翟天临却气哼哼的说,不去,他刚才都把我打成那样了,我还去吃什么饺子啊!


也只有此时的他,才会有一种符合年龄的少年感。


但这种少年感仅限于戏外。


戏中的翟天临,身上是没有年龄感的。


角色是什么样,他就是什么样。


出演《白鹿原》对翟天临而言,是一次不小的挑战。



一来拍摄周期长,一年左右的时间,全部拿来拍一部戏。


在现今浮躁的娱乐圈看来,太不划算。

 


03

 


翟天临也曾挣扎过,身为年轻演员,他眼睁睁的看着同龄小鲜肉们不断杀青,有这个拍摄周期,他们基本能拍出3-4部作品。


我也不是没有心动过,他笑着说。


二来因为白孝文这一角色的特殊性,翟天临需要先增肥,后减肥。


他先过了一段极其放纵的日子,每天使劲吃,陕西的油泼面味道太劲儿,增起肥来当真是毫不费力,不到两个月,二十多斤膘已经紧紧巴住了翟天临。


带着四块腹肌进组,一不小心只剩下整块的五花肉。


放纵了两月,需要减肥时,翟天临又切换了苦行僧模式。


除了日复一日吃水煮白菜,还要配合高强度的健身。


回忆减肥时期的痛苦,翟天临苦笑,太痛苦了,每次都会忍不住骂自己,当初怎么就不能少吃一口。


历经七个月彻底瘦下来后,他再次进组。


和吴秀波搭档出演《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


原本,吴秀波想让翟天临演曹植,文质彬彬,吟诗作词即可。


后来却决定由翟天临出演杨修一角。


只因为和吴秀波对戏时,翟天临的气场足够强大。


果然,经由翟天临演绎的杨修,脱离了我们大众普遍印象中骄傲自负,有才却不懂收敛的单薄形象。


还原出一个丰满立体、有血有肉的杨修。


这部剧的制作周期同样很长。


闲下来的时候,翟天临算了一笔账,最后得出,他拍摄《白鹿原》与《军师联盟》的时间,足够很多演员拍摄七部左右的作品。


一个年轻演员,花这么长时间去拍两部并非男一号的剧,确实让人有些不解。


但翟天临都去了。



除了被剧本打动之外,我想更重要的在于他认为,两部剧中所合作的演员能让自己有所进步。


因为早在2012年出演《心术》后,聪明的翟天临便发现,和老戏骨们对戏,对于自己的演技提升极有帮助。



04

 


一直认为,一部优秀的影视作品,是集剧本、拍摄、演员三者合一的成果。


演员是最直观的呈现者。


剧本为剧之根本,但要能真正理解、吃透剧本,看的却是演员的本事。

好的导演可以引导演员如何演得更好,却无法取代演员本身的思考。


一个好演员,不一定有一副符合主流审美的好皮囊,却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思想与理念。


身为娱乐圈中学霸里的学霸,翟天临绝对名副其实。


2010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本科后,因学业优秀,他直接留在北影进修硕士,同时担任本科班的助教老师,2014年,更是考取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去年9月,翟天临还获得了博士研究生的学业奖学金。



学霸之称,绝非虚名。


也有人好奇,做演员而已,要那么高学历干什么?


读个研究生就已经绰绰有余了吧,为什么还要读博士?


翟天临给出的回答是:


“大多数人都认为演员是一个门槛很低的行业,我觉得不对,真正想学好表演,绝不是只在表演本身这么简单。这大概也是我一直要求自己,在学业上也要不断精进的原因。”

 


05

 


事实上,翟天临的起点相当高。


他早年主演的电影《少年往事》曾入围台湾金马奖。


拍摄这部作品时,翟天临只有13岁。



已经在日本待了五年的他,偶然回国参加考试,却在无意中被导演杜琪峰选中。


原本,电影中的男一号并非翟天临,但因为原定的男一号有事退出。


杜琪峰找到翟天临救场,试妆后更觉得满意,便直接定下他出演男一号。

翟天临的演艺之路,从此开启。


学习表演的决定是他自己做的。


小小年纪的少年,自然有些惶恐不安,不知这样做究竟对不对。


他想问父母,可父母远在日本,没空管他。


再去问姨父姨妈,他们倒是很支持,想去就去吧。



自幼家境富裕的翟天临,9岁时跟随父母来到日本。


不是移民也不是留学,而是因父母被熟人所骗,几乎倾家荡产,不得不来到日本重新创业。


在日本,年幼的翟天临感受得最多的是孤独。


父母在横滨创业,翟天临独自一人在东京求学,是孤独的;


被同学推倒受伤,老师冷淡的说你用水龙头洗一洗就好,是孤独的;

看着母亲偷偷在房间哭,他却已经懂事的知道不去打扰,是孤独的。


也许正因为这一时期的孤单,造就了翟天临身上与年龄不符的早熟气质。



在这个普遍晚熟的世界,翟天临显得有些特立独行。


老师崔新琴曾评价,他(翟天临)是有些不合群,但不是与同学关系不好,而是自身的追求不一样,和同龄人相比会更加成熟。

 


06

 


也正因为这样的早熟,才会让年少成名的翟天临并未因此迷失自我吧。


拍完《少年往事》后,他并未乘胜追击,去获取更多的演出机会。


而是销声匿迹,安心学习。



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后,他也极为低调。


是老师眼中,少有的踏实读了四年书的学生。


中戏北影这样的学校,每年都有新生,其中不乏已成名的童星。


这些人中,有人选择在校期间潜心打磨演技,也有人认为应该趁着年轻周旋各个剧组。


关于这一点,并无对错,只有选择。


很显然,翟天临选择的是前者。


自2010年本科毕业后,他才真正投身于剧组。


《心术》开拍时,翟天临只有23岁,和他对戏的却是吴秀波、海清、张嘉译等一众优秀演员。



大众对于这个年轻演员的期待只是,不出戏就好。


他却楞是凭借郑艾平一角从一众戏骨中杀出一条血路,让观众记住了这个医院的后起之秀。


也是从这部戏开始,翟天临不仅小红一把,还成功引起吴秀波张嘉译等老戏骨的注意,从他们多次合作看,不难看出彼此之间的欣赏。

 


07

 


再次让翟天临小红的是电视剧《兰陵王》。


他出演剧中的北齐皇太子高纬。



据说,这一角色也是兜兜转转,很多演员看到剧本后,觉得这个人物的人设不好,又不是主角,因此拒绝。


剧本给到翟天临时,他却偏偏从中发现了这一人设的闪光点,爽快应下。


《兰陵王》这部作品收获的槽点不少。


比如冯绍峰洗澡却被林依晨误认为绝世美女一幕,早已光荣上榜“你当我眼瞎”系列动图。



但对翟天临而言,拍什么并不会影响到他的发挥。


他所诠释的高纬一角,既有对外的残暴狭隘,也有对心爱之人的一片痴心。


高纬死时,有观众甚至为这个恨不起来的反派落泪。


能将这一反派角色演到这份上,翟天临心里很满足。



目前来看,翟天临的演艺道路处于多次小红,却未能大红的局面。


在今年《演员的诞生》中,他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我们认真演戏的人的春天,好像,要来了。



或许,翟天临所需要的,只是一次机遇或一部作品。


毕竟,东风来之前,他早已万事俱备。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