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如果前任给你100万,要不要找他复合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1-14 03:48:56 浏览量:51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蒋碧薇跟徐悲鸿离婚以后,和时任国民党中宣部长的情人张道藩去了台湾。身居孤岛,无亲无故,一住就是10年,她一个人的时候常呆呆地看着一幅油画,《琴课》,有时一连好几个钟头。这张画,是她的前任徐悲鸿在法国时为她创作的。



电影《前任3》突然火了,很多人开始怀念起自己的前任,甚至还有人跟女友看完电影后,女友跟前任和好了,自己被成为了前任。分手是个难题,分手后以怎么样的姿态面对前任,更是个世纪难题。到底是咬牙切齿诅咒“你若不安好,便是晴天”,还是选择“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俗话说得好,分手见人品,前人诚不我欺。看看民国的痴男怨女们,谁才是真·良心前任。


蒋碧薇遇到徐悲鸿以前,还不叫蒋碧薇,她原名棠珍,是国学大师蒋梅笙的女儿。蒋家很早就给棠珍订了婚约,是门当户对的名门贵族查家。徐悲鸿却是家境贫寒的小镇青年,20岁考到上海学画画,蒋梅笙欣赏他的才华,邀请他到家里做客,一来二去,就跟教授的女儿蒋碧薇相爱了。


年轻人的爱情总是勇敢又冲动,18岁的蒋碧薇,跟22岁的徐悲鸿私奔去了日本,弄得蒋家措手不及。两人曾经也的确是患难夫妻,在日本生活一段时间,过不下去又回国,徐悲鸿后来争取到法国留学的计划,蒋碧薇也始终陪着他。从一无所有,到徐留法归来,成名,任教,蒋也算是付出了自己几十年的青春。然而回国后没多久,徐悲鸿在任教期间爱上了自己的一个学生,想跟蒋碧薇分手。气得她不但要跟他打官司,还要找他要100幅画和100万赡养费。



按说他们在一起几十年,其实并没有正式结婚,徐悲鸿要是渣一点,完全可以撇清这层关系。就连代理这场官司的沈钧儒也吐槽他们,要打离婚官司,那也得先结婚再说。


结果最后,蒋碧薇不但获得了一双儿女的抚养权,还真从徐悲鸿那拿到了100万和100幅画。据徐的最后一任妻子廖静文所说,他为了还债,拼命给蒋碧薇画画,都画出肾炎和高血压来了。不知是不是出于对前妻的愧疚,徐悲鸿应该算得上是良心前任了。

自知亏欠太多,还债可以理解,但像张爱玲这样的前任,谁要是辜负了她,可能连局外人都于心不忍。


张爱玲跟胡兰成纠纠缠缠3年有余,3年前初识,胡兰成就是有妇之夫,3年后分手,胡兰成依然跟很多女人纠缠不清。然而重情重义如张爱玲,分手时没有歇斯底里大吵大闹,只淡定地寄去了一封诀别信,信里还是一贯的清冷语气,“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经不喜欢我的了。这次的决心,是我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彼惟时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难。你不要来寻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的了。”



与信一起来的,还有30万元钱,那是她新写的电视剧本《不了情》和《太太万岁》的稿费。纵然分手也绝不出恶语,还要给钱帮助负心汉,可惜如此深情的前任,最后也换不来一个浪子回头。


这种著名的实诚前任,还有徐志摩的前任,张幼仪。


徐志摩还是很有勇气的,就算众叛亲离,就算放弃自己的名门世家身份,也要跟张幼仪离婚。她独自在巴黎生完第二个孩子后,就收到了徐志摩的离婚申请书。


1931年11月9日,徐志摩乘坐飞机不幸罹难,享年35岁。陆小曼惊闻噩耗,不敢相信丈夫已然离世,连出面接人回家也不愿意。最后是张幼仪出面,为他料理后事,主持葬礼,再默默离开。


徐志摩死后,张幼仪又十几年如一日地照顾徐家二老,抚养儿子长大,还每月给陆小曼寄生活费。一个离婚的女人,到头来负担起了前夫的父母和现任。



再后来,人们都说,张幼仪是因为爱着徐志摩才这样做,但张幼仪本人却不置可否,她说自己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每个人总告诉我,我为徐志摩做了这么多事,我一定是爱他的。可是,我没办法说什么叫爱,我这辈子从没跟什么人说过‘我爱你’。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家人叫做爱的话,那我大概是爱他的吧。在他一生当中遇到的几个人里面,说不定我最爱他。”


在这些前任中,要么我为你付出无怨无悔,要么我对你亏欠一生还情债,总是有点苦哈哈。


不过有一例,双方可称得上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那就是瞿秋白的太太杨之华,和她的前任沈剑龙。


(窦骁和郭家铭饰演的瞿秋白和沈剑龙)


1924年,上海的《民国日报》上同时刊登了3条“奇妙”的启事,内容如下:


杨之华沈剑龙启事:自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十八日起,我们正式脱离恋爱的关系。
瞿秋白杨之华启事:自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十八日起,我们正式结合恋爱的关系。
沈剑龙瞿秋白启事:自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十八日起,我们正式结合朋友的关系。


这三则引人注目的启事一面世,立刻成了当时极为轰动的大新闻。


杨之华和沈建龙两家原是世交,幼年就被订了亲,杨之华20岁的时候两人完婚。沈建龙生得风流倜傥、人也知书达理,结婚后不甘家乡寂寞,只身来到“十里洋场”的上海,整天沉溺在声色犬马红灯酒绿之中,变得越来越堕落。杨之华生下女儿后也来到了上海,处在同一个“十里洋场”,却跟丈夫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她考入上海大学,并参与很多进步的妇女解放运动,在此期间便认识了哲学系的老师瞿秋白。两人在革命工作中相识、相知、相爱,感情与日俱增。


瞿秋白也算是个很有担当的男友了,为了正大光明跟杨之华恋爱结婚,他专程赶到她的家乡,以“谈判”的方式,企图让沈家放手,同时杨家能接受自己。这场奇特的谈判辗转了3个地方,先是在杨家谈了2天,后来沈剑龙又把瞿、白二人接到自己家里,推心置腹,互诉衷肠,最后三人一同去了常州瞿家。当时瞿家早已破落,家徒四壁,连张椅子都没有,三个人只好坐在一条破棉絮上谈心。沈剑龙对瞿秋白的谈吐、学识极为敬佩,到后期甚至到了一拍即合、惺惺相惜的程度。


这场连续的促膝长谈的结果,就是《民国日报》上刊登的3条启事。1924年11月7日,瞿秋白和杨之华正式结为夫妻,前任沈剑龙特意到场祝贺,还顺便在瞿秋白的介绍下入了个党。可以说是跟前任关系的最好诠释了。


(杨之华、瞿秋白和继女瞿独伊)


所以啊,分手后,与其纠葛一生,不如相忘于江湖,毕竟谁也不用给谁100万,就一别两宽,各自精彩吧。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