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改革开放四十年后,一个新时代即将起航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12-26 19:00:03 浏览量:24 作者:写字达标 返回文章列表


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

——恩格斯


在今天的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当恩格斯的这段警世名言在大会堂响起时,不禁令电视旁的我心潮澎湃。


因为我知道,当这句话被提出来的时候,就意味着一个新时代,即将起航。



在人类近代的工业化历史上,每一个新时代,都意味着社会结构、地缘政治、以及国家力量对比,都将发生深远而根本性的改变。


就像蒸汽化时代,奠定了以英国为中心的百年地缘格局,而电气化时代则奠定了以美国为中心的百年地缘格局,每一次的变化都意味着大洗牌。


而马克思在那次洗牌的时候,就曾经预言:“自然科学正在准备一次新的革命,蒸汽大王在前一世纪中翻转了整个世界,现在它的统治已到末日,另外一个大得无比的革命力量(电气化)将取而代之。”


而中国过去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正完美的实践了马克思百年前的预言。随着电气化在中国迅猛发展,数以亿计的人口涌入工业时代,各种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华夏大地上。


在中国工业化的浪潮之下,全球的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都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廉价而实用的“中国制造”通过全球化,成为了全球消费者们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可以说,中国的电气化,将全球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发展到了极致。


但是,就像中国俗话说的,“日中则昃,月满则亏”,万事万物发展到了极致,必然要下滑,并进入一个新的周期。这也像鹤总和基辛格曾经预测的,世界每隔百年会出现出现大规模的动荡和一个新的全球大国。


而如今的全球的民粹崛起,正在慢慢的向这这个预言所靠拢。


最近两年,意大利选出了西方首个民粹政府,英国被民粹投票脱离了欧盟,德国的欧洲领袖默克尔因为民粹盛行而黯然下台,法国的民粹搞出了黄背心占领凯旋门,更不要说全球霸主的美国被民粹选出了一个特朗普。


甚至如“巴西特朗普”、“墨西哥特朗普”、“菲律宾特朗普”......当越是和美国经济关系紧密的国家纷纷选出“特朗普”之后,我们就知道,这都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内生矛盾,积累到无法自我调节程度后的集中爆发。


因此,未来世界的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以及地缘格局,都不能再走老路了,世界到了需要变革的时候。


于是也就出现了今天大会上,铿锵有力的这段话:


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5000多年文明史、13亿多人口的大国推进改革发展,没有可以奉为金科玉律的教科书,也没有可以对中国人民颐指气使的教师爷。鲁迅先生说过:“什么是路?就是从没路的地方践踏出来的,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当代中国大踏步赶上时代、引领时代发展的康庄大道,必须毫不动摇走下去。


这段话多读几遍我们就会感受到,此次酝酿了许久的改开四十周年上,中国终于宣布,将从一片荆棘之地上,将改革开放上升到一个新时代。



那么,这个新时代的方向会是哪里呢?


政事堂认为,如果说,过去40年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工业化的过程中,是把人变得更像机器,那么未来我们40年的改革开放和工业化的过程中,必定是要将机器变得更像人。


只有这样,才能在目前生产力发展速度遭遇瓶颈之下,解决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才能最终进入马克思所说的,“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


因此,就像十九大报告中说的,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那样。未来中国的发展方向,不出意外的话,就是通过技术与数据,将产品与需求完美契合,以全自动化的工厂体系和物流网络,来实现民众的美好生活的需求。


就像昨天文章中说的“工业服务化、服务产品化”,未来服务业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将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



但是,改革不是请客吃饭,必然要面对一系列的挑战。


就像鹤总说的:“如果生产关系调整滞后于技术创新后生产力的发展,上层建筑调整滞后于经济基础变化,潜在的危机风险必然加大。”


因此,在迎接新时代起航的时候,我们势必要提前准备和改革以调整上层建筑,以抓住潜在的机会,以及应对经济基础变化带来的挑战。


可以预见的是,我们未来最大的机遇与挑战之一,就是要加强教育,为我们培养出大量符合新一代生产力的年轻人。


因此,我们自建国以来,传统的“将人培养成机器”的应试教育,将面临全新的洗牌。未来中国教育更需要的是通过创意,能让机器等各种设备,更好向人提供服务的创新型人才。与此同时,大量的传统人才也需要进行再教育。


可以说,就像邓爷爷恢复的高考,以及江爷爷主持的扩招那样,未来教育领域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另一个机遇与挑战,则是应对全球泛滥的民粹主义,我们要牢牢把握住船舵,不被民粹主义所腐蚀和改变。


目前,英法美德意等西方发达国家已然民粹泛滥,连菲律宾、巴西、墨西哥这样与美国极为紧密的国家也上台了民粹政府。


可以预见的是,在民粹的压力之下,很多西方各国必然会选择像当年的阿根廷一样,不断的加大政府的预算开支,以扶持传统经济。(当然,中国国内的呼声和压力也都很大,但是我们顶住了)


且不说因为预算跟欧盟一直撕逼的意大利,美国被锈带工人和资本老钱推上台的特朗普,一口气将美国的预算赤字上升了50%;法国黄背心逼迫马克龙政府不得不收买选民,致使法国赤字高于欧盟规定的3%上限,脱欧的英国更是为了获得政联盟内的支持,中止了紧缩政策开始大撒钱。


如今,在中国的助推下,全球完成第二次工业革命,大家享受到了低廉的物价并累积了巨额的财富。但是,西方各主要国家不但没有共同合力发展下一代的技术,反而频频在民粹推动之下,开始了相互之间的撕逼(如雷诺日产的分手)。而且为了争夺国内选票支持,一个个陷入了的“拳击赛”,就像特朗普为了建墙与民主党撕逼而不惜关闭政府那样,大规模的要进行旧经济的扩张。


虽然大规模的传统基建的确可以拉动经济和就业,但是对经济的拉动力十分的有限,而且政府还会因此背上巨额的赤字。而一旦全球经济开始下行,这些扩张的蜜糖也都将成为毒药,届时将进一步加大民粹的威胁。



所以,再看今天中国在改革四十周年上释放的信号,我们将在“摸着石头过河”和顶层设计相结合之下,团结一致,集结力量迈向下一代,开启了新一代的改革开放。


因此,搞旧基建和放水撒钱以及西方的“拳击赛”,绝不会是中国政府的选择我们会以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建设工业与服务深度融合新经济,以此来实现当年马克思梦想中的社会主义。


就像今天大会上说的:


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一场接力跑,我们要一棒接着一棒跑下去,每一代人都要为下一代人跑出一个好成绩。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