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12-24 08:00:10 浏览量:19 作者:L君说 返回文章列表


01


曝光五星级酒店卫生乱象的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昨天上了热搜。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不是因为涉事酒店的致歉和整改,也不是花总继续放出了酒店业潜规则的猛料。

而是,他收到了赤裸裸的人身威胁。

可能还有朋友压根不知道这事,或者起初关注过,后来再没关注。

很正常,现在网上一个热点能有三天热度,已经了不得了。

咱们来缕缕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缕完我会告诉你为什么和你有关。

11月14日,微博网名@花总丢了金箍棒 的博主发布了一段名为《杯子的秘密》的视频,曝光了包含南昌喜来登、上海外滩华尔道夫、北京王府半岛、上海宝格丽等14家五星级酒店服务员用客人浴巾擦拭杯具、马桶的视频。

在他的秘密拍摄的镜头里,147家酒店中竟然有145家,洗手间的清洁过程不符合卫生规定服务生用客户擦过脚的毛巾擦口杯、甚至把垃圾桶里的一次性杯盖捡起来再用。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说实话,看过去年“哈尔滨五星级酒店马桶刷刷杯子”的新闻后,我对酒店卫生新闻的阈值有了显著提高,一般程度的恶心已经恶心不到我了。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所以,当时看了花总发布的视频,心想,还好吧。

但之后,这件事就越来越偏离重点了。

事发后,涉事酒店态度冷漠,记者打过电话过去,反应纷纷是“下班啦”。态度好点的,开始自查。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花总爆料前曾说,自己在发布这段视频时,是做好了日后被相关酒店集团标注的准备的。对平时经常住的,就网开一面了。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但事情不是按先曝光再整改的路数来,曝光24小时内,花总最担心的事就出现了:涉事酒店不解决问题,开始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酒店行业内开始集体抵制花总。

他的无遮挡护照信息在各大酒店群内流转。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甚至,连他的身份证和照片被打印成通缉令。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连那些没被曝光的酒店都开始了精准打击。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酒店业的一场行业自救运动。

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成年人都知道,你肯定是动了整个行业的蛋糕了,触及到利益的事,那可是拼死拼活也要捍卫的。

花总也不示弱,单枪匹马,像面对风车的唐吉坷德,在微博上陆续反击。看到个人护照信息四处流传,甚至自掏腰包,悬赏十万元,寻找泄露他信息的人。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这年头,举报者都得有点钱。

换做是你,不是记者,不是公安,就是作为网友,曝光了一起关系到公众利益的行业潜规则,却每天看到自己的个人信息在网上传来传去,还不时收到人身安全的威胁。

你再有公德心,也会被惹恼吧。

而另一边,“抹布门”后,卫生管理部门开出的第一张罚单:南昌喜来登酒店被罚了2000元。

2000元,是在五星级酒店住一晚的价格。

因为举报,违规者被罚2000元,而举报者却悬赏10万元为个人隐私维权。

这应该可以名列2018年最诡异的舆论事件。

2000元是违法成本,10万元是举报成本。用网友的话说,就是举报成本,生命代价。违法成本,2000元。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为什么乱象层出不穷?这对数字应该就是最好的解释。

收到死亡威胁的花总只能选择报警。据《新京报》报道,目前该案警方已受理,正在调查工作中。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对酒店业的一记棒打后,花总弄丢了金箍棒,还被念了紧箍咒。


02


酒店卫生乱象几乎每年都会曝光,和外卖行业乱象一样,没断过。

一般的舆论场的流程是:视频曝光,网友们看了,恶心得吐了,气得想摔键盘了,相关部门要求整改。新的热点一来,大家该干嘛干嘛,该住酒店还得住,该点外卖还得点。

不信我问问你,你还记得去年哈尔滨被曝光的五星级酒店都叫啥么?可能很多人都忘了有这事了。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后来,在执法部门确认存在这一问题后,涉事酒店仅表示“十分遗憾”“对宾客带来了困扰”等,并没有对消费者造成伤害进行反思和赔偿。

互联网时代,大多数人都是健忘的,注意力也常常失焦。

对花总的视频能多大程度让酒店业变得更干净,我持悲观态度。其实,花总对媒体也表达了这层意思。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可越是这样,我就越敬佩花总。

敬佩花总,是因为他的公心。

明知道可能曝光也很可能无法让行业彻底整改,他还是愿意出来曝光,拿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这是我敬佩他的地方。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生活优越的他原本就没必要做这些。

作为酒店评论家,搞搞酒店测评,混混圈子,分点行业蛋糕应该不难,何必要和行业过不去。

作为常年以酒店为家的人,这种举报,几乎是自杀式袭击,连花总自己举报前都做了考量,现在好了,回到老家,不敢外出,怕遭遇不测。

再不济,靠着一点名气,写写文章,旅旅游,过很多人梦想的生活,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挺好的么,干嘛惹这身麻烦。

举报能带来钱还是带来利?结果带来了人身威胁和被数不清的酒店拉黑。

我愿意相信这是公心,是为公众利益着想。

有网友说,这人怕就是想红吧?花总自己都在微博上澄清了,人家早就红过了。

我这几天还纳闷每次在微博上关注了花总,刷新发现都没有关注成功。有位网友解释了我的困惑。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鲁迅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这句真说过)。很多时候我相信这句话,但我愿意相信花总是出于公德心。

趋利避害是任何生物的本能,而他们却在危险、不公、黑暗面前,选择了挺身而出。

你可以质疑,但你必须要承认,这个时代,还是有一些人心存高远,跳出自己的柴米油盐,愿意为更多人的利益去做点事。

嗯,人们把这样的人叫做“蠢货”。

敬佩花总,因为他也是普通人,只是较真一点罢了。

花总在接受《海峡导报》记者采访时,也吐露心声,“我不是崔永元老师,没有那么强烈的斗志。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考虑过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那样解决不了问题。”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他不是什么英雄,他就是个普通人,会有内心斗争,会害怕,有顾虑,也会在举报前多个心眼。

这种心态很真实,我们每个普通人都会遇到的。

就像我们每次纠结要不要捡起地上的垃圾,要不要看到小偷行窃一声大吼,都是一个道理。

只是花总冒险去做了我们很多人想做而没有去做的事。

如果你了解花总的过往举动,你会理解他的所作所为。一个人的行为整体上是自洽的。

2012年9月,花总通过编写程序抓取大量网络图片,经过精密分析和比对鉴定了多位官员腕上的手表,揭穿了“表哥”杨达才称自己只有五块表的谎言,将杨达才出镜过的11块名表的品牌、价格一一罗列出来。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同年年底,花总在网上指责“世界奢侈品协会”用假数据、假排名、假身份骗钱。在与“世奢会”的博弈中,花总遭受人身威胁,也曾被公众质疑,但2016年3月,“世奢会”被民政部认定为山寨团体。

他就是比我们更较真而已,靠一些小名气,意外地推动反腐,推动行业治理,推动社会少一些潜规则。

而这个世界最缺的,就是这种愿意较真的人。

敬佩花总,是因为我也尝过被人身威胁的滋味。

这类监督类报道,从前大多是媒体做的。很多年轻人选择去做记者,也多少本着让社会变得更好的初心。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而随着自媒体的赋权,“全民记者”的时代来到,不少人承担了公民记者的角色,发挥了传统媒体议程设置和舆论监督的部分功能。

2013年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花总就说:

我不是要做公知,也不想做大v,更不是反腐斗士,我只想做一个虚拟社区的参与者——有底线讲良知,有坚持,有趣味。传播常识,理解他人,偶尔辟谣。我是花总,我的梦想是做一名有担承的互联网公民。

回顾我三年报社记者经历,当初也有“铁肩担道义”的新闻理想,被言语威胁甚至人身安全的威胁也是常事。

有次去荒郊野外采访一起石料厂盗采事件,刚到,就被不明人员盯上了,安全起见,只能借宿在当地居民家,那段时间,我的手机经常会受到恐吓电话,对方声称掌握了我的家庭住址,如果敢报道,家人就会受到威胁。

说实话,一个20几岁的毛头小子,不怕是假的,我至今记得电话那头叫嚣的恶狠狠的声音。

那段时间,我和摄影记者,每天都吓得睡不着。荒郊野外,被发现,指不定那群恶徒能出什么事。

信息泄露也是常事。因为报道了一起重大事故,网友认为记者抹黑了地方形象,当地论坛上我的名字和照片也被四处泄露。

报道发出来,问题得到解决(哪怕是暂时的),这让很多年轻记者获得了职业成就感,但这种生活一旦常态化,现实的残酷让他们困惑和苦恼。

更让人痛苦的是,他们发现,太阳底下无新鲜事,类似酒店卫生的新闻接连发生,你不停去报道,酒店不停去整改,可好像并没有真的变好那么一点。

前段时间的财新女记者被精准抓嫖、杭州记者被踢出群、央视记者暗访遭扣押······舆论监督频频被拒之门外,甚至受到威胁,与此同时,类似的恶性事件也正在蚕食“濒临灭绝”的调查记者。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积攒的失望和倦怠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记者选择转型,去赚钱的行业,包括我自己和很多前同事。

中山大学传媒与设计学院院长张志安《新媒体环境下调查记者行业生态变化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在册新闻调查记者仅剩175人,传统媒体中的调查记者保有量仅130人。在六年前,这个数字还是306人。而我们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超级大国。

这些年,被称为社会“看门狗”的调查记者们,因为行业发展或者个人选择,一个一个消失。

为什么会这样?

其中一个原因,从花总的这件事上你就能明白了:为公众利益发声,你会发现越来越无力。

如果说记者还有职业驱动,那花总完全是出于义举了,想做一点揭露社会问题的事情,会发现很难。

这之中,稍有点阻力,你都可能放弃。


03


这次,较真的人,怕也心灰意冷了。

曝光酒店乱象后,花总对媒体坦言“自己40岁了,折腾不动了”说,今后不会再做类似的事。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说实话,这是这起事件最让我听着难受的话。

这个社会聪明人太多,好不容易有一个为公众利益出头的人,这次之后,出头的人也打算放弃了。

那些涉事酒店听到怕是开心坏了:“这个刺头终于要闭嘴啦?”

然后呢,你喝着脏抹布擦的杯子里的水,可能不会在微博上看到这类曝光视频了。

不是鼓励大家都去做勇士,但如果有人为了公众利益而发声,却要为之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得不到必要的支持和声援,那你还指望谁愿意挺身而出?

恶势力横行,从来都是做好人太难开始的。我们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用现在那句说烂的话就是,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可现实是,做到前者的人有,而实现后者的,就不多了。

《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因为报道了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多次被奶粉行业内的人士“死亡威胁”,最终的结局是简光洲不得不选择离开新闻媒体,选择离职。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被誉为“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的前调查记者王克勤离开传媒多年,投身公益,专职跟尘肺病较劲。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2017年5月份,广西平南县多名女童在校外托管机构睡觉时被一名姓谭的男教师猥亵。广西平南县思旺镇中心小学老师何思云女士举报后,个人隐私不但没有得到保护,反而被当地教育局打击报复,调离教师岗位,被迫远走他乡,感慨道:“以后不再做老师。多挣钱,强大自己。”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鸿茅药酒案中发网帖的谭秦东医生,重获自由后,先是罹患了精神疾病,来自各方的骚扰也是没完没了——经常接到莫名其妙的攻击电话,微博上满是各式各样的辱骂,光是他拉黑的网友名单就有上千个人。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最悲剧的不是那个被抹布擦过的杯子,是你看到为公众出头的人遭受报复打击、花钱维权,你却无可奈何。

你只能在转发下微博,给他点个赞。几天过后,这条新闻就会过去,用花总自己的话说,结果只能他自己面对

善行得不到彰显,举报成本如此之高,试问谁还会挺身而出,为公众利益冒如此风险?

揭露酒店乱象者遭死亡威胁:我们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很多人哀叹社会冷漠,弥漫戾气,没有规则意识,如果一定要找个开始,那一定是从正义成本增加、大多数人开始选择沉默,开始的。

如果有一天你走进一家酒店,发现环境改善了,类似的新闻也少了,请记得有一份花总的功劳。

致敬花总,致敬所有曾为我们挺身而出的人。

保卫花总和更多的“花总”,就是在保卫我们自己。

希望每个人都不冷漠,从娱乐八卦中抽出一些时间,对真正关乎公众利益的事、替我们挺身而出的人,多保持一些关注。

你的每次关注,都在让社会变得好一点点,也让那些挺身而出的人更有力量。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