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70%的钻石已是河南造,但西方钻石大佬还没有慌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12-22 23:00:06 浏览量:51 作者:写字达标 返回文章列表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新闻场里多了不少钻石巨头戴比尔斯(De Beers)要“栽”的消息,和这个结论搭配的还有“中国人造钻石或成最大赢家”的欢呼。在雷同度极高的系列文章中,作者一边拆穿“百年钻石骗局”,一边宣扬中国人造钻石势头强劲,逼得戴比尔斯阵脚大乱。

 

“厉害了我的国”很爽,“白菜价钻石”让人神往,但到底这一天何日到来,还是要看看技术和市场的现状。

 

1
外国“老骗子”发家史

 

谈到钻石,绕不开戴比尔斯。这家名义上的南非公司成立于1888年,由世界各地的钻石矿主合股掌控,一度控制了全球90%的钻石开采份额,是毋庸置疑的钻石老大。

 

130多年来,戴比尔斯不断收购新发现的钻石矿;掌控钻石存量,维持价格稳定。在技术方面,它为钻石的品级设定了标准,也就是包括克拉数、净度、切工、颜色在内的“4C”标准。但戴比尔斯更重要的操作是与明星名流合作,维护钻石高贵的公关形象,甚至根据钻石矿的出品,随时调整广告策略。比如19世纪最成功的营销文案“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A dimond isforever),把一种称不上罕见的石头和“真爱”捆绑,掏空了男人们的钱包。

 

50年代末,苏联发现西伯利亚钻石矿,戴比尔斯抛弃意识形态壁垒,迅速将其拉入阵营。针对西伯利亚矿以半克拉以下小钻为主的特点,戴比尔斯推出了“永恒戒指-eternity ring”——用25颗苏联碎钻镶成,向年老的已婚夫妇销售,主题是重拾爱情。这一营销如此成功,以至于出售的钻石平均重量从1939年的1克拉降低到1976年的0.28克拉。可以说,消费者对钻石饰品的偏好,仅仅是因为公关公司牵动了一根木偶丝绳。

 

1959年,战后的日本政府允许进口钻石。戴尔比斯终于有机会打开国际市场,从60年代开始,他们只用了10多年时间,就扭转了日本人1500年的婚礼习俗。1967年,不到5%的日本妇女订婚收到钻戒。到1972年,这个比例是27%;1978年,50%;1981年,达到60%,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订婚钻戒销售市场。

 

苏联钻石能为戴比尔斯赚钱,那么人工钻石当然也不是问题。戴比尔斯旗下的“第六元素”(Element Six),是全球最大的两家高端人造钻石公司。早在1992年,就以科(you)研(xi)心态造出了34.8克拉的大型人造钻石。今年5月,戴尔比斯推出的人造钻石首饰品牌“Lightbox Jewelry”(灯箱),只是“第六元素”新的工作内容而已。

2
人造钻和天然钻的江湖争霸

 

第一颗人造钻石1955年诞生在美国“通用电气”的实验室里。当超硬磨料部的霍尔博士在高温高压的条件下意外压制出一堆亮晶晶的小石头时,他自己也是一脸懵逼。他对《纽约时报》描述:被自己的产品“吓得”双膝一软差点摔倒。

 

“通用电气”对人造钻石的研究没有就此终止。不久之后,这家企业再次取得技术突破:利用高压下的温度梯度法首次合成出宝石级人造金刚石。

 

“高温高压合成法(HPHT)”至今还是人工钻石合成的主要方法。经过半个世纪的改良,反应条件逐渐稳定。一般是以小钻石为晶种,以石墨粉为原料,在1500℃,5GPa高压下,辅以催化剂,制造钻石。这实际上是在反应釜中,模拟自然钻石生成时的远古地质变化。



说起来容易,但高温高压合成法要制造出纯净度极高的无色钻石,必须严格控制技术和反应条件。目前用“高温高压合成法”制造人造钻石的生长速率约为每小时0.006毫米。俄罗斯圣彼得堡的新钻石技术公司(New Diamond Technology)在2015年5月缔造了记录,他们耗时300小时,生产出一块32.2克拉的金刚石毛胚,切割成10.02克拉HPHT无色钻石。

 

除了HPHT法,还可以通过化学气相沉积法(CVD)制造钻石。反应条件相对降低:在1000℃和12kPa下,以氢气为催化剂,让甲烷离解出的碳原子在电场的引导下,在金刚石籽晶片上连续层状沉积,最终结晶生长成钻石单晶体。这一方法生产的钻石更为接近天然钻石。

 

中国进入人造钻石领域,要等到1963年的第一台国产两面顶压机,这台机器制造出了我国第一颗人造金刚石。再过一年,1964年,中国制造出了六面顶压机,这台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机器的诞生,是中国人造金刚石的高光时刻。这台机器不仅在生产效率上高出两面顶压机10倍,而且在耗材上也更加节省成本。这波技术创新在1966投入量产,同年中国制造了第一批人造金刚石,总重量一万克拉。


 

从此,中国六面顶压机不仅为未来的“基建巨人”提供了坚实“工业牙齿”,也成为垄断国际人造钻石市场的钻石“母机”。

 

凭借自主开发和技术引进,上世纪90年代,中国迅速赶超美国成为全球人造金刚石最大生产商,并迅速抢占国际市场。2001年,中国人造金刚石产量不过16亿克拉,2016年产量逼近200亿克拉。到了2018年,全球90%的人造金刚石都是“中国制造”。与此同时,全球几乎所有高温高压法制造的人造钻石,都要进口中国的六面顶压机、借鉴中国人工金刚石制造技术。这当中也包括戴比尔斯的“第六元素”工厂。


3
人造钻石看中国,中国钻石看河南

 

这个市场占有率值得骄傲,但是需要面对的现实是,中国人造金刚石主攻冶金、采矿、建筑等下游行业,利润远不如西方首饰巨头。以2010年美国市场为例,美国2010年进口我国人造金刚石4.6亿克拉,排在第二位的爱尔兰只有不到0.7亿克拉,但是爱尔兰的人造金刚石的销售单价是我国的5.5倍,说明我国出口美国的人造金刚石绝大多数是低端产品。

 

不仅如此,在中兴建投证券2012年5月发布的行业深度报告,高端人造金刚石根本不在中国企业家和投资者的视野范围之内。

 

这一情况,一直到2015年才有所改变,这也是这波新闻稿的由头——中国企业通过将近3年的努力,挺进高端人造钻石领域,并且将触手延伸到了宝石钻的地盘上。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三家河南金刚石制造公司:中南钻石、黄河旋风和豫金刚石,如果说,全球90%的人造钻石是中国制造的,那么这90%中的80%则是由这三家公司制造的。

 

以行业第二的“黄河旋风”为例,这家公司2015年募资3.3亿元,建设国内首条无色大单晶钻石和片状大单晶金刚石生产线。宝石级大单晶方面,今年123万克拉的项目全部建成达产后,将形成无色大单晶钻石73.50万克拉、片状大单晶金刚石49.28万片的生产能力。以上两种都属于大单晶宝石级的初级产品,瞄准的的就是首饰钻市场。

 

其他河南企业也不甘落后,2017年,豫金刚石设立“慕蒂卡”珠宝体验中心并注册中欧钻石品牌Brisa&Relucir。

 

三家中的“老大”中南钻石公司,是国内首个批量生产4-7mm优质合成钻石的企业,其手中的“克拉级IIa型钻石研发项目”致力于推进合成钻石的珠宝化与产业化。2017年的报道中,该公司在高温高压条件下合成出颗粒尺寸4~7mm、单晶重量0.6~1.2克拉的Ⅱa型钻石,成品率达到90%以上。加工成首饰钻后,颜色相当于天然钻石的D-E级,净度相当于天然钻石的VS-SI级——如果以天然钻石的标准衡量,已经是相当优质的钻石。

 

而且,人造钻石的成本要比天然钻石低30%左右。


4
世界钻石大佬慌了吗?

 

更大的利好在于,国际市场和消费者似乎集体看涨人造钻石。

 

在装饰品市场上,2015年人造钻石的市场占有率是0.1%,2016是0.3%,2018的报道中已经到了3%。摩根士丹利预计到了 2020 年,人造钻石的销量可以增加到 10 亿美元,约占总市场份额的 7.5%。花旗银行的研究认为,2030年,人造钻石占钻石市场的份额将达到10%。

 

消费者的态度也有所转变,市场咨询公司 MVI Marketing 针对这些消费者做了份关于 “你更倾向于购买天然钻石还是人造钻石” 的调查,70% 的受访者选择了后者。

 

为了应对这一趋势,各家珠宝品牌早已开始行动。主打金银、釉瓷、琉璃的首饰品牌潘多拉出了一种叫 Zirconia 的人造钻石,以水晶饰品为主的施华洛世奇在 2015 年 5 月份发布了一条新的产品 Diama,其中所有单品都是由人造钻石制成。

 

相比之下,业界大佬“戴比尔斯”一度很傲娇。2016年,为了打压人造钻石,戴比尔斯发布的新标语是:“真的才是稀有的,稀有的才是宝石。”,推出了一项新服务,出售一种可见鉴定是否是天然钻石的工具,免费配送给主要权威鉴定机构。

 

但是历史大势不可违逆,大佬幡然醒悟得很快,放下身段也十分果断。2018年5月,戴尔比斯就宣布正式生产CVD人工合成钻石,9月开始供货。Lightbox Jewelry的口号立刻变成“可能不是永恒的,但此刻是完美的”。价格力度超越所有对手,200 美元/0.25 克拉、800 美元/1 克拉——1克拉的价格相当于天然钻石的十分之一。请记得上一节的描述:“人造钻石的成本要比天然钻石低30%左右”,这意味着戴比尔斯的报价远远低于目前市场行情。

 

为什么戴比尔斯能做到这一点?前面也提到了,他们旗下的“第六元素”采用了CVD法制造人造钻石。相比于国内企业普遍采用的HPHT法, CVD 的成本约是HPHT的二十分之一。

 

一套组合拳下来,你真的敢说戴比尔斯是方寸大乱?为什么我闻到的恰恰是:“我全都要!”

 

当然,人造钻石生产成本还可能继续降低。从2007年至2017年这10年,合成钻石价格就已经下降了60~90%。但只靠成本优势,人造钻石真能撼动天然钻石吗?

 

看一下其他宝石的“天然VS人工”之争:天然无烧鸽血红红宝石、天然矢车菊蓝蓝宝石、天然木佐绿色祖母绿的价格,近5年来几乎每年都会翻一番。但在技术方面,合成红、蓝宝石和祖母绿早在上世纪初就出现了,30年前就可以批量生产,价格也是年年走低;但这些人造宝石除了工业用途外,只出现在各大旅游景点低价哄人,对天然宝石首饰的价格毫无冲击。

 

早在中国企业之前,外国首饰公司已经试水人造钻石市场。当年最早进入首饰市场的Gemesis 公司2001 年开发成功批量生产黄色大单晶金刚石的技术, 2003 年正式进入首饰市场, 在这期间公司的压机快速增加, 2004 年压机达到27 台。公司掌门人克拉克将军踌躇满志, 准备每月增加8 台压机, 最终达到250 台。但最新的资料称Gemesis 公司的压机台数仍然停留在40 台, 虽然资料的准确性不详, 因为压机台数属于公司的商业机密, 但该公司应该是没有按照原定计划扩大生产。


坦白说,作为女生,一直到写完这篇文章我还没搞清楚怎么会忽然间有那么多热炒中国人工钻石的稿子。眼下我脑海里只有一个问题:Lightbox哪里买?可见,在首饰类钻石的市场争夺中,技术问题只是次要方面,天然-人工钻石的变化也不影响基本格局,百年来戴尔比斯等巨头营造的文化气氛和营销神话才是根本问题。


只要中国大多数年轻人还在期盼一场西式婚礼,只要中国“传统”婚礼依然不肯和“闹洞房”、“现场付彩礼”等恶俗切割,中国的人造钻石优势想转化为首饰市场上的霸权,恐怕还要耐心等上一代人。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