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你过得不好,和穷无关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12-22 19:00:05 浏览量:49 作者:天地人和w 返回文章列表

穷人到底穷在哪里?



原本以为,《我不是药神》里,为了生命奔波却受困于金钱不足的绝望无奈才是“穷病”,后来发现我错了,穷困的生活或许会给你带上“穷”的标签,但那并不是真正的“穷病”。真正的“穷病”,比金钱上的困苦还要可怕。

文/初六



 01 

 

作家夭夭曾经这么记叙过自己生活中的一则见闻:

 

“有一次带孩子去商场看到了捞鱼的项目,与自己相邻的是另一组家庭,男孩大概4、5岁的样子,妈妈在专心致志地玩手机,爸爸在看孩子捞鱼。父母的打扮都很时尚,从背的包包、戴的手表,手里甩的车钥匙串也能看出来收入不会太低。


孩子的注意力总是不集中的,玩儿了没多大一会儿,小男孩突然扔下小网,说不玩了,要回家。


他爸爸瞟了他一眼,立马严肃地对自己的儿子说:


“不行,钱都交了,要玩够半个小时。不然钱就白花了,不能浪费!我告诉你,你今天如果不好好玩,以后就一次都别来玩了。”



小男孩听后,沉默一阵,小声说:“我衣服湿了,冷。”


“冷也不行,谁让你不穿好罩衣。继续捞!”爸爸严厉地告诫。


小男孩拿起小网子,蹲下慢慢地捞着。


自始至终,没有看到孩子脸上一点点笑意。


50块钱,一杯贵些咖啡的价格,对这对父母来讲,根本不会构成什么经济压力,但是为了不浪费,他们宁愿自己的孩子冻着,也要压迫着他足额消费完这花了钱的时间。”

 

父母总想着给孩子最好的,却又不断地在计较——

 

花钱让你上了早教,你不能不好好学;


花钱给你买了新衣服,你不能乱爬;


花钱给你买了最好的奶粉,你不能不吃……

 

在家长这里,“穷”或许不是自己的符号,却硬生生地强加给了孩子。

 


 02 

  

我的父母和夭夭故事里的父母在金钱教育方面有着惊人的一致,故而“保持勤俭节约”也就成了我的某种隐性座右铭。

 

有天在微博上晒了一张图,是我房间年久失修的一套桌椅,古老的木纹诉说着它跟我差不多大的年纪,结实但冰冷,没有任何人体工程学而言,面积还不大,电脑放上再摆杯水,就没有多余的地方了,坐久了还会腰酸屁股疼……

 

在图下我配了一句话——在这里,我度过了毕业后最艰难的一场考试的复习。

 

紧接着朋友就回复:“抗战啊,把自己搞得这么艰苦。怎么不换套新的?”

 

我说:“穷鸭,花呗都还不起了哪儿还有大几千买新的啊!”

 

朋友颇为怒其不争地回了一长串:“坐在破桌子破椅子上难道能学的更好吗?是要卧薪尝胆啊!买一套新的不是坐着更舒服嘛也不会有腰椎病啥的,明明花点钱就能让自己的生活质量有很大的改善,你总穷穷穷的,钱都攒着过年啊!”

 

是啊,比起腰酸背痛,明明有人体工程学的椅子可以减轻身体的损耗,为什么还要用凿壁偷光的方式让自己显得更悲壮?



我总是觉得,或许再攒攒钱,等到更加富裕,再开始享受生活的美好也不迟,却完全没想过一劳永逸的多花点钱解除这苦行僧般的生活。

 

一直以来,我都在用“没那么多闲钱”做借口,让自己的生活无端变得艰难了许多。

 

我总对自己说,凑合凑合就能过,还不如花精力拼事业,但是事业在哪里?我的生活又被低效率循环成了个什么鬼样子?

 

 03 

 

从父辈到我,“穷病”是靠思想传染的。

 

穷人思维是有多少钱才办多少的事,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事情,就总要退缩。

 

我的姐姐,是一位医生,读硕士的时候导师喜欢也甚有灵气,被推荐到国外继续读博深造,在当年学医留在国外政策十分宽松的情况下,我姐姐居然满心苦恼地犹豫了起来。

 

一开始她担心国外读医学博士的学费高昂,导师多方联系帮她解决了一半;后来她又担心自己口语不够好,能力不太够,到那儿之后万一不适应,最后没学好,给导师丢人了怎么办?我就劝她报个突击的雅思班,一切都来得及。

 

好不容易没有自己的借口,她又说这件事情总觉得不一定像导师说的那么容易,放弃三甲大医院抛出的橄榄枝,孤注一掷地出国,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再想回来可就难了……


 

搁置三个月,我姐姐最后当然是留在了国内,做着她认为最稳妥的大医院小大夫。

 

后悔吗?肯定是后悔的。多年以后我姐姐在我要出国与否的问题上与我深谈,态度坚决地希望我出去,原因就是她当年曾“吃过亏”。

 

这个“亏”,不是她的出身多么贫寒,而是她曾经一以贯之的穷人思维。

 

 04 

 

阿兰·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一书中写道:

 

“在精英社会里,一个人如果没有相当的才干,他不可能有一份高声望、高薪酬的职位。故而财富成为一个人良好秉性的象征:富人不仅富有,而且就是比别人优秀……既然成功者理应成功,那么失败者就理应失败。因此,在精英崇拜制度下人们致富无可厚非,同理,人们挨穷也不是没有缘由。正因为如此,一个人身份低微,其境遇固然令人同情,但一切也是咎由自取。”

 

如果你还记得曾经在网上出现过的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社会新闻——

 

小到因为不舍得换破旧故障手机而错过重要电话被情侣分手的;

大一些因为舍不得打车坐公车去面试然后迟到失去机会;

最为严重一心只有发财梦被画的大饼骗到传销组织从此音信全无的……

 

贫穷的人总爱谈论这个世界的不公平,可归根结底,那都是自己一次次选择的结果。


 05 


“穷病”有多如影随形呢?

 

就是即使我们有机会摆脱贫困的经济状况,也走不出贫困的心理状态。

 

我一位学长的经历就很典型。

 

大学一毕业,他就进了一家沿海地区还不错的中型企业,薪水一般,但工作轻松,双休,而且行业比较稳定。

 

我们总劝他,你的工作那么清闲,何不抓紧时间丰富一下自己的生活?健健身旅旅游,我们这种996的人享受不了的生活你都有大把的时间去享受!

 

但他却叹气:“没钱啊,这么点儿工资,享受什么生活,减到房租水电,吃个海底捞都费劲。”

 

后来,他突然辞职,进了一家风投公司,生活发生了反转,日常进出高档写字楼的他甚至发了条朋友圈——

 

“等老子工资翻倍,立刻就去办健身卡,练他个八块腹肌,然后去学潜水,冲浪!”

 

后来?后来他走了大运,甚至翻了3倍薪水,听说已经换了好几辆车,也在那个沿海城市拥有了自己的家。

 

他的确办了一张健身卡,一年平均去上个三四次;

他也的确报了个潜水训练的班,拢共就上过两次课;

冲浪更别提了,那么大老远开车都要几个小时,还要在大家都百忙之中约三五好友,有这个时间和精力,他还不如多见几个客户,多做几个方案……

 

对此他依然有话说,“现在正是事业的上升期,等回头,40以后,都稳定下来了,我肯定把这些都拾起来。”

 

不知道到了40岁的他还能不能想起来曾经年轻的爱好和理想,但以他现在的状态,到那时候再冲浪,身体一定先吃不消。

 

学长的经历其实真的挺普遍的,他们总是觉得自己还缺点什么,还差点什么。享受的事,就让它做那个远方的“梅子”吧,不时望一望,不断地追逐就够了。

 

他们心中永远有一个曾经害怕自己变成loser的枯瘦小人,不断地告诉他们,还不能停,还得再往前走。

 

所以他们在没钱的时候不快乐,有了钱也不见得就会快乐。

 

因为他们的心是贫瘠的。


 06 


我们一边用“穷”做借口,一边其实并没有真的长期生活在穷困的生活之中。

 

木心却不一样,他是一个在真正三餐不饱的情况下,依然活出绅士品格的人。

 

1982年,木心来到了美国。身无分文的木心搬出了富商让他以画相抵的公寓,为解决生计,他只好去替犹太画商绘制波斯细密画。在房租没着落的时候,他甚至吃了上顿没下顿。

 

即便这样,他也活得尊贵。

 

自己裁剪制作衬衫、大衣,自己设计制作皮鞋、帽子,把鸡蛋做出十二种吃法。把灯芯绒直筒裤缝制成马裤,钉上5颗扣子,用来配马靴。

 

他从极有限生活费中省出一些钱慰劳自己,跑去买个凯歌的葡萄干面包,西海的生煎包子,咬上一口,就能开心的像个孩子——

 

“吃了再多苦头,也要笑着活出人的样子。”

 

图:木心80年代在美国街头

 

林清玄关于生活品质有这么一段话:


“如果说有钱满足就叫生活品质,

是不是所有富人都有生活品质,

而穷人就没有生活品质呢?

……

答案是否定的。


工匠把一把椅子做到无懈可击,是生活品质。


农夫把稻田种出最好的收成,是生活品质。


穷人花最少的钱买到最好吃的豆腐,是生活品质。”

 

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没那么有钱,生不成王思聪,也做不了第二个马云;


但我们绝大多数人也不是那么的穷困,我们没有到为明天的早饭发愁的地步,也没有欠下巨额债务压得我们透不过气。

 

我们都是最普通不过的一群人,只是不小心,得了“穷病”。

 

病症让我们丧失对生活的热情,并发症“拜金”让我们在灯红酒绿之间迷失了那份单纯。

 

想要治好它,只要追求当下你所认为最美好的事物与生活就够了。

 

不需要多贵,不要多伟大,幸福地吃一口新街口的百年卤煮,也是我们最好的品质生活。


End .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