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关于崔永元,这次我可能让你们失望了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12-22 16:00:04 浏览量:10 作者:亮哥eoim8x8y62 返回文章列表


 

01


先说一下,这篇文章可能会让大家失望。

 

当大队人群朝东进发时,但凡有一个人扭过头来,朝着西方出发,就会理所应该被人群揪住,然后大骂队伍里出现了一个叛徒。

 

这是最近几天,我最强烈的感受。就像一瓶健力宝混在了白酒的队伍里,一经发现,就被二锅头、江小白、小郎酒等诸位队友拳打脚踢。

 

就像这两天,只要有人说出不喜欢崔老师的只言片语,就会跳出来一堆人强行为你科普:

 

你凭什么不喜欢崔永元?你为这个国家做了什么?连柴静、任志强都说崔永元是勇士,你凭什么不喜欢?

 

这样的话看多了,总有一种“英雄不死,道义长存”被道义绑架了的感觉。

 

可真心说,我依然对崔永元喜欢不起来。即使他举报范冰冰,举报公安局,做慈善、做公益,做的每件事都对,都不是为自己,都是为社会,做的每件事都是我们这些人做不了的,可是我依然对他喜欢不起来。

 

让你们失望了。

 


02


这个不喜欢,其实就是对崔老师的偏见,有点类似审美和口味的偏见。

 

就像对于文学中的“鲁、郭、茅、巴、老、曹”,我对鲁郭茅巴都无感,反倒对排位靠后的老、曹亲切。特别是老舍,看完之后,小便通畅,视网膜不脱落,夹着二弟可以尿出半张北京地图。

 

说起崔老师,十年前我在活动上见过,十年后我在网上见过。而唯一不变的是那张被揉皱了的脸,这是他的特色。他的特色就是他的嘴,他的鸭舌帽,他的衬衣,他的运动鞋。

 

每次社会事件发生以后,都会有许多人说:

 

“在高墙和鸡蛋的对决中,我会选择弱的一方。”

 

可更多的时候,你敢确定你能认出谁是高墙,谁是鸡蛋吗?误把高墙当了鸡蛋,就会成为施暴的一方,误把鸡蛋当成高墙,就会成为麻木不仁的一分子。

 

因为偏见,这次我选择沉默。

 

只是因为,我实在分不清谁是高墙?谁是鸡蛋?从战略战术上,怎么看,都觉得崔老师都属于进攻的高墙,而我呢,对那些所谓的“鸡蛋”也没有任何同情,甚至还是会一如既往的憎恶。

 

我不是对崔老师看不懂,而是对这个国家看不懂。这常常让我觉得痛苦,到底我看到的什么才是真的,也正是因为偏见,我常提醒自己:

 

当一件事,突然变成潮水一般汹涌而来时,不管潮水方向正确与否,而我都应该果断地与潮水保持警惕。就像我讨厌邻居的蛮横,但并不代表我对扇了我邻居两巴掌的菜市场大哥拥有好感。

 

让大家失望了,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就像钱氏家训所说的:

 

小人固当远,断不可显为仇敌;君子固当亲,亦不可曲为附和。

 

所以,崔老师是每个人眼中的君子,可是我依旧不想附和每一个人。

 

我知道,你们等着我说他是民族魂,民族英雄,可我偏不说,急死你。一个社会本来就应该有偏见,有偏见不可怕,都拿一个话筒,说同样的话才可怕。

 

我依然偏见地认为,有些人的评定应该交给历史,就像崔老师,再过几年,历史会给予公正的评定。


我们曾经骂过的段祺瑞,骂过的黎元洪,历史书上骂过的所有人,历史有时候还是会让他们露出仁善的另一面,不是吗?

 


03


要说我最不喜欢的人,却是这些人。

 

就像今天我在朋友圈稍微表达了一点对崔老师的偏见,然后一大波人立即袭来:

 

“崔老师是名族英雄,你为这个国家做了什么,你不觉得自己可耻吗?”

 

我是没做什么,可你们也没做什么啊。

 

我数了数,大约有五六个人都这么说,很抱歉,让他们失望了。对于谩骂,我只能选择包容和原谅。

 

可是骂我的这几个人中,其中三位,如果我没记错,他们前两天还在为范冰冰喊冤,怎么在一瞬间就站在另一支队伍里了?

 

骂就骂吧,可有些话还是想说。

 

有些人真是很奇怪,明明没有观点,只有情绪,却像伽利略,全然一副掌握真理,大义凛然的样子。在网上,可以骂大洋彼岸的美国,也可以骂和他意见不一样的人,可是却对自己楼上每天中午装修的那位邻居不敢多说一句。

 

坦白说,这算什么英雄嘛,我对这样的英雄有500页厚书一样的鄙视。

 

有些人,他们想要一个英雄了,就立即幻想出一个心中的英雄,然后一哄而上,扛旗呐喊,替天行道。戴着袖章,然后在互联网上以180迈速度冲杀。

 

一眼瞅见你有偏见,带着王大锤就来了:

 

“国家都这样了,你还敢有偏见,你不感到可耻吗?”

 

我们曾经有过十来年,就是这样。只要你有偏见,不管你正在做学问,还是上厕所,带走。


一个合理的社会难道不应该保留一些偏见吗?

 

那些年,我们自己制造了很多英雄,现在发现,许多制造出来的英雄都是冒牌货。

 

你喜欢李白,啊,我喜欢杜甫。

“谁让你不喜欢李白的,带走!”

你喜欢鲁迅,啊,我也喜欢。

“你也配喜欢鲁迅,带走!”

 

本来都是一条船上的人,结果一个为发烧而生,就把同船的其他人推下去了。

 

我一点都不想活在那样这样的时代,幸好这些人没有成为崔老师,不然真得很可怕。一旦他们登堂入室,抓住话筒,不管他是知识分子还是普通群众,不难想到,纱帽一戴,世道准会变坏,你想读读《金瓶梅》,哼,去牛棚待着吧。



04


和大家相比,我可能更心疼崔老师的家人。

 

崔老师生病那些年,有人问过,崔老师,你爱人不担心你出轨吗?崔老师回答,她哪顾上我出不出轨,我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崔老师的父亲在世时,晚年小脑萎缩,都不认识家里人了,崔老师一回到家,别管几点,父亲都是一句话:吃饭吧,吃完饭就住下吧。

 

崔老师姐姐一直负责照顾父亲,常对父亲说一句话:

 

“你听话,不听话,我就不带你出去玩了。”

 

我听着很心酸,像看见多年后自己的父亲。

 

崔老师一直和母亲关系不好,母亲一生都怕他出门惹事,老爱管他。常说一句话:

 

“别惹事了,别抛头露面了。”

 

父母一辈子都为他提心吊胆的,就像我的父母一样,一辈子都为我提心吊胆。

 

比起大家关心崔老师的佛挡杀佛,魔挡杀魔,我对崔老师的关心的点很小,全在这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家庭小事上,让大家失望了。

 

也许,崔老师在外面冲锋陷阵,血风腥雨,可能家里饭菜都已经热了好几遍了,也没人吃,都在等他回家。只有家人在为他默默承受,真得挺让人心酸的。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