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最容易读错的古人名字,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12-22 06:18:38 浏览量:24 作者:八面楚风 返回文章列表

古人出生不久就要取名,成年之后则还要有字。


《礼记·檀弓上》说“幼名,冠字”,《礼记·曲礼上》说“男子二十,冠而字”。


名与字之间常常有意义上的联系。较早揭示这一联系的,是东汉班固《白虎通·姓名》:“或旁其名为之字者,闻其名即知其字,闻字即知其名。”


有的名与字意思相同或相近,如诸葛亮字孔明,陶渊明字元亮,“明”“亮”同义。



有的名与字意思相反,如端木赐字子贡(“赐”是向下赏赐,“贡”是向上进献),朱熹字元晦(“熹”是光明,“晦”是阴暗)。

还有名与字意义相关,如仲由字子路(“由”是经过,与“路”相关),赵云字子龙(《周易》说“云从龙”)。


了解了这一点,可以帮助我们探究古人名字的意义,进而根据音义关系推断其现在的读音。


【伍子胥

比如春秋时期军事家伍员(即伍子胥),“员”读yún而不读yuán。“员”读yún有“众多”之意,而“胥”有“都、皆”之意,与“众多”意义相关。


【周处

又如晋代人周处(《世说新语》里有他“除三害”的故事),“处”读chǔ而不读chù。周处字子隐,处读chǔ有“居住”之意,引申为“隐居”,古人常说的“处士”即“隐士”。


【卢藏用

又如唐代人卢藏用(因隐居终南山而被征召,故有“终南捷径”之讥),“藏”读cánɡ而不读zànɡ。卢藏用字子潜。“潜”与“藏”意义相近,都有“隐藏”之意。


【刘知几

又如唐代史学家刘知几(所著《史通》,是我国最早的一部史学理论著作),“几”读jī而不读jǐ。刘知几字子玄。“几”读jī有“隐微、不明显”之意,与“玄”(玄妙、深奥)相应。


【张说

又如唐代名相张说,“说”读yuè而不读shuō或shuì。张说字道济,其名字用的是《尚书·说命》商代君主武丁得贤臣傅说而成治道的典故。因此张说的“说”与傅说的“说”同音。至于傅说的“说”,陆德明《经典释文》说:“说,本又作‘兑’,音‘悦’。”据此可知读yuè。


【刘长卿

又如唐代诗人刘长卿,“长”读zhǎnɡ而不读chánɡ。刘长卿字文房,其名字来自汉代文学家司马相如。司马相如字长卿,为西汉文章大家,故刘氏以其字为名,而以“文房”为字应之(“文房”指官府掌管文书之处,而司马相如有《谕巴蜀檄》《难蜀父老》等文书作品传世)。而司马相如的名和字又来自战国时期的蔺相如。据《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渑池会后,蔺相如因功劳巨大,被封为上卿。上卿为卿之最高者,亦即众卿之长(zhǎnɡ)。因此,司马相如之字、刘长卿之名中的“长”均应读zhǎnɡ。


【张载

又如北宋思想家张载,“载”读zài而不读zǎi。张载字子厚。其名与字典出《周易·坤卦》:“坤,厚载物。”“载”表示“装载、承载”之意时读zài。


【晏几道

又如北宋词人晏几道,“几”读jī而不读jǐ。晏几道字叔原。“几”读jī有“接近、靠近”之意,而“原”有“推究本原”之意(《淮南子》有《原道篇》,韩愈有《原道》),意义相近。


【秦观

又如北宋词人秦观,“观”读ɡuān而不读ɡuàn。秦观初字太初,后字少游。其名与字典出《庄子·知北游》:“……外不观乎宇宙,内不知乎太初,是以不过乎昆仑,不游乎太虚。”“观”在这里是“观察”之意,应读ɡuān。据此,南宋诗人陆游字务观,“观”亦应读ɡuān。


【曾几

又如南宋诗人曾几(陆游的老师,其诗《三衢道中》入选小学语文教材),“几”读jī而不读jǐ。曾几字吉甫。其名字典出《易·系辞下》:“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故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这个“几”是由“隐微、不明显”引申为“事情的苗头或预兆”,这个意义后来也写作“机”。


【翁卷


又如南宋诗人翁卷(“永嘉四灵”之一,其诗《乡村四月》入选小学语文教材),“卷”读juǎn而不读juàn。翁卷字灵舒。与“舒”(舒展)意义相应的只能是读juǎn(翻卷)。


【元好问

又如金代诗人元好问,“好”读hào不读hǎo。

元好问字裕之。其名与字典出《尚书·仲虺之诰》:“好问则裕,自用则小。”这里的“好问”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勤学好问”的“好问”。


名与字的关系还能帮我们确定古人名字的正确写法。

比如春秋时期鲁国人曾点(字皙,孔子弟子,曾参之父,《论语·先进》“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章的主角)。皙,古书中或有写作“晳”者,二者字形非常接近,意义则有差别:前者意为“人的肤色白”,后者意为“清楚、明白”(“晳”即“晰”的异体字)。

而曾皙的名“点”则是“小黑点”的意思,显然与“皙”构成反义关系,而与“晳”并无联系。因此从正字的角度来说,“曾皙”的写法才是正确的。

当然,不可否认,古代“皙”“晳”二字确实有通用的情况,但我们今天既然能够分辨清楚,而且已经将“晳”作为“晰”的异体字来处理,在非古籍类的简化字出版物中就不应该再出现“曾晳”的写法。

遗憾的是,2017年颁布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附录的“古诗文背诵推荐篇目”中,却使用了“曾晳”的写法。如果不及时改正,恐怕会对教材编写和评价测试造成消极的影响。

又如东晋学者范甯(《后汉书》作者范晔的祖父,曾注释过《春秋榖梁传》,后世《十三经注疏》中所收即其注本)。现在一些出版物中写作“范宁”。“甯”在现代汉语中一般只作姓氏(读nìnɡ),其余情况均视为“宁”的异体字(读nínɡ或nìnɡ)。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