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这个传奇家族,凭什么绵延千年,名人辈出?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12-22 06:18:31 浏览量:38 作者:文武不全 返回文章列表

本文由壹学者(ID:my1xuezhe)原创


有人总结钱家出过“一诺奖、二外交家、三科学家、四国学大师、五全国政协副主席、十八两院院士”。

究竟是什么样的家族,能够这般绵延千里,名人辈出?


天之北,水之南,

江南自古便是钟灵神秀之地、人才辈出之乡。

千百年来,这里走出了无数名人:

古有江南四大才子、吴中四杰、画中九友;

今有周树人、茅盾、巴金、郁达夫、陶行知等文学才俊。

而其中最为引人侧目的,

便是被称为“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

江南钱氏。


孟子曾言:“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行,

无论多么辉煌的过去都已被时间碾压为灰烬,

唯有钱氏,

创造出了一个绵延千年、兴而不衰的奇迹。

世代人才辈出,家族群星璀璨。


奇迹的开端

自北宋迄今,

光是载入史册的钱门名家就超过千人,

如北宋大才子钱易、

宋末明初画家钱选、

明代学者德洪画家钱谷、

清代学者钱文选、钱塘等等。


到了近现代,钱氏更呈现出“人才井喷”之象:

著名学者国学大师钱穆文学大家钱钟书

教育家有钱基博、钱玄同、钱钧夫

科学泰斗钱三强、钱学森、钱伟长

其余各行各业人才更是层出不穷:

水利专家钱正英著名外交家钱其琛、

台湾社会活动家钱复

著名金石书画家钱君陶、

著名物理学家钱致榕等等。


据不完全统计,

当代国内外的钱氏名人共有100多位

数量多得令人瞠目结舌。

那么,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就了如此恢弘的家族,

并衍生出如此众多的人才?

一切的开端,

都要从一部《武肃王八训》说起。


唐末五代十国时期,

江南钱氏的开山鼻祖钱鏐(liú)开创了吴越国,

钱鏐统治吴越(约是今浙江省)期间,

他励精图治,保境安民。

短短几年,吴越国成为

“地方千里,带甲十万,铸山煮海,象犀珠玉之富甲于天下”之地。

连后来的大文豪苏轼都称赞该国:

“是以其民至于老死不识兵革。”



钱镠除了治国有略,修身治家也十分谨严。

钱鏐目光睿智、气度不凡,

在临终前遗嘱子孙:

“度德量力而识事务,如遇真君主,宜速归附。圣人云顺天者存。”

“民为贵、社稷次之。免动干戈,即所以爱民。”

大凡君王,都希望江山千秋万代的传下去,

而钱镠却愿将大好河山拱手相让。

能有这等气量者,世间只怕寥寥无几。


公元978年,大宋朝廷建立18年,

钱镠之孙弘俶尊奉祖先遗嘱举家归顺,

成就了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和平统一的局面,

使得鱼米之乡——江南免受战乱之祸。

此后,江南一直为富甲华夏之地,

所以常有人讲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钱镠是奠基人。”



除却遗嘱,

钱镠生前两度订立治家“八训”、“十训”,

要求子孙秉承祖训,清正躬谨。

而这些后来也演变为宝贵的精神遗产

——《钱氏家训》(由清末钱文选采辑整理)

(如今的钱氏家规由“武肃王八训”、

“武肃王遗训”和《钱氏家训》三部分组成。)


《钱氏家训》分为个人、家庭、社会、国家四个部分,

饱含修身齐家,为人处世,社会公德的精妙之理。

世世因循,有评论称:

正是这部宝典中的教育之理,

造就了江南钱氏书香绵延、世代人才涌现的盛况。

近现代,钱氏多出“父子档”式的杰出人物,

他们的为人处世、教育方法

便是深受钱氏一族的家训、家风影响。


修身

以身作则、潜移默化的教育方式

钱穆、钱伟长


在近现代,钱氏人物首屈一指的

应是一代国学大师钱穆

钱穆先生一生著作等身,

专著多达80种以上,

中国学术界尊他为“一代宗师”

更有学者谓其为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儒学大师 。

他与吕思勉、陈垣、陈寅恪并称为“史学四大家”


少年钱穆读高中时逢武昌起义,辍学归家,

其后全凭自学成才。

钱穆曾在乡里小学、中学当老师。

1930年,他发表了《刘向歆父子年谱》,

一书成名,从此崭露头角。



1940年,钱穆的代表作《国史大纲》出版,

该书成为各大学的主要教材。

新中国成立后,钱穆移居香港,

并创办了新亚书院(今香港中文大学)。

1967年后,

钱穆在马来西亚、美国等国讲学,

受到国际学术界的高度尊崇,

并以高票当选为台湾的“中央研究院院士”。


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学教师到执教北京大学,

再到成为史学界的一代宗师,

这条路,写在纸上虽是寥寥数语,

但钱穆踩在地上举步维艰。

他自勉、勤谨治学的品格深刻影响着家族后代,

受他影响最大的便是其侄子——钱伟


钱伟长,“中国力学之父”,

中国著名物理学家、数学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



钱伟长的父亲早逝,

钱穆便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

由于钱穆的儒风熏陶,

钱伟长对国文十分感兴趣。

1931年,钱伟长考取清华大学时,

他的文、史两科成绩均是满分。

(相当于现在的“文科状元”。)


钱穆当初自学成才全凭毅力,

钱伟长也同样有这种倔劲。

他文科强、理科弱,

世人皆扬长避短,他却偏以弱博强。

九一八事变后,为了科技救国,

钱伟长毅然弃文从理,改选物理专业,

每天清晨,北斗星还隐隐悬在天际,

他就已端坐在教室看书,

晚上不到灯火俱灭不休息。

4年里,

钱伟长完成了普通人需要8年才能完成的学业,

获物理学学士学位,

考取了吴有训教授门下的研究生。


1941年,钱伟长提出了“板壳内禀理论”。

据说爱因斯坦看了钱伟长的论文后曾这样评价:

“这位中国青年解决了困扰我多年的问题。

1944年,

钱伟长用一个月的时间

就写出了《变扭角的扭转》一文,

这篇论文被世界软科学研究权威

冯·卡门教授称为“经典论文”



1990年,钱穆在台北去世后,

钱伟长写下长长的挽联:

“生我者父母,幼吾者贤叔,

旧事数从头,感念深恩宁有尽;

于公为老师,在家为尊长,

今朝俱往矣,缅怀遗范不胜悲。”


钱基博、钱钟书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一句用在钱钟书身上,十分贴切。

提起钱基博、钱钟书这对父子,

人们往往只知其子而不知其父。



钱钟书是我国著名作家、文学研究家,

当年,

他以国语和英文全优的成绩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

后来成为清华大学文学院的“四大才子”之一,

受到吴宓,叶公超等人的赏识,

钱钟书被人称为“这个时代的文学天才”。


钱钟书精通中外文学,

一部《围城》圈住了世人的心,

而另一部作品《管锥编》堪称是文学史的代表作

除此之外,钟书还精通七种外文:

英语、法语、德语、拉丁语、意大利语,

如此成就,世人共睹。



更让人肃然起敬的是,

在那个黑暗的过去,

曾有不少人看重钱钟书的声名,想要拉拢他,

用“高官、厚禄”来吸引他,

但这些都被钱钟书拒之门外。

钱钟书的一身傲骨,实受家风影响。


钱基博也是一名成就非凡的大儒,

他是中国近现代著名的古文家、文体学家、教育家,

有着“集部之学,海内罕对”的美誉。

钱穆曾讲:

“生平相交,治学之勤,

待人之厚,亦首推子泉。”(子泉,钱基博的字)

清末状元兼实业家张謇对钱基博的评价是:

“大江以北,未见其伦。”


钱基博自幼受长兄和伯父教授策论,

“对于群经、诸子、古史地学、古典文学理论,无不淹通”。

他的父亲经营“永盛典铺”,

到钱基博当家时,钱家的儒学气息更加浓郁,

他在宅第正厅高悬“绳武堂”匾,以示书香家风。

钱基博藏书非常丰富,

“计所藏书二百余箱,五万余册。”

而这也仅是众多藏书中的一部分

万贯藏书,钱钟书深受裨益,

古籍堆里地他日渐长大,文学功底十分深厚。


钱基博教子向来以身作则,

“于车尘马足间,也总手执一卷”;

每次钱钟书从新式学堂放学回来,

父亲都和他一起念古文。

钱基博每读一书,都要摘录、标注,

以致“生平读书无一字滑过”

而钱钟书每翻阅钱基博读过的书,

必定被写满密密麻麻的注解。

钱基博对钱钟书的影响可谓潜移默化。


20世纪30年代风云多变,军阀混战,

钱基博写出了《现代中国文学史》,

该书正式出版后,三版即告售罄。

1944年长沙失守,

日寇长入腹地,兵临城下,

钱基博所在的师范学院奉命西迁,

而他却自请留守,欲以身殉国。

当时驻守湘西的王耀武将军赶来劝说钱基博

最后带领手下将他硬生生拉走。

正是因为钱基博这般治学严谨、

身正行直的君子之风,

方有后来醉心诗书、淡泊名利的钱钟书。


钱基博


无论是钱穆还是钱基博,

一生都恪守自己的原则: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

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

(出自《钱氏家训》中个人篇》)

对于后代的培养,

钱家人始终秉承言传身教,自强不息的教育理念,

而这也是钱门家风。

真正的教育,

是用一个人的人生,

去影响另一个人的人生;

是用一个灵魂,

去唤醒另一个灵魂。

欲让子孙成为什么样的人,

那么,你就去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人生当有品,强则振兴中华

钱钧夫、钱学森


钱学森,“中国导弹之父”、

世界著名科学家、空气动力学家、

中国载人航天奠基人,

誉为“中国科制之父”、“火箭之王”。


1935年8月,

钱学森赴美国学习、研究航空工程和空气动力学。

他成绩优异,深得导师冯·卡门教授的赏识,

他在二十八岁时就已成为世界知名的空气动力学家。


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喜讯传到大洋彼岸,

钱学森萌发了回国报效祖国的念头。

但却遭美国当局多次阻挠,

美国一位海军次长金布尔甚至咆哮道:

“钱学森无论在哪里,都抵得上5个师,

我宁可把这家伙枪毙了,也不让他回到中国!”


钱学森


几经周旋,1955年9月钱学森终于踏上回国的轮渡,

赶上了祖国空军建设战略方向的研究。

面对帝国主义飞机肆意侵扰我国领空的现实,

不少人认为若要建设强大的空军,首先就要研制飞机。

而钱学森却提出研制导弹。

此语一出,满座皆惊:

”导弹深奥莫测,连美苏也都刚刚起步,我们‘一穷二白’怎么搞?”

钱学森则仔细分析说:

“飞机要重复使用,

对发动机材料等要求很高,我国短时间内解决不了。

而导弹是一次性的,材料难度小,主要靠动脑袋,

中国人聪明,完全能解决制导和自动控制上的难题。”

后来该研究在钱学森的主持下,

我国的导弹水平后来居上,国威得到彰显。


钱学森建树甚高,备受赞誉,

这和优良家风不无关系,

他常说:

“我的第一位老师是我父亲。”

钱学森的父亲钱均夫是中国有名的教育家,

以“兴教救国”作为远大抱负,

两次出任浙江省立第一中学(现杭州第四中学)校长。


钱均夫博学多才,

对儿子的教育集百家之长,

以儒学为主,现代教育为辅,

所授不但有西方科学、文史哲政,

更有诗词歌赋、美学艺术等方面的知识。

不光培养了钱学森勤学好问、精于思考的习惯,

更有按时作息、计划做事、谦谨做人的优良品格。

钱学森回忆说:

“我父亲钱均夫很懂现代教育,

他一方面让我学理工,走技术强国的路;

另一方面又送我去上音乐、绘画等艺术课。”


右二为钱钧夫


另外,钱钧夫也讲求宽严并济。

钱学森若要看某部电影,

必先要向父亲提出请求。

钱钧夫会先到电影院看过一遍后,

再告诉儿子是否可以去看。


当年钱学森赴美留学,

钱均夫根据家训专门为其写了庭训:

“人,生当有品:

如哲、如仁、如义、如智、如忠、如悌、如教!

吾儿此次西行,非其夙志,

当青春然而归,灿烂然而返!乃父告之”。

钱学森一生谨记父亲教诲,

终成振兴中华、造福人类的一代科学大师。


钱玄同、钱三强


钱三强,“中国原子弹之父”,

中国原子能科学事业的创始人,

中国科学院院士。


1936年,钱三强从清华大学毕业后,赴法国留学,

在巴黎大学镭学研究所从事原子能核物理研究,

师从大名鼎鼎的居里夫人。

10年后,钱三强学成回国,

主持建立了中国原子能研究所并任所长,

主持并制成了共和国第一个核装置——原子能反应堆。


钱三强


钱三强知人善任,

是他大胆起用了年仅26岁的邓稼先出任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总设计师。

诚如诺贝尔奖得主、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博士所言:

“钱三强独具慧眼,他的睿智和超凡的组织才能,

促成了中国原子弹的成功。”


钱三强的父亲,

则是中国近代著名的语言文字学家钱玄同。

这么说吧,

当年劝鲁迅先生做点文章的,

就是钱玄同先生。

(详见《呐喊·自序》)


早年,钱玄同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闯将,

他公开冲击旧文化,

在家里也时常教育钱三强:

“对于社会要有改革的热情,时代是往前进的,

你们学了知识技能就要去改造社会。”

为了让孩子从小体验“改造社会”的艰辛。

钱玄同曾带着年仅6岁的钱三强一起参加游行,

钱三强正是在父亲这种精神的熏陶下,

走上了敢说敢为的人生道路。


钱玄同


钱玄同思想开明,作风民主,

钱三强中学快毕业时,有人对钱玄同说:

“你是搞语言文字的专家,名气又大,应当叫三强接你的班。”

钱玄同摆摆手说:“那要看孩子的态度和兴趣哩!”

后来钱三强选择了理工,

虽然与父亲文学之途背道而驰,

但钱玄同却欣然同意并鼓励儿子:

“目标既然确定了,就应当用艰苦的劳动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1937年,钱三强以优异成绩从清华大学毕业,准备出国留学,

谁知出国前夕,

钱玄同不幸染上重病,钱三强为此踌躇不决。

钱玄同对他说:

“你学的科学,将来对国家有用,你还是出国好好学习吧!”

钱三强洒泪起程,后成为居里夫人的学生,

钱玄同高兴地写信道:

“你有了很好的指导老师,

要努力攀登科学高峰,振兴中华!”

钱三强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

他学成归国后,

成为了著名的原子能专家。


钱玄同和钱钧夫宽严并济、开明民主的教育方式,

正是体现出钱门家风

生而在世,

当以真诚为品格,

以报国为远志。

科学无国界,但学者有国家,

弱,则发愤图强,

强,则振兴中华!


齐家

忠厚传世,乃能持久


《钱氏家训》中,《家庭篇》有说:

娶媳求淑女,勿计妆奁。

嫁女择佳婿,勿慕富贵。

钱家男儿都谨遵家训,

所娶配偶几乎都是才貌与德行兼备的女子。


钱三强与何泽慧


钱三强和夫人何泽慧同为物理学家,

被称为“中国的居里夫妇”。

1945年初春,

32岁的钱三强向何泽慧发出了平生第一封示爱兼求婚信,

战时德国信件不封口,限词汇25个。

于是钱三强写道:

“经通信,我向你提出结婚的要求。

如能同意,我将等你一同回国。”

他很快收到何泽慧的回信,

也是25个单词:

“感谢你的爱情。我将对你永远忠诚。

等我们见面之后一同回国。”


杨绛、钱钟书


1932年,在清华学堂前,

钱钟书对杨绛一见倾心,彼此鸿雁往来,

杨绛寄来的信被钱基博看到了,

信里写道:

“现在两人快乐无用,须两家父母、兄弟皆大欢喜,

吾两人之快乐乃彻始彻终不受障碍。”

读到此处,钱基博“得意非凡”,

直抚须大笑:“真乃聪明人语!”


除了“娶妻当娶贤”,

家训中还有一句:子孙虽愚,诗书须读。

钱镠出身贫寒,自小读书不多,

称王后他深感读书的重要,

常常手不离卷、勤学不辍,

而钱氏的后世人才中

再苦再难也要读书的例子,更比比皆是。

钱穆12岁时,父亲钱承沛撒手尘世。

其母宁愿忍受孤苦,也不让孩子辍学。


晚年钱伟长手不释卷


钱伟长的父亲也是去世较早,

当时有很多乡邻劝钱伟长的母亲,

叫钱伟长早点去做手工,赚点钱来补贴家用,

但她目光远大,十分坚定地说:

“我就是再苦再累,也要让孩子读书,

因为我们钱家的家风和古训是这么要求的,

我一定要为我们钱家留下几颗读书的种子。”


我国著名外交家钱其琛之子钱宁也讲述:

“读书修身是钱家历来的传统。

我要感谢我的父亲,他是个爱读书的人,

也总是敦促我们要多读书,

是他让我们继承了钱家的这个传统。”


记得有这样一个问题:

“我读过的书,大多都不记得了,

那么读书的意义何在?”

有人这样回答:

“读过的书,就像小时候吃过的饭,

虽然不记得吃的什么了,

但它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成了我的血和肉......”

读书与人生的意义,想必便在于此,

没有手不释卷,哪来洗尽铅华?


这便是钱氏的家风:

“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

如不能走万里路,那便读万卷书。

处世与公德

真诚磊落,宁静致远


在处世交友方面,《钱氏家训》也有言:

小人固当远,断不可显为仇敌。

君子固当亲,亦不可曲为附和。


譬如钱穆先生的交友之道,

他虽然自学出身,却从不迷信权威。

当时学术界正流行康有为《新学伪经考》的观点,

顾颉刚也是康有为的拥护者。

但钱穆对此观点怀有不同意见,

他没有因为顾颉刚于己有恩就放弃己见,

而是力排众议撰写了《刘向歆父子年谱》,

用事实证明康有为的观点是错误的。


钱穆后来到北大任教,胡适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但钱穆却从不在学术上苟同胡适,

他的许多观点都与胡适不一致,

胡适认为孔子早于老子,

他却认为老子早于孔子。

学生知道他们之间学术观点不一致,

故意拿胡适的观点来问,

他也毫不掩饰,经常在课堂上批判胡适。

据学生回忆:

钱先生常常当众说:“这一点,胡先生又考证错了!”

并指出哪里哪里错了。


钱穆、胡适


当时胡适声誉日隆,

很多人都以“我的朋友胡适之”来炫耀自己,

可敢于这样批评胡适的,

在北大也仅钱穆一人而已。

钱家人不会曲意逢迎,

更不会见利忘义,卑躬屈膝。


1947年,有人来到钱伟长家里拜访,

带来了美国有关方面对钱伟长全家赴美的邀请,

并提出优厚的待遇,

钱伟长明确填“NO”,予以拒绝。


1955年,钱学森放弃了美国优厚的待遇,

冒着生命危险回到祖国。

这不光是他个人的选择,

他也得到了钱家所有人的支持

当时钱学森在美国被软禁的消息传到上海,

老父亲钱均夫给儿子写信勉励道:

吾儿对人生知之甚多,在此不必赘述。

吾所嘱者:人生难免波折,

岁月蹉跎,全赖坚强意志。

目的既定,便锲而不舍地去追求;

即使弯路重重,也要始终抱定自己的崇高理想。

相信吾儿对科学事业的忠诚,

对故国的忠诚,

也相信吾儿那中国人的灵魂永远觉醒……”


钱钟书


“四人帮”横行的时候,

上面曾通知钱钟书参加国宴。

在一般人看来,这是赏脸,应该受宠若惊。

钱钟书却摆手:我不去,哈!我很忙。

来人连忙声明:这是江青同志点名要你去的!

钱钟书依旧回答如故:

哈!我不去,我很忙,我不去,哈!

来人自知无法交代,

便教钱钟书推托说身体不好,起不来。

钱钟书反倒郑重声明:

不!不!不!我身体很好,你看,身体很好!

哈!我很忙,我不去!


利在一身勿谋也,

利在天下者必谋之。

这就是钱门家风,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百年之后,

我们要给后人留下什么?


一部家训流传百世,

成就了钱家千年绵延不绝的奇迹,

而近现代钱家人也大放异彩,

让国内外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江南。

这个家族明珠璀璨,后继者更甚前人:

我国最高学术荣誉称号是院士,

而钱氏恐怕是出院士最多的家族,

仅无锡钱家就出了10位:

钱钟韩,

中国科学院院士,

工程热物理和自动化专家(钱钟书堂弟)

钱临照,

中国科学史事业的开拓者,物理学家、教育家。

钱令希,

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工程力学家,

 中国计算力学工程结构优化设计的先驱。

钱逸泰,

中国科学院院士,从事催化和固体化学研究。

钱保功,

高分子化学和高分子物理学家

钱易,

中国工程院院士,

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教授。(钱穆长女)

钱鸣高,

著名采矿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钱俊瑞,

中科院学部委员,

中国农村经济和世界经济学家、教育家。

钱学榘,

出色的空气动力学专家,

担任过美国波音公司总工程师。(钱学森堂弟)

钱永健,

2008年与日、美两位科学家共同荣膺诺贝尔化学奖。(钱学榘之子)

钱永佑,

神经生物学家,钱永健的哥哥,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


钱氏后人汇聚钱王祠宣读家训


法国著名雕塑家马约尔先生曾写下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我们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给子孙后代,

在很大程度上,

取决于我们给世界留下什么样的子孙后代。”


钱家的千年辉煌,

并不在独特的生财之道,

也不在一纸家训传久远。


而在于钱家子孙世代传承的精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