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原 】 陈嘉珉:无意本能与大乘之境——谈邓匡林先生诗文的境界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12-22 05:37:27 浏览量:16 作者:陈嘉珉 返回文章列表

(原载2018年11月《上海贵商·十周年专辑》



(一)诗如其人、人如其诗的诗性人生

我认识的邓匡林是一位诗人、拳修者,他还有个身份是“企业工作者”,而且是我所闻诗人、企业家中唯一招收拳击徒弟的人。我与匡林先生因诗结缘,并从他的诗文中学习站桩和欣赏拳修意境。邓君诗如其人,人如其诗,而诗入道境。做功夫的行者,静心品读匡林先生诗文,并身体力行证悟检测,必得其了义受用。不从诗的角度,难以了解匡林先生的智慧根性和真实身份,然而这个角度并不新颖,只是久违了觉得新鲜。中国人的哲学、文学、信仰多潜移默化在诗境里边,数千年来如此,所以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

中国人的智慧永远和诗搅在一起,自古以来诗和官员、文人、商人的关系非常密切。中国人做事很辛苦,晚上拿点时间来读诗、写诗很有意思,这便是匡林《五二歌》所说的境界:“忙中寻个诗境,闲里弄个高楼。醒中揣个糊涂,醉里留点清白。苦中咂出香味,乐里存点素心。安中嗅出危云,困里抽出生机。闹中生出静定,寂里咬定乾坤。得中含起舍意,悲里化成慈喜。”

匡林先生的《何以为诗》一文说:“人生一世,欲求不断,除满足吃喝拉撒、身体愉快等生理欲求外,还需得到精神愉悦,才能达成身心安顿。”但凡有点文化的中国人,说到身心安顿的心安顿,第一件事便是读诗、写诗,所以匡林说“诗是人生灵性栖居的桃花源”,“在红尘之中追求超然以安顿身心,人生的确需要诗”,劳累一天“回家舐慰伤痛时,诗是最好的圣药”。

匡林在《何以为诗》文章中,对诗还有不少精妙论述:“人之初心,本真纯净,无诟无染,外流即为诗。”“背对红尘嚷嚷的世界,面朝碧蓝的天空,可以静慢地写诗,让笔尖灵性流淌,皮囊与心灵,都清明洁净,一尘不染。”“在油盐柴米的世间生活中,通过诗达成精神超越和心境悠然,更宜于闲适快乐的生活。”人在现实当中,永远有颗无染的真心需要释放、表达,世间琐事、烦恼总要悠然超越,那就外流为诗吧。此外,诗还可以抒发各种理想和希求的情绪。匡林说:“诉相思,哀离別,明壮志,悟禅机……凡此种种功用与境界,大都可以在诗境中获得。”“诗是人生由苦短而向自然觅得悲悯,豁然而洞照,超然而彻悟,是大隐于市、红尘滚滚、周而复始、永恒绵延的灵性水晶。”匡林先生这些话很像诗语,至少是优美的散文诗。既然“诗歌在人生中不可或缺,与人与生俱来”,因此诗情、诗意便构成了中国人的基因,“所以中国人的诗性是在骨子里流淌的”。

匡林先生自称“企业工作者”,人们常说商场如战场,但我观察匡林的生活,并非战性的硝烟弥漫,而是诗性的和谐如来。他虽在开放的国际大都市从商,但其实是一个中国诗脉和传统文化孕育的地道文化人。匡林先生温文尔雅,其言其行有法有度、中规中矩,唯独在拳道、诗道上独领风骚,不同凡响。

读匡林先生的诗是修行,读多读透了,行、住、坐、卧都在定中,所想所感全无商场斗争的痕迹,而全是自然平静、物我双忘的美妙景致。

(二)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的诗作风格

匡林先生诗作的表现形式有个特点,即形象思维较次,而形上境界最高,用一首朱熹的诗来对比便一目了然。在儒家人物中,朱熹算最有境界的,他的《活水亭观书有感》写道:“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人世间无为而无不为,且大有为的事物,就是朱熹这首诗揭示的“艨艟巨舰一毛轻”而“此日中流自在行”的情状。

读了匡林的《江月令·闭关(一)》,方知原来大成拳道也有这个最高境界,而不只是形下身体动作的“手舞足蹈”。《闭关》词写道:“假日入关悟练,浓荫阡陌田田。星稀持桩静月悬,唱亮蛙声一片。七年闭关精进,蓝天留痕年年。空洞无我真全拳,丹田暖玉生烟。”匡林给“全拳”下了一个定语、定义,即“空洞无我”。“我”既是形上第六意根的意我,也是形下色尘的体我,此二“我”皆无,于是便铸就“丹田暖玉生烟”之大用。江月令·闭关(二)》也是同样的功法过程和意境:“大成堂内闭关,七步功法井然。晨桩鸡鸣抱一,晚课蛙声双盘。松静安定自然,收视内听息岚。气血咝咝如虹,彻照天地出关。”

在朱熹诗的意境中,能够得到“艨艟巨舰一毛轻”而“此日中流自在行”的效果,全凭“昨夜江边春水生”这个巨大“推移力”,故其诗中会留下“枉费”、“推移”这些行迹深浓的字眼。朱熹在书中观探佛家、道家修行法门事半功倍的效果,禁不住用动人的诗句表达出来,但书中来诗中去(书来诗表),真修实证的践行没有了。匡林诗中也有“阡陌田田”、“蛙声一片”、“留痕年年”等有为痕迹,但这是有意本能起用、通向“暖玉生烟”的功法状态,是知行合一、真修实证的见地。由此可见邓诗境界比朱诗高远,朱熹只破初关,匡林应该破了重关。但朱诗的形象思维又比邓诗高,前者可以成画,不难构成一幅春水奔涌、轻舟激荡的鲜明图画。邓诗虽有“浓荫阡陌”、“星稀月悬”、“蛙声一片”、“暖玉生烟”等景象,但难以构成一幅完整生动的画面,自然景色被境界概念撕碎了。然而形象的高和低,却又反衬出境界的低和高,这是一种反比关系,由此可追究到形下与形上的差别。毕竟最高的境界需要修证、体悟方能亲见,非世间凡墨所能描绘,故形下比较生动有形,形上则往往无有行迹。

匡林先生的《如来如去》词第五节写道:“你我真含一如,明珠俱足,脱落云淡风轻。一颗心在红尘,一颗心在净空。一莲绽放,一叶飘零。如来如去。”这首词境界很高,智根不及者看了可能很痛苦,因为有个明确的理想、目标、境界,然而无法实现,巨大的差距、矛盾一出来,岂不委屈烦恼、痛不欲生?每次和匡林的好友映颛说到匡林,映颛都说匡林“入世太深”,然后我附和一句“出世太高”,映颛哈哈一笑,表示认可。一个入世很深的人,怎么能够出世很高“如来如去”呢?这不是撕裂自己的大矛盾、大痛苦吗?却原来,是定在了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的无为之境,怀有真修实证的“一如”明珠,不搞方圆、大小、有无的矛盾对立,脱落掉妄想、分别、执着的习气,于是便“云淡风轻”一身轻了。“心在净空”、“一叶飘零”,难免高处不胜寒啊,那就独自担当、自己承受吧,还好尚有“一颗心在红尘”而“一莲绽放”。这即是匡林先生《咏怀》诗所写“高高禅峰立,深深红尘行”的如来境界,“禅峰立”是因,“红尘行”是果。亦正所谓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自在无碍,效益翻番,红尘之行无比杰出。

匡林的习拳诗《有感二首》,也可用来说明他力行对立而须统一、阴阳而须和谐的主意:“(一)萌动亦初心,寂寞藏秋情。繁花满世界,红尘真如行。(二)遇神勿守神,遇鬼勿杀鬼。空明冲和处,一团春意存。”该诗得了儒家世法、释家佛法“冲和”、“一团”的精华神髓。易经有句话叫“居贤善俗”,你不搞贤俗对立,烦恼在哪里呢?根本没有。同样这两首诗的境界最高,而文学性较次,一般爱看热闹者读了没有印象,而发心修行、走到自性门前的人,读了则会刻骨铭心。

研读匡林先生诗文,我有一个感受。匡林先生是商场上日理万机之人,他不会罗里吧嗦,他的语言质朴简约,惜墨如金,精粹到了极点。他写一诗、造一偈、作一文,必以真为本,内义信实可靠,皆是启人本性、救人真命、引人入道之言。读他的诗文,要注意两句话。第一句是老子讲的“信言不美,美言不信”(《道德经》81)诚实的话不漂亮,漂亮话不诚实,匡林先生不讲漂亮话的。第二句是惠能大师《坛经》讲的,叫“与义作仇家”,就是虚华浮美的言词离题万里,与真义相违背,跟真理、真知就像有仇似的。有很多人给我推荐很多书,说太精彩、太畅销啦,可是看了三分钟热情,过后毫无益处,这就叫离题万里、“与义作仇家”。所以修行人要修忍德,对启人本性、救人真命的文字,要耐住性子,静下心来慢慢品味阅读,才能得其真义,得大受用。

我读匡林先生的诗文,其效果可用《楞严经》的一句话来说明,叫“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薄伽梵是佛的名号,到处烧香拜佛啊,佛在哪里呢?到处转悠找不着门,可是一读匡林诗文,上下四面八方都是如来佛,走到哪里都是登堂入室之门。他的诗词、文章,把珍珠宝贝都给你,是教你问道见道的,而且任意挑一首、选一篇来读,都会开卷有益。读者诸君从以下对匡林先生诗文的引述中,便可体会到何谓涅槃门,以及在哪里。

(三)菩提无树、明镜非台的诗作意境

匡林先生所写持桩、行拳的诗词,既有方法,又有方法达成的最高境界。方法是在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有为境界中行使的方便法门,而境界则是妙法生效后,所达成见山仍是山、见水仍是水的无为境界。

匡林的《站桩》诗写道:“(一)江河心画里,和风物从容。月印山川寂,万物静好中。(二)抬手天地远,环抱宇宙同。足实沉大地,头领云霄龙。(三)松中化劲生,内蕴气血洪。吞吐一意动,缠丝蠕动虫。(四)沉浮螺旋行,阴阳辟双重。骨肉两分离,筋伸骨灵动。(五)吞气玄天里,接地劲无穷。藏之则一粟,展之天地宏。(六)虚含千秋云,意动万古松。泉响月光冷,动静自在共。(七)一羽不能落,一尘似幻虹。若有似无间,丹珠还自工。(八)浑元堪堪境,养炼如如同。空洞真切事,大道全拳功。”诗中出现的江河、风物、日月、山川、天地、宇宙、大地、云霄、气血、骨肉、玄天等万物,都是有形、有色彩的,于其后有个无形、无色彩的,就是“心画”,宇宙万物都在“心画”里生灭,而“心画”则非生非灭。若用“心画”一词来代表自性、知性、智性、佛性,很形象,明白易晓。

《桩境》诗写道:“松静持桩久,渐已气交融。双臂生白羽,托身云端龙。毛孔吐纳深,周身气血洪。内视五脏清,咝咝响不同。身与大气合,内牵外挂融。和光同尘处,未发乾坤动。禅立绝顶观,一惊天地动。吞江饮海浪,拳透万山重。神游太虚境,把臂达摩从。拳境空明处,云淡亦清风。”此诗很有气魄,诗中所述是立志高远者的得道境界。可将此诗前后对半分开,最高的桩境是从“和光同尘处”至结尾的“云淡亦清风”一半所述。这样的境界,是通过双臂及整个身体的松静、交融、托身、吐纳、内视、内牵、外挂等有为功夫实现的无为之境。这个境界在意上无心无为,在形上则表现出“吞江饮海浪,拳透万山重”的巨大效果,这便是无中生有,无意无为而大有为的玄天机理。

《持桩一得》诗写道:“不思毁,不思赞,上虚下实盘根站,体若虚空无涯岸。不思成,不须患,触觉活力随意转,神若游龙环宇看。不用力,不用松,顶劲虚领抱元空,身透清风气血融。不粘境,不滞空,心凝净水阳光中,须弥湛寂如如同。”该诗虽然也是法门,但主要强调“不思毁,不思赞;不思成,不须患;不用力,不用松;不粘境,不滞空”的心意要领,同时亦是境界的描述。这个要领是以意为先,意念引导身体,通过上虚下实而实现意与身从中分开,导致无我,是真心妙法的简明透露。

《练功》诗写道:“独明守扑虚灵意,凝寂抱神三昧真。默照内听心映境,宝瓶气化大江春。静中触动生暖意,有感皆应妙悟身。独取寒江一瓢饮,百阳灌顶炼丹轮。”这首练功诗既写功夫过程,也揭示了“默照内听心映境,宝瓶气化大江春”的境界特点,美妙动人。“静中触动生暖意,有感皆应妙悟身”的奇特感受,诱人不能自己,跃跃欲试。

《闭关》诗写道:“大成堂内夜持桩,蛙声如潮梵音唱。凉风徐沁劲入骨,神游太虚拈花香。”这个闭关的定境很深,真是一定一切定了,蛙声亦是梵音,红尘皆成虚妄,如佛谚所谓“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因此“凉风徐沁劲入骨,神游太虚拈花香”。这个清凉境界十分令人神往。

我们把前述几首描写站桩的诗,结合晨悟录(站桩与定境)》这篇文字一起看,站桩的要领就更加明确、具体了。匡林说,站桩是为了找寻舒适与愉悦,要领如下:“晨练站桩,先求抱架。双脚平行,与肩同宽。上虚下实,胸含腹圆。双手抱球,肩撑肘横。头直项竖,眼似垂帘。双腿微曲,膝盖一松。盆骨微坐,虚领顶劲。以鼻行气,松静自然。抱架妥帖后,以肩、手、头、膝微微调整,找那个虚空平衡点。”这段如诗的四字句,简要概括了站桩的身心要领。我们读匡林的诗作,不只是一种文学欣赏,而且是学习人生最顶级的修身、修心功夫。

通过以上诗中所述的站桩功法,要达到什么目的呢?目的就是惠能所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的最高境界。《晨悟录(站桩与定境)》细致描述了这个境界,具体文字是从“意念来去自如”到“与时光悄然共行”一段。这个境界虽只是文字描述,但异常真切,仿佛身临其境,诱惑力极大。

匡林先生写拳术的诗,功夫更深了一层。《大成》一诗写道:“大成本无法,空中妙有生。虚无求具体,静力动乾坤。站桩为枢纽,试力劲均整。步灵夺中位,胯动人飞升。虚实阴阳动,触觉活力真。提趟扒缩处,精敛骨生棱。抱一天下式,不期自本能。有感皆相应,自然力浑成。”这个大成拳非常了不起,是帮助悟道的,悟道可以从大成拳那里把“大成”一词借过来,或许大成拳也是从悟道境界把“大成”一词借过去的。“大成、空中、虚无、静力”是不变的,不是生灭法。有了这个不变的非生灭法,接着就生出了“站桩为枢纽,试力劲均整”一直到“有感皆相应,自然力浑成”的生生不息一大片动态起用的绝妙景致。天地之间最玄妙的机制,就是这个“大成本无法,空中妙有生;虚无求具体,静力动乾坤”。匡林的《五二歌》说:“闹中生出静定,寂里咬定乾坤。”一切乾坤动态都由一个“静寂”来统领,这个境界最高。这些诗描述其体悟的佳境玄妙诱人,并且从用上讲,不愧为拳术、道术的精妙法门。在这个无意本能生起的大乘之境中,匡林先生深深体会到“佛法拳道无须分”、“佛拳之境本一家”的真谛,是佛道修行的重要参照。学拳的人可以从这些诗中学法,也可以将其作为标准,检验自己功夫实现的境界是否纯正、纯真。

匡林先生以下写拳术的诗,同样既有方法,又有方法成就的无上境界。这一类拳学方法和境界诗,一般人不易理解体会,可谓是难得的拳心诀,须要习拳、证悟达到相当程度,才能体悟其中意境。但是以我的读感,即使未习拳,若要领会最高的养生和修为境界,也可从吟咏这些作品中获得;若是习拳之人,这些诗作无疑是宝贵的拳学秘诀。

为方便一般读者或学拳之人揣摩参考,特将匡林先生拳学诗选录于下——

《拳心诀》:“拳境绵密,借假修真。立桩入定,老僧盘根。钩挫牵挂,八面飞升。摩擦蠕动,和光同尘。形随意动,气贯全身。游龙鹤舞,日月同春。触觉活力,本能妙生。形曲神全,梵音吐芬。天人合一,超凡入圣。青莲满界,光明乾坤。”

《摩擦步》:“(一)摩擦步动风云起,平起平落趟流泥。上领下随缓缓进,提镗扒缩步步奇。(二)跟劲缠丝由脚启,欲行又止骨分离。螺旋抽升稍节劲,体整如铸神勿急。(三)手起脚抬自然意,落地横蹉须仔细。内外互争大气搅,撄宁两行更忘机。(四)前扒后蹬蠕动际,身退惊弹弓满力。神明笼罩八方敌,虚空粉碎无执迷。”

《悟拳》:“(一)条条大道通罗马,佛拳之境本一家。心无挂碍真如际,空洞无我本能达。虚空粉碎技术花,羚羊挂角何须华。不执无迷性空净,劲力不期自到家。(二)身如灌铅步凝重,体整如铸上下从。毛发如戟空灵境,肌肉若一天地宏。四如之境堪堪在,神圆力方如如同。混元阔大充环宇,空洞无我寂寂容。”

《换劲》:“练拳妙要换劲始,由拙换活明劲生。明劲转柔暗劲启,绵柔至极化劲成。身孑耍手整劲出,胯动身随形意真。层层换劲拳心显,浑园阔大净本能。”

《炼拳》:“黄钟清吐应山谷,振臂龙吟叶欲飞。转换掌中风息动,神龟出水拨精微。惊蛇缠手神光足,如影随形身不归。空洞无尘明澈境,禅和法喜照心扉。”

《拳境》:“意动身随拳脚真,拧裹螺旋成本能。分明空空全无力,放人如飞惊自身。佛法拳道无须分,松至极处化劲生。空明灵幻虚寂时,神光朗照满乾坤。”

匡林先生功夫到家了,行住坐卧都在定中,即使写游记诗,也是仙风道气、超凡脱俗、意境清奇。如《游阳明洞》诗:“青幽古道松风微,洞静心花步步开。一拈善恶长江动,即心黄河即理斋。山推路转春香远,境随心空灵妙胎。知一行二成一体,释子道长儒中来。”匡林先生的宇宙观不仅是“天人合一”,而且是“人人合一”的,在他的诗文中,从来没有释道儒的分别执着之见,而且常说佛道一家,佛拳一家,拳道更是一家。正因于此,他便能在游览中发现并关注到以王阳明为代表的“释子道长儒中来”这一文化和谐景象。之前我读这首诗的第一收获,就是明白惠能说法要求“不思善,不思恶”,其最佳的原因说词就是“一拈善恶长江动”,善恶玩不得,非常危险,长江一动,水火无情!

匡林先生不仅是诗人,而且是拳修者,他贡献武术事业经久而辉煌,在武林方面任职比企业方面的任职多出几倍,参与组织过多届全国武林大会、上海武林高峰论坛及其他多种武术事业活动,曾在《中华武术》、《搏击》、《大成拳研究》、《天下武林》等刊物发表多篇经典拳道文章。匡林先生发愿格物致知,诚意正心,身体力行以宏扬国粹、传承中华拳道为己任,通过援武入道,以体认修证通达为圭臬,遵中华王道以和谐世界,运释道境界以自然超越。因此匡林武道诗的气质,与其习武、弘武的践行、抱负尤其境界密不可分,正是其精进拳学的大乘境界、援武入道的深厚胆识与责任担当的菩萨精神,铸就了他的武道诗的恢弘气质。

(四)无意本能、大乘之境的文章要义

佛家修行的根本是明心见性,道家修炼的根本是见道得道。人生根根底底上的这个自性、佛性、大道,匡林先生从诗、拳的角度,用“心画”和“本能”两个词来说明。这不是标新立异,而是为了联系实际,清楚说明大成拳及其养生桩的不同境界。

匡林的《拳学本能说》认为,本能“既简单又玄妙”。说简单,本能“无须外求,本身具足,拿来即用”;说玄妙,本能“求则不知其所在,而不求时则可能忽然而至”。这个本能就是佛家讲的自性,即人人皆具之真如佛性。匡林引用《华严经》的“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圆觉经》的“众生本来成佛”等经文,都是强调自性、佛性的本能特质,人若回归自性,即可自证成佛。

对于本能,匡林主张“贴近它,体认它,契合它”,认为如此“极有必要”。贴近、体认、契合的过程就是做功修行,修行成果即是“在过程中发现、收获新东西”。“新东西”是什么?第一个是悟觉并契合本能,这是体,第二个是掌握和运用本能,这是用,是“体”生之“用”。所以修行者的收获是体用一如的终结成果。

“用”的最佳效果和最高境界是无为。武术名家李存义的弟子尚云祥,与匡林先生最为崇敬的王芗斋大师相交深厚,尚云祥住在北京火神庙时,王芗斋前往探视,并研习拳技。王芗斋在尚云祥身上一按一捋,尚云祥的身体突然飞起来,头和肩插入房子顶棚,落地后二人惊诧相视。尚云祥请求再来一次,王芗斋说:再有意来,恐怕就不成了,这就是郭老(云深)所说“有形有意都是假,技到无心始见奇”,再来就是有意了,把你弄不上去了。王芗斋先生有意把人捋不上去,可是这个能捋之“能”还在不在呢?还在的。这个“能”也是体,把人捋飞便是用,二者是体用的关系,即是匡林先生所说“本能的体用分为二面,一面为本体,另一面为运用”,体用一如的境界是无为境界。王芗斋先生无为,却把人捋飞了,这叫无为而有大为,无为而生大机大用。

匡林先生宗师、效法的大成拳极为崇尚本能,所以他说:“从大成拳法中求‘本能’,必是一条极有意义之‘终南捷径’。”匡林认为,王芗斋是真正的拳学革命家,一代宗师,得道之人!匡林继承、弘扬、探索芗斋大师的大成拳术和拳学思想,并著诗著文立说,就是追求拳学与本体运行之契合,摸索由拳入道、借本(能)修真的大义大法和玄机妙用,提供了一个别致生动、妙不可言的修行悟道法门,

完善的修求过程有三个层次,这便是匡林先生从拳法中归纳的原始本能、有意本能、无意本能。不学拳法不等于不能打,任何一个拳盲都会摔、打、抓、撕、咬、撞、扑、推、挡等自然动作,这是无须学习,与身俱来的,属于匡林所说的原始本能。原始本能也是一种境界,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原初自然境界。一个人发心学拳,要经历或短或长,乃至一生刻苦学习的有为阶段,这是匡林先生《拳学本能说》所讲“运动形式基于心意引领、支配,其境未能上乘”而必须有意本能发挥作用的阶段。这个有意运动层的用,也是本能之用,是“在心意引领之下培养本能,使人在有意识状况下随时随地达成本能反应,随机施巧,一触即发”。这同样是一种境界,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有为境界。匡林说:“最高一层则是在此基础上完全放松、放下,进入无意识状况,气、心、意、神浑然一体,周身无妙不臻、无法不备,全然进入本能抱一、以应无穷之化境。”“只有到了无意之层,才发达成一种‘无意识状态之运动’,物我双忘,拳打三不知,这才是拳学之化境。”这个拳学的化境,便是无意本能发挥所致,是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的最高智性化境。

宇宙万物,溯源到源头、尽头都是无物,拳学能够使修行者极妙地体验这个于中生有之“无”。正如匡林的《拳学本能说》所说:“拳学本能之体为虚空中生妙有,与宇宙本体法则高度契合,明白精妙拳道大多从空洞中体认,从无为中得真意。”匡林先生此意,正是《楞伽经》所讲“以无故成有”的禅意,阴阳、有无互动而互为根用。《拳学本能说》在此作了一个总结:“不期然而然,莫知至而至,拳打三不知而妙用精奇。”并由此引申出拳学悟道的玄机妙用:“若能与生活打成一片,养浩然之气,则行住坐卧皆拳意,拳学体用皆人生真谛。从养生到技击,理趣无穷无尽,圆融舒适无碍。”“最终,要紧之事是明白拳学之体用是一体两面,体用不二,即体即用。这样才不会以二元对立的、片面呆板的观点看问题,实做中顾此失彼、着相破体,不能形成整体圆融、打成一片的境界缺失。”

对应于有意本能、无意本能,匡林先生借用佛学概念,还把拳学之道分为小乘之境、大乘之境。我们可以根据匡林先生的逻辑用意,在此加进一个概念——对应于原始本能的,即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毫无修为的原初无乘之境。

匡林先生的《拳学本能说》认为:“小乘之境基本上处于自我意识阶段,求物、求有为、求体认。”小乘之境发挥有意本能,处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拳学本能说》指出:“大成拳的大乘之境,是要将内省、外观、体证三者合一。内省一心向内,体察其内在意象如何?是否打通‘地心争力’、‘空气争力’及‘宇宙争力’之间的通路?外观则参与他人即外部世界之表现互动,作内省之助。体证则综合内外所得,心传意领,敦厚实作,将功夫完整实得,妙用无穷尽。大乘之境除心传意往、外证诸物、修神气力三步功夫外,须明白神气力同出一源、互为根用,达到内无身心、外无世界,这样才可修得潜能之力,均整圆融,非局部之呆蛮力也。”匡林先生归纳大乘之境的要义,是“得意忘言,返璞归真,抱元守一,二十年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进入澄明之境。”

无意本能起用的大乘之境,其实就是《楞伽经》讲的“意生身”,尤其是三种意生身中的“种类俱生无行作意生身”。意生身是大乘菩萨境界,身体已转,无意而随意所转,化身无限,转了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随意自在,同时无意无为,是如来藏不假造作功能的法尔如是境界。

匡林先生的《拳学本能说》一文,是在释、道背景下,贯通其诗、文、拳三领域,并修道、悟道、见道的经典之作。

匡林先生的《习拳一悟》文章,对境界的描述更为生动具体。他认为拳术修炼的“真意是去拙力而求本能。”本能之力即为自然力,“但本能须合天地自然之道,成为符合自然之本能,此谓‘道生之,德蓄之’。这有两种方向,一种是向自然之道契合,向道而生,以合自然之力,谓之顺生,体现在拳上为暗劲;另一种则柔顺自然,完全无意,纯任天机,体现在拳上为化劲。”暗劲是有意本能起用的小乘境界,化劲则是无意本能起用的大成境界,因此“自然力之修炼是拳道之本”。匡林说:“明劲多为拙力、暴力,是以力打力,而暗化之劲则是应机生劲,借力打力,符合自然力的要义。拳诀上说的不丢不顶、沾粘连随、逢朋必滚、逢滚必转、拳透敌背、一触即发等,都是此意。”因此匡林先生认为,自然力之修炼须从精神和意感中所得,所谓得劲不得劲,要看是否顺合天地人道之自然,是否虚空生妙有。而向下落实到身体,应是顺应骨骼肌肉运转发力的自然运势,“引进落空、上步转跨、脚踩中门、借力发劲、放人飞空、一气哈成”,否则又将成为有意而行的拙力发挥。“以拙力制人,心乱气促,滞重不灵,既不能久也,更不能养生”,匡林认为,拙力只是学习过程的必然体现,不是追求目标,追求目标是大乘之境中的化劲展现。

《习拳一悟》还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志向问题。匡林说:“犹须注意,重精神和重意感与目标志向大小有关系。志向高远,精神远放,自然力大;目光短浅,看物是物,自然力小。所以习拳亦得立志立意。”文章进一步论述道:“若神意上能顶天立地,吞江吐海,拳透万重山,自然力便得博大而圆满。如李广视石如虎,一箭穿石,无须考虑弓是否拉圆。拳透万重山,无须理会眼前之物,则拳意穿透,无人无我无物。不仅如此,因与大气交换,天人合一,精神可连天插地,与宇宙为一体,借得宇宙之能量。内无心身,外无世界。其静穆时如山,动则翻江倒海。”立志立意是有为阶段的先机妙用,必不可少。“立意高远则弓自满、弦自足,透眼前之物,顺理成章,收放自在,成大自然力,故做事做人,当立志立意高远,不能拘于眼前形内。”立志立意,其理与修行所说的大格局相同,格局大,才能收放自如,肚里撑船,借得自然大力。匡林借用老子的话说,立大志、成大事,其格局一如“老子所视天地为‘橐龠’,‘虚而不屈,动之愈出’”。老子这个虚而不屈、动之愈出的橐龠形状,即是匡林《练拳一得》所说的“笼天地于形内”、“戳万物于指端”的大胸怀。

匡林先生的《练拳一得》文章,借用佛家和道家概念,对本能达成的大乘拳境作了形象描述:“实相无相在拳境中可关照为本能即实相,拳法里的本能之境最高为天地之境,有本体的意思。佛说真如,道说一,儒说玄天皆有此意味。所以实相即是无相,本体不好言说,只能以本能名之。本能在拳境里之显现为各种神来之拳,根本不可预期,只能因势利导,一触即发。拳练到本能境即是无相境,这也是极高的拳境。”在学习中人,最高拳境是领会不到、把握不住的,因此匡林说,“微妙法门具体联络到拳法,本来拳本无法,但常人习拳入门却须寻路径”,这是神秀“时时勤拂拭”的第二境界,是过度阶段必需的功法、体用过程。

(五)功夫相同、境界如一的书画拳道

匡林先生的《书画与拳道》文章认为,书画的道理和境界,与大成拳法的道理和境界相同,“书画拳道,道道相通”,二者可以相互参照借鉴。形下有意本能的作用无疑是相同的,匡林说:“创作书画时讲究头正、肩松、身直、臂开、足安等姿态,而作拳站桩也要求头直、目正、肩松、肘横、膝弯、足平,二者相同处一眼可见。”这是有意本能发挥作用的小乘之境。匡林说:“再从形上的意识层面看,拳道、书画都追求心平、神庄、松静、自然,由此而进入物我两忘、心无旁骛、惟见本心的状态。”这就是无意本能起用的大乘之境了。

匡林在《书画与拳道》中分析了二者的关系。从百花齐放的诸多拳种一路演化的过程看,拳道基本上可分为“内”、“外”二家,外家拳较重表现形式,内家拳较重精神内容。匡林认为无论形式还是内容,中国拳道的最高技术“都将归结到老子所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巧若拙’的境界,诚如明代书画家董其昌的‘初若印泥,中若印水’而归于‘终若印空’”。这个境界是一种“道”,是中国书画、拳道的精髓展现。匡林说:“书画与拳道都是中国文化精神的体现,是道之载体,二者阴阳互动、刚柔并济、相辅相成,由此构成花团锦簇之中华文武世界。”

匡林先生在《书画与拳道》文章中,强调书画讲究功夫,同时指出“拳道更讲功夫,常言说‘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匡林说“功”是一种“东西”和“状态”,是靠体悟而上身的,功的水准有高下,“一招一式、大开大合是初级阶段之功夫,而欲上先下、欲左先右、形曲意直、虚实无定、抱圆守一是高层功夫”。这个功夫的初级阶段,其实就是匡林所说有意本能起用的小乘之境,而高层功夫自然是无意本能起用的大乘之境。匡林先生这里又说到“守雌”的妙用,“守雌”是老子《道德经》的精华思想。匡林说的“欲上先下,欲左先右,形曲意直”,完全是承继老子的“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的“守雌”真言而来。匡林说:“往往做到高层功夫,则无那么多的华丽,形似断而意连,意似断而神接,平实的举手投足之间蕴含无限风雷。”高层功夫没有华丽外表,这跟匡林先生的诗作一样,文以载道是不讲求华丽言辞的。这个最高境界中形似断而意连、意似断而神接的“如去如来”特征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