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改变命运的,其实是另一块屏幕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12-22 04:00:39 浏览量:22 作者:能率的图书馆 返回文章列表



当大城市的白领空闲时刷着手机,对快手中土味网红的生活哈哈大笑;县城中学的高中生,却坐在教室里一脸虔诚地望着直播课的大屏幕,那些来自传说中名校的课堂直播,据说能改变他们的命运。


直播能不能推进教育公平,还只是对于未来的猜测。互联网也不是善良的灯神,反倒像一枚魔戒,就算能实现愿望,却并非没有代价。



一则《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新闻刷屏,让互联网教育成了津津乐道的话题。贫困县的农村学生,通过网络直播课,接受到顶级中学的优质教育,最终成功考入名校,给我们描绘了一幅网络技术改变农村命运的美好场景。

文章写得很煽情,有人从中看到了技术乌托邦的美好未来,希望借助互联网技术,消除城乡教育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拯救日益凋敝的农村学校;也有人从中看到了广阔商机,发现了互联网教育的市场新大陆。



这块屏幕真的有那么神奇吗?80后的老斯基,上高中那会儿也做了不少黄冈密卷、海淀真题。相比之下,网络直播的性价比会更高吗?


做出版生意的都知道,教辅书籍的利润高得惊人。如今换成了直播的形式,自然不可能只是为了公益。实际上县城学校购买网络直播课程,一个班一年就要花费六七万元,还要组织本地教师进行培训和辅导。


下了这么大的血本,才换来了跟名校学生同上一堂课的机会。虽然这样的花销比学区房还是便宜很多,但要在农村广泛普及直播课程,恐怕并不现实。



据开设直播班的东方闻道网校负责人说,16年来共有7.2万名学生通过这种方式完成高中课程,其中88人考上清华北大。这样的比例看似很惊人,但横向对比一下,在大屏幕另一头的成都七中,仅2016年一年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就有55人。


同上一堂课,差距咋就这么大呢?其实搞过教育的人都知道,想要考试出成绩,抢夺生源比如何教学更重要。


这种虚拟的“直播班”,也不是谁都能上的。而是集中了当地最优秀生源,配备最好的师资力量。那些成绩平庸的学生,则被踢出了分母的队伍,方能保证亮眼的升学率。


如果直播课的效果真有那么神奇,它就不应该出现在偏远山区,而首先应该被应用于大城市的那些普通中学。即使在高考录取率最高的北京,同样是教育不平衡,近年来郊区和县城的中学就很少有人考上过清北……为啥这些“灯下黑”的中学,不首先开设直播课?



2014年曾被称为互联网教育的元年,如今几年过去,大把银子烧掉了,却不见风口有猪飞起来。倒是线下教育的野蛮增长,从未停止过脚步,逼得相关部门要出手整顿课外培训。


市场不需要煽情,从来都是追逐利润。如果网络教育找到了成功模式,恐怕商家也不会舍近求远。毕竟肯为知识产品买单的客户,都集中在大中城市。



目前价格昂贵的直播班,注定一时半会儿很难普及,只会是少数人的“特权”。那么,它到底是缩小了城乡的信息鸿沟,还是拉大了当地的教育差距,恐怕还能难说。


真正影响到农村地区广大孩子命运的,也不是直播网课的大屏幕,而是另一块小屏幕,传播的不是知识而是欲望。


有一则新闻说,志愿者去一个山区中学支教,募捐了不少书籍文具。临走时却收到一个孩子的纸条:我们不想要这些书,就想要一个能玩游戏的手机。

 


近些年农村有大量留守儿童,父母出去打工了,陪伴他们的只有手机屏幕,没有父母监管,一些孩子痴迷手机游戏无心学业。还有人给网络主播打赏十几万,耗尽全家的积蓄。


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早就预言过:在未来每个人都可以成名15分钟。直播时代似乎让这个预言变成了现实,一些人的生活平庸无奇,传到网上却身价倍增,于是才有了草根网红,以及无数脑残粉们。


手机里的虚拟世界正在扭转他们的价值观。把无聊当有趣,把低俗当作资本。草根网红一夜暴富的例子,让很多孩子似乎找到了成功的捷径,这可比学习轻松多了。



这块被互联网加持的屏幕就像一个魔镜,它能通晓人们内心的欲望,让你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陶醉于娱乐至死的迷宫中,不再去关心现实的命运。



对现实缺乏想象力的草根用户,在花花绿绿的网络世界里,总以为到处可以薅羊毛,其实反而成了被割的韭菜,只有商家才明白背后的真相。


直播课的大屏幕,如果没有财政埋单,恐怕不会有商业的热情投入。真正能让资本燥起来的,只有利润。而广大三四线城市和乡镇地区的“小镇青年”,注定很难成为潮流的引领者,只能成为低端的“流量”存在。


不过庞大的草根用户,如今迎来了春天。近几年互联网用户的增长已趋于饱和,很多企业都纷纷寻求“渠道下沉”,比如互联网新三巨头的TMD,都是靠下沉到三线以下城市走群众路线,迅速壮大了市场。


后起之秀的崛起速度让人惊叹:拼多多创办三年就就赴美上市,这个记录很快又被趣头条刷新了,两年攒齐了一亿用户,吸流量的功夫让老美分析师惊掉了下巴。

 


然而这些草根用户们,辛辛苦苦靠数量捧场,把公司抬进了美国股市,换来的回报却是各种山寨商品、垃圾信息和低俗营销。低廉甚至免费的服务,自然更加没有底线。


如此赔本赚吆喝换来的流量,到底是客户还是水军?恐怕这些公司自己都搞不明白。等美国股民缓过神来,股价就开始一路下滑。


(趣头条上市以来股价走势)


但没关系,商业资本永远会为尚未被开垦的市场而疯狂,因为这个市场充满了巨大的想象力。



美国未来学者托夫勒,早在1990年就提出了“数字鸿沟”的概念:在信息时代不同人群对于信息技术的使用能力却大不相同,社会的差别就此产生。


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在国内已经广泛普及,但鸿沟并未缩小。处于鸿沟另一端的人,虽然可以自由上网,却逐渐下沉到信息生态链的底部。技术和资本的力量,反而让他们成了各种低端营销的试验场,成了为垃圾信息买单的无私用户,成了被骗子收割的最后一波韭菜。


有人靠网络发财,有人在网上受骗。有人传播先进思想,有人沉迷于无聊视频。互联网企业的下沉策略,似乎正在完成一项伟大的社会分工:信息虽然不再是封闭的,但掌握评价权的一方,却可以利用信息价值的剪刀差,不断收割着信息贫困者的时间和精力,把他们的生活变成流量的燃料。


十多年前曾经有一本热销书《世界是平的》,讲的就是经济全球化和信息技术发展,让世界变得越来愈“平”,原本不同阶层的人群,生活的距离似乎被拉近了。


但如今似乎没有人提起这本书了,人与人的距离确实被屏幕拉近了,但并未彼此平等,反倒像是地形图里的等高线。


学过地理都知道,线条离得越近,地势就越陡。那些占据制高点的大企业只要扬手一挥,不管撒的是红包还是垃圾,是香水还是毒液,低处的普罗大众都无处可逃。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非议斯基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