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原 】 苏东坡:余生做个渣男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12-18 23:49:10 浏览量:55 作者:国馆5000 返回文章列表

苏东坡:余生做个渣男


国馆编辑部:

大家好,我是国馆编辑部澍初

按照北宋理学的思想框架,苏轼算是一个彻头彻尾地“渣男”。

苏轼为人,不拘礼法,天性豪放洒脱,任由心里天理人欲淌出,指导自己的行为。

世人多不理解,到了后世朱熹,在早期时,更是直接骂苏轼:“全不从心体上打点,气象上理会,要不至悍然无忌,其大地段尙自好耳。”

在那样一个时时刻刻需要提醒自己“格物致知”的时代,苏轼的很多行为,被认为怪诞,是那个时代的“渣男”。

尤其是他对自己堂妹的情感,放到今天,也算是渣男。但你不会去骂他,我也不会。

他太全面,诗词歌赋,书法绘画,工程建筑,统统不在话下,学问更是唐宋八大家第一人;除此之外,他还会做菜,会酿酒,佛道禅宗,养生医药,样样都涉猎。

明明是个天才,却像孩子一样天真有趣,会发牢骚,会吃醋,也认怂。

今天送你一个有血有肉苏东坡。


苏东坡:余生做个渣男



01

/倒计时100天·海南/


一生爱捉弄人的苏轼,晚年被恶趣味的仇家开了一个大玩笑,他被贬到了海南儋州。据说苏子“瞻”和“儋”州更配哦。

儋州市市长看他可怜,悄悄违抗老板的命令,给了他一间漏水屋住。但还是被上面知道,赶了出来。

没有房子,就自己盖。

于是他白手起家,在山上修了一栋草屋,取名叫“槟榔庵”。

两父子经常热的面面相觑,像两个苦行憎。

东坡呼气吐气呼气,练着瑜伽,宛如一个柔软的胖子:“心静自然饱。”

儿子:“爸,你的肚子在叫。”

东坡:“去把剩下的苍耳和青菜煮了。”

然后他张开嘴巴朝着阳光的方向,说能解饿。

没有事做,就找事做。

他一有空就给朋友们写信,最后结尾通常是两个字——“呵呵”。据统计“呵呵”出现了40多次。



苏东坡:余生做个渣男


苏东坡:余生做个渣男


他给人上课,培养出了海南历史上第一位举人——姜唐佐,第一位进士——符确。

哪怕跟庄稼汉,他也能侃侃而谈。农民连连摆手:“你们知识分子文化太高了,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上。”

东坡就说:“那就随便摆下龙门阵,一人讲一个鬼故事也行嘛。”

有70多岁的老太婆路过屋外,对他喊道:“翰林大人,你过去当大官,现在想来,是不是春梦一场?”

东坡下次见到她远远的就喊:“春梦婆,穿那么漂亮,又去赶场啊?”

苏东坡完全变成了佛系老年。儿子说:“老爸要是哪天不跟人聊天,就好像哪里不舒服一样。”

除了聊天外,苏东坡因为穷,买不起墨水,看不起病,索性在家挂了一个牌匾“东坡生活方式研究院”。

有一天屋子偏院着火了,苏过急匆匆地跑过去一看,老苏熏得满脸黑。

儿子:“老爸,受伤没得?你看你做了些啥子哦!”

东坡从松脂黑烟灰中取出粉末,混合到牛皮胶里面,得了几条手指头粗细的黑条。

东坡响指一打:“墨水解锁+1。”

没有医生,就自己给自己看病。

老苏病了,苏过在旁边哭哭啼啼:“老爸,我对不起你。你不能有事啊,我跟两个哥哥怎么交代啊。”

东坡转过身来:“小女儿作态。那么多人死在挂号都难的京城名医手上,我才庆幸呢,哪里就轮到我阿弥陀佛了。”

不是没有药吗?他还研究起中药来,发现了荨麻治风湿的办法。得了痔疮,自己琢磨食疗,竟不药而愈。

他还是个资深爱狗人士。在密州的时候,写《江城子·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苏东坡:余生做个渣男



听起来很豪气吧?其实啥也没猎到。就是牵着黄狗,提着大鸟,去城郊散了一圈步。

儿子挠头:“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一条黑狗,取名叫乌嘴,每天溜着它到处玩。”

当地原住民很野蛮,但很喜欢老苏,经常深夜猎完鹿,一大早就敲门送坨好肉给他。他和乌嘴举手同庆。

这等环境中,他竟然还不忘自己的文学追求,完成了《东坡志林》的整理,校注了《易经》《论语》《尚书》,最了不起的还作成了“和陶诗124首”。

把死了很久的陶渊明给激复活了:“天天315哇?我要投诉一个人。你们宋朝的版权法太不完善了,没经过我同意就拿我的诗去和,翻唱把原版捧红了,我觉得有点憋屈。什么?他不在服务区不受理?”

终于,平庸的哲宗24岁就死了,天意。宋徽宗继位,大赦天下,老苏终于可以返回内地了,儿子搀着他,他牵着乌嘴,两男一狗愉快地渡海还乡。

但此时他的生命,只剩下不到半年。


苏东坡:余生做个渣男



02

/倒计时1500天·惠州/


吃在别人那是基础享乐,在他这是人活一世的逍遥自在。人生没有什么烦恼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他年轻的时候,喜欢喝姜茶,吃瓜子,炒蚕豆。

中年写了一篇《老饕赋》,大意是说:

世上最顶级的一顿饭,要最好的刀具、餐具、水源、柴火;最新鲜的肉、螃蟹、樱桃蜜、杏仁糕、半熟蛤蜊;最美的美女弹琴悟道;最精酿的葡萄美酒和雪花茶。

海阔天空,人间真值得!

苏东坡请客,不听夫人劝阻,去尝半发酵的酒,客人饭都吃完了,他还没上来。直接醉倒在了酒窖里。

“我保守估计,是想尝一口,结果一口,好喝,再尝一口,不错,再品一口……”食友徐某这样猜测。

到了贫瘠短食的地方,他都能变着法子找吃的。

在密州,他写日记说:“我当官九年了,啷个越来越穷?只想吃的饱饱的,但是米海空空。有天我和老刘去古城废圃,找到枸杞和菊花吃,甜滋滋,吃完捧着肚皮笑,满足满足。”

在黄州,他写《猪肉颂》。跟当地人苦口婆心地说:“你们太不会吃了,应该净洗锅,少著水,用文火慢炖几小时,放上酱油。”这就是东坡肉。


苏东坡:余生做个渣男



在惠州,作为显性贫困人口,他买不起全羊,于是发明了穷吃法烤羊脊,还窃喜地@子由:“我亲爱的弟弟,我告诉你个秘密,用洒点酒在羊骨髓上,微微烤焦再吃,有螃蟹的味道。一天到晚我剔牙都遭不住,回味无穷,就是旁边等着啃骨头的狗很不高兴的样子。”

岭南在当时是蛇虫鼠蚁瘴气之地,他还能优哉游哉地感慨:“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变成了媲美“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广告文案。

生活再不足,只要有发现美食的慧眼,还是可以乐不思蜀。

而他自从二十岁离开四川老家,已在天南海北打滚四十年。


    下载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