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12387
文章列表
请规范网址
【原】丘处机没有路过牛家村,但他真的改变了中国历史
 



1




金皇统八年(1148年),即宋金绍兴和议七年后,登州栖霞(今山东省栖霞市)的滨都里,有一户姓丘的人家,诞下一个男婴。这男孩小名丘哥,听起来有几分霸气。


丘哥自幼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父母的尸骨还被草草埋葬,直到多年以后,他成名了,乡里人才帮其改葬。


他从小就与众不同,别的小伙子要么下地干农活,要么读书求功名,而他“年未弱冠,酷慕玄风”,年纪轻轻就仰慕道家文化。


不久,丘哥便离开家乡,专心学道,隐居于昆嵛山。那时,他才不过19岁。


修道这种高端的事情,靠自己毕竟毫无头绪。丘哥到了山洞中,自己苦修数月,没有一点儿成果,不禁怀疑人生,正打算离开。


就在这时,全真教的创始人王重阳恰巧路过昆嵛山。丘哥久闻这位高人大名,前去拜见,请求王重阳收他为徒。


王重阳很中意这个年轻人,当时就将他收入门下,并赠他一首打油诗,以表收徒的喜悦:


“细密金鳞戏碧流,能寻香饵会吞钩。被余缓缓收轮线,拽入蓬莱永自由。”


从此,丘哥得名丘处机,号长春子,与马钰、谭处端、刘处玄、王处一、郝大通、孙不二并称“北宗七真”


丘处机的师父王重阳本身就是一位传奇人物。他出身名门,年轻时应文试、武试,都考中举人,可谓才华横溢,后来还抗过金、造过反,是位志向远大的“愤青”。


身为北宋遗民,王重阳的理想是美好的,可现实是残酷的,靖康以后,抗金事业大都一波三折,不了了之。


王重阳事业受挫,备受打击,迷上了行为艺术。他在终南山掘了一处“活死人墓”,用牌子写上“王害风(王疯子)灵位”,自己常年待在墓中,钻研学问,已经改变不了世界,至少做到不被世界改变。


看破红尘的王重阳,最终出家为道,潜心修行,成就了另一番事业。他创立的全真教,让一度衰落的道教,再度兴起,日后受到金、元统治者的推崇。


金庸写小说时,根据这些史实,将王重阳塑造为武林高手,他笔下的全真教,不仅是道家流派,还是武林门派,相当给力,就是弟子们武功不咋地,常年当配角,还闹了不少笑话。


当然,小说家言,茶余饭后消遣即可,事实上,文武双全的王重阳没有参加华山论剑,没有与林朝英的恩怨情仇,丘处机自然也没有路过牛家村。




2




丘处机跟随王重阳修行的时间并不长,只有短短三年,大定十年(1170年),王重阳就去世了。但,丘处机深受王重阳传教济世的思想的熏陶。


为师守丧期满,丘处机开始了长达十三年的闭关修行。当你的才华还撑不起你的野心的时候,就应该静下心来学习,丘处机也是这么做的。


在这期间,丘处机四处云游,传道授业,又仿行王重阳当年墓中苦修,先后隐居于磻溪和饶州龙门山。他无衣履可穿,就到七里之外的虢县城中乞要破布,“一笠一蓑,虽寒暑不变”,平日里饮食从简,收集山谷间悬泉的水来饮用,每日只食一餐。


在这样的苦修下,他仍手不释卷,穷到没钱买书时,还要跟朋友借书来看。虢县的银张五秀才,就多次借书给他,丘处机写诗致谢:“顾我微才弘道晚,知君博学贯心灵。嘲吟不用多披揽,续借闲书混杳冥。”


据他的弟子尹志平在《清和尹真人语录》中说,丘处机在磻溪、龙门修行时,为了静心修炼,断绝邪念,还曾自行阉割,差点儿丢了性命。这一八卦虽然存疑,却传播甚广。


丘处机的长相白皙秀美,不蓄胡须。明人王世贞看到他的画像后,也说“长春真人像白皙,然肤理羧皱,无须,若阉宦然”。因为这原因,明代宦官竟然还拜丘处机为行业神,丘道长若泉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大定二十六年(1186年),苦修十三年的丘处机出山,成为全真教新的掌教人,出山后的他,视野一下就宽广了。


出家人也谈政治,而丘处机的政治意识更是超群。全真教之所以能广泛传播,一是金、元统治者扶持,二是民心所向,这些,都离不开丘处机的贡献。


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丘处机为了抗金四处奔走,实际上,丘处机却深受金朝统治者的器重,多次进宫,与金朝的皇亲国戚谈笑风生。


当时,金的皇帝是有“小尧舜”之称的金世宗完颜雍。完颜雍对佛道有抵触情绪,只因为大定年间,僧人智究曾用宗教手段,企图诱发民众谋反,金朝及时发现,将其铲除,株连者多达四百五十人。


从那以后,金世宗禁止民间擅自建造佛寺、道观,一听到全真教,就脑洞大开,想到东汉末年的黄巾之乱,“惧其有张角斗米之变”。丘处机的师兄马钰掌教期间,曾因此被驱逐回原籍。


其继任者延续了这一政策,禁止僧、道自行剃度,还规定僧、道三年参加一次考试,领取度牒(官府发给出家僧尼的凭证),命他们从唐制,拜父母,行孝礼。金时,佛、道的发展一度受挫。


不过,统治者总是那么矛盾,一方面抵制迷信,一方面又崇尚仙佛。


京城的泸沟河常年决堤,到金世宗统治末年,河水突然就安定了。金世宗以为,是自己之前加封河神为平安侯,获得神仙庇佑的后果,顿时对全真教心生兴趣。


金世宗已年老体衰,也想向丘处机求问延年益寿之法,于是几次召见丘处机,并为王重阳塑像,这是全真教第一次受朝廷正式认可。


丘处机见了金世宗,向他提出,修身之要在于寡欲,治国之本在于保民。金世宗听了,不明觉厉。可惜,好景不长,六十多岁的世宗因“色欲过节,不胜衰惫”,身体每况愈下,朝会时还得两个人搀扶着去。


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一边修身养生一边沉迷酒色的金世宗去世了,事实证明,再熬夜,保温杯泡枸杞是没用的。丘处机好不容易为全真教找到一个靠山,顷刻间倒塌。


第二个认可全真教地位的人,是备受金章宠爱的元妃李师儿


李师儿出身卑微,起初因家人犯罪,入宫为宫女,因缘际会得到章宗宠幸。章宗在位时,她位同皇后,李家鸡犬升天,权倾朝野。李师儿曾被定罪的父亲,被追赠为公,她的哥哥李喜儿以前当过盗贼,照样加官进爵。这剧情,似乎有点儿熟悉。


李师儿嫉妒心强,只要章宗临幸其他嫔妃,她就想方设法在背后捣鬼,使得她们无法怀孕,甚至流产,最终导致章宗无嗣。现在宫斗戏中上演的类似把戏,都是她玩剩下的。


李师儿自己也一直没有子嗣,才看上了全真教,想请道士们斋醮法术来为自己“祈嗣”。在她的影响下,章宗也曾一改“禁罢全真”的政策,厚待丘处机。


好好一个全真教,愣是让李师儿整成了不孕不育医院。


这样求子,注定无果,相信科学,才有保证。章宗病逝后,由于无子继承,朝廷在李师儿势力的干预下,改立新帝,从而引发金朝宗室相争,这次外戚之祸后,金朝国力迅速衰退。




3




适逢蒙古崛起,金朝内外交困,丘处机愈发失望。贞祐四年(1216年),金宣宗邀请丘处机进京,丘处机推辞不去,他认为,金朝皇帝有“不仁之恶”


金没得救了,南边还有大宋。金庸小说中,丘处机一直以大宋遗民自居,还以“靖康耻,犹未雪”一句,为郭靖、杨康取名。实际上,丘处机与南宋朝廷关系并不亲密。


宋嘉定十二年(1219年),宋宁宗派遣李全等持诏书,请丘处机赴临安相见。宋宁宗好言相劝,想请丘处机来宋进行学术交流,度度假。可是,丘处机认为南宋朝廷有“失政之罪”,当即婉拒。


宋、金都病入膏肓,丘处机心中,能成就一代伟业的君王,是叱咤风云的成吉思汗


当时,丘处机在河北,也亲眼目睹了蒙古铁骑的剽悍与残暴,他支持蒙古帝国的宏图霸业,但不忍心见生灵涂炭。

大安三年(1211年),成吉思汗率军攻金,野狐岭一战,消灭金军三十万主力,“死者蔽野塞川”。至宁元年(1213年),成吉思汗三路攻金,第二年,蒙古军“凡破九十余郡,所过无不残灭”,并占领了中都,金朝宗室被迫南迁。当时,蒙古军共破城邑八百六十二座,所到之处,大肆杀伐掳掠,遂使“河朔为墟,荡然无统”


金朝的这次浩劫,史称“贞祐之乱”,惨状丝毫不逊于“靖康之变”。


丘处机不忍心见生灵涂炭,四处奔走,安抚百姓。全真教典籍中,甚至还有丘处机不费一兵一卒,招抚红袄军起义军杨安儿所部,使得数十万起义军“皆倒戈拜命”的记载,这应是子虚乌有。不过,丘处机率教众在战乱中积德行善,却是实事。


成吉思汗的亲信中,早有人向其举荐丘处机。精通医药的刘仲禄曾向成吉思汗进言:“中原有丘处机,年寿三百,有保养长生之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