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文章提取器

一位身价10亿的国企前辈,送给年轻人的3点成长建议

文章来源:文章来源 抓取时间:2018-09-22 02:09:31 浏览量:6 作者:360doc 返回文章列表

你们一定很好奇,体制内的国企人,赚那点死工资,怎么可能身家10亿?


别着急,故事很精彩,听我慢慢道来。


上个月出差,从北京出发,去湖南的一家下属企业做项目调研。


一路飞机、高铁、高速、国道、土路……海陆空一圈折腾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一下车,我们几个都跑到车后面,轮流吐……旁边的高哥,边吐边骂,“这鬼地方,路也太TM颠了!”


下车走了大约10分钟,终于看到了一幢墙皮斑驳的办公楼。但在这山清水秀的映衬下,感觉更像个年久失修的度假村。


8月的湖南,又湿又热,可进了这山里,却凉快清爽很多,我们几个开玩笑,“咱们刘总还真会找地儿,把公司开在了这么个世外桃源!”


刘总,是这家企业的负责人,也是我们这次调研的主要目标。我们都很好奇,刘总都已经是一级企业的负责人了,怎么还要折腾着跑到这穷乡僻壤里搞研究?


来之前我做功课,各方打听刘总的经历,几乎所有人都给了两个字的评价:牛逼!听完他的故事,我也直点头,确实是真牛逼啊!


20多年前,刘总还是公司里的一个小技术研究员,硬是带着两个研究生闭关了两年,攻克了一个超级技术难题。


熬了两年,终于快要熬出头了,他心里清楚,这一项技术突破,最低可以给公司带来至少几十甚至上百万的利润(当时的百万已经是天文数字)。


但是,就在他兴致勃勃地开始准备材料,申报课题,计划尽快申请专利的时候,却发现,上级的批复迟迟下不来,也不说毙掉,也不做批复,每天只能干着急。他各种打听询问,所有的回答也都是:“再等等,领导应该在批。”


后来,一个老前辈委婉地暗示他,这项目估计悬了。


原来,因为他以前在工作中,冲得太猛,得罪了公司的总经理,而这次技术突破报上去之后,总经理一是想挫挫他的锐气,二是竟然背地里开始找团队,试图窃取他的研究成果。


刘总气不过,“他要整人,就单冲着我来。可他这么搞,时间耽误一天,损失的都是公司的钱,这不是想把公司搞垮吗?”


明知反抗也没用,刘总一气之下,给老总递了辞职信,“老子不干了!”


20多年前的中国,和现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环境,简直天壤之别。辞职,就意味着主动丢掉了所有人都羡慕的铁饭碗,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很不理解,有劝的,有骂的,可刘总硬是顶着所有劝诫和压力,昂首挺胸地走出了这家老“国企”。


接下来的事情,跨度十多年,细节不清楚,但我知道的结果是:


刘总拿着自己的研究成果,申请专利,集资建厂,硬是从0到1,从1到N,把一家公司建起来了,而且还因为技术和成本优势,把之前公司的业务市场彻底挤垮了。


而刘总,也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企小研究员,创业十几年变成了营收百亿,身家十几亿的民营企业家。而之前公司的总经理,也因为贪污受贿早就被查办了。


故事还没完。


就在刘总实现财务自由之后,准备提前退休时,省里国资委领导敲开了他的门。


诉求很简单,希望刘总能够再次出山,重新回到那家老国企(我们集团后来收购了这家企业),做总经理。


大多数人,或许会对以前的不公正待遇耿耿于怀,但是刘总对当年的企业感情很深,也一直有实业报国的抱负念念不忘,他的回应也非常直接:


“业务和人事,必须我说了算,行的话,我明天就上班!”


就这样,刘总重新回到了这个曾经让他伤心的地方,以一名“国企”员工的身份,带着这家企业重新起航,用了短短不到2年的时间,实现了扭亏为盈,重新回到了行业的第一阵营。


调研的过程很顺利,我们听刘总如数家珍地谈行业的发展趋势,谈公司的业务情况,谈目前的项目进度,那种对行业的判断力,对公司的领导力,以及对工作的敬业和胸有成竹,让我们这些年轻人自愧不如,边听他讲,边在心里发出赞叹:“果然是牛人啊!”


我们其实还带着一个任务,就是要对集团的一级企业领导做采访,希望领导们能够给今年的新员工写一些寄语,提一些建议。刘总一听,来了精神,“那我得好好想想,咱们明天吃饭的时候再细聊。”


让我们受宠若惊的是,刘总在第二天一早就特别正式地邀请我们去他的办公室,专门做访谈。而桌子上摆着一张A4纸,竟然是特地给我们准备的《写给年轻人的三点成长建议》。



1

为了取悦别人而牺牲自己

是对人生的最大浪费



刘总的一生,几乎就是这句话的最好注脚。


不被领导重用,愤而辞职创业;

不被家人理解,顶住压力往前走;

实现了财务自由准备退休,但当一个新的使命出现时,他听从内心的声音,不计前嫌,再次出山。


当他聊到人生中的每一个转折点时,是这么说的:


“我做的每一个选择,都设定了两个原则:第一,选正确的那个,不违反法律和道德的底线;第二,选自己内心想选的那个,不浪费生命。”


这几天在看崔永元很早之前出的一本书《不过如此》,他当年毕业之后,被阴差阳错地分配到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本来去广播电台是件高兴的事,结果一看分配部门,心凉了半截,他被分到了节目报社。


当年的节目报社,主要工作是出一份广播报,听众通过看这份报纸来筛选好的节目,这显然和崔永元的宏大理想南辕北辙。


用他的话说,报社